《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曝终极
《喜宝》票房也破亿了:神奇的郭
政策来了:科幻电影将借势进发
《金刚川》里的四川方言,想谈谈
院线市场复工百天:票房累计12

《喜宝》票房也破亿了:神奇的郭采洁

2020-10-28 13:51 主页 来源:未知
《喜宝》票房也破亿了:神奇的郭采洁


在上映第12天之际,爱情电影《喜宝》内地票房破亿了。
 
 
大IP、女导演、女性题材、票房女星,在现下照理说是爆款坯子。
 
同名原著小说是著名女作家亦舒的代表作,发表于1979年。
 
 
当年香港文坛号称三大奇迹——“写言情的亦舒,写科幻的倪匡,写武侠的金庸”,亦舒的地位可见一斑。而倪匡是亦舒的亲哥哥,周慧敏是她的侄媳妇。
 
在内地,亦舒虽然看似不如琼瑶流行,但也坐拥大批书迷,尊称她为“师太”,也叫她“金句狂魔”。而且亦舒非常高产,不仅有小说,写散文也厉害,作品影响输出的续航力甚至超过琼瑶。
 
连罗永浩接受《人物》杂志专访也坦承他十七八岁时爱看亦舒,并评论道:“亦舒我还觉得挺好,因为亦舒虽然也是无聊的言情小说,但亦舒比较聪明,她有一些很犀利的或者很俏皮的那些东西。我对时尚最初的那些基本概念的启蒙也是来自亦舒的小说,亦舒挺酷的。”
 
真是没想到吧,老罗也是亦舒书迷,还说看过亦舒全集,不过亦舒出书又多又快,老罗肯定没有看全。
 
 
“我一直希望得到很多爱。如果没有爱,很多钱也是好的。如果两者都没有,我还有健康。”听过吗?亦舒说的。
 
“我不介意出卖我的青春。青春不卖也是会过的。”听过吗?亦舒说的。
 
“女孩子最好的嫁妆是一张名校文凭,千万别靠它吃饭,否则也还是苦死。带着它嫁人,夫家不敢欺负有学历的媳妇。”听过吗?亦舒说的。
 
“生命是这么可笑,我们大可以叠起双手,静观命运的安排与转变,何必苦苦挣扎。”听过吗?亦舒说的。
 
以上都是出自《喜宝》。仅仅只是出自《喜宝》的。
 
其实《喜宝》之于亦舒,有点类似《沉香屑·第一炉香》之于张爱玲,都是她们扬名立万的起点。
 
没想到,同在2020面世的电影版,命运也一样,历史是多么地巧合。
 
改编成电影的《第一炉香》(国内还没定档,但9月在威尼斯首映过了),关于选角不适引发了广泛争议,女主角马思纯男主角彭于晏因为离书中人物形象差距过大遭来群嘲。
 
 
改编成电影的《喜宝》,由我们都不知道的王丹阳自编自导,郭采洁饰演女主姜喜宝、张震他爹张国柱饰演男主角勖存姿,书中姜喜宝是女大学生,初遇勖存姿时21岁,郭采洁已经34岁,张国柱更是已经72岁。
 
郭采洁的年龄倒不是主要问题,本就是娇小可爱型的,加之之女明星装嫩有方,但72岁的张国柱确实不如年轻时的风度了,两人的忘年恋有点可怕。
 
 
最主要是郭采洁与姜喜宝有壁啊,既无本色相近,又不是有非凡演技,她哪驾驭得了“要不很多爱,要不很多钱”的姜喜宝啊,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只是毁经典。
 
《第一炉香》好歹还有香港第一女导演许鞍华、著名作家编剧王安忆坐镇,还存在靠她们力挽狂澜的幻想,已经丑媳妇见公婆的《喜宝》则是门前发大水——浪(烂)到家了。
 
《喜宝》豆瓣3.4分,比雷出天际的包贝尔辛芷蕾《我的女友是机器人》的3.6分还低(票房4200多万),说一句大烂片不算冒犯吧。
 
说起来,郭采洁算是个神奇的女星。
 
她的歌手生涯和演的电视剧我不熟,按下不表,仅论她在电影圈的表现。
 
看她上过几次《康熙来了》,有一期是为宣传音乐专辑上卸妆单元,身材娇小、穿童趣服装、娃娃音的台湾腔,小S说以为她十七八岁,但实际她已23岁。
 
 
后来又去宣传过《大尾鲈鳗》和《小时代》,宣传《大尾鲈鳗》时主要话题在她和杨佑宁秘而不宣的恋情,宣传《小时代》时则已是顾里的样子了,和第一次上康熙时大相径庭。
 
 
从没拿过重要表演奖项甚至鲜少提名的的郭采洁,业界和观众从没把她当作演技派,不过她模样可人时还是比较有观众缘的。
 
2010年她的电影处女作《一页台北》我看过,2010年7月25日我在豆瓣留的短评是“很梦幻喜感的故事,台湾的青春片还真是很有Style,郭采洁很萌啊。”
 
 
此后的《近在咫尺的爱恋》、《爱》那些片子,她也还是可可爱爱本色的样子,但演技普通,很难火起来。直到遇到她转型的“伯乐”,郭敬明。
 
《小时代》系列的“顾里”一下让郭采洁在内地大火,跻身票房女星,如今微博粉丝也高达3100多万。
 
郭采洁演过很多烂片,但票房战绩却可以拿出手一战。
 
她在郭敬明麾下拍的四部小时代还有2016年的《爵迹》,在豆瓣评分都没过5分,但票房最低的都近3亿。
 
此外,2015年豆瓣5.1分的《前任2》2.5亿,2017年豆瓣5.9分的《绝世高手》过了亿,2019年豆瓣2.8分的《下一任:前任》近1.4亿。
 
当然,她当女一号也扑街过多回,例如搭档前男友杨祐宁的《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搭档古天乐的《巴黎假期》、搭档房祖名的《意外的恋爱时光》等等,都是豆瓣评分不及格,且票房也惨淡的例子。
 
但总得来说,郭采洁算是很幸运,很少见她被冠以票房毒药。
 
《喜宝》除了有亦舒原著的名号,导演和其他演员并无号召力,主要扛票房的就是郭采洁。这次这么烂的《喜宝》都票房过亿了,对于她的商业价值来说,或许又是会被书写的一笔。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看看今年7月20日电影院复工以来的一些案例,马思纯钟楚曦黄景瑜的《荞麦疯长》5100多万、李鸿其李一桐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5000万多点、李现的《抵达之谜》2500多万,连威尔·史密斯的《绝地战警:疾速追击》也才3500多万。
 
而《再见吧!少年》豆瓣7.2分,据说看哭了很多人,票房却仅300多万。
 
郭采洁在演过顾里之后,人设就开始走顾里风了,不管是造型打扮还是行事风格(在微博亲自下场撕战等等),都像是顾里附身。
 
 
此后关于郭采洁的作品最常见的评论就是“郭采洁演谁都是顾里”。在《喜宝》里,观众依然觉得郭采洁在扮演“顾里”。
 
外人看,顾里似乎成了郭采洁的魔咒,但对其本人而言,是护法金刚也说不定。
 
更讽刺的是,还有很多女性想成为顾里呢,包括女演员。
 
顾里是什么样的人呢?我父母有钱但父母都早逝没人管得了我、我有帅哥男朋友、我有“时代姐妹花”闺蜜团、我还有混血模样的同父异母弟弟,我在学校是风云人物,我步入社会是女强人,我可以撕逼我也可以玩商战,我得病了我秃头了但我还有满屋子的华服啊。
 
在真人秀《演员请就位2》里,郭敬明不仅稳坐导师席,他的《小时代》也成为影视经典片段题材,一轮一轮地等待被重现。
 
 
一个叫李溪芮的女演员就对顾里上头,在第一轮竞演环节她演了顾里,被导师们批得体无完肤,但她坚持认为“我觉得我就是顾里”,到了第二轮竞演选角,她还是想演顾里。
 
可惜她先前被定级太低,没有主动权,顾里被辣目洋子选了去,李溪芮的表情满是不服和不甘。
 
额,辣目洋子……顾里……
 
 
辣目洋子也祭出了挽尊金句“一百个观众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她还挺自信的,说要演出一个辣目洋子版的顾里,但别忘了网友是怎么嘲讽马思纯误读张爱玲的,“虽说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大家唠的总得是哈姆雷特,不能是哈利波特吧。”
 
节目组给顾里拟定的人物小传是“双学士美女,背景优越,集中了天下所有女人的理智、残酷、冷静于一身,语言刻薄,追求奢侈。”
 
到底该说顾里太神奇,还是创造顾里的郭敬明太神奇?郭敬明是用“顾里”这个角色,给了多少女性下蛊?
 
亦舒和张爱玲还有个共同特点,就是作品很少被影视化,公认的难拍。
 
她们的小说要结合乱世香港的特殊时代背景才好消化,人物的三观、作派都不是轻松能被理解和定论的,更别提表演出来。
 
服道化差了意思不行,导演的艺术加工差了意思也不行,演员和角色的贴合度差了意思更不行。
 
内地导演很少碰亦舒张爱玲,只有港台的敢试一试。关锦鹏的《红玫瑰白玫瑰》和李安的《色,戒》都是源自张爱玲小说,而许鞍华更是三度挑战,看来是真不死心啊,在《第一炉香》之前拍过《倾城之恋》和《半生缘》。
 
不得不提一下2017年国产剧《我的前半生》,用了亦舒的书名和女主人公名字,但改编得几无亦舒的影子。
 
王丹阳只是第一次执导筒,她能拍好《喜宝》也是怪了,无论是主题设定,还是服化道把控、调教演员都是不合格。
 
其实《喜宝》香港导演也拍过,不过是1988年的事了。
 
由时年24岁的首届亚洲小姐冠军黎燕珊饰演喜宝、时年43岁的金马影帝柯俊雄饰演勖存姿。
 
 
电影频道有播过。
 
在2020版《喜宝》里,导演倒是很有心(抑或是为造话题)请了黎燕珊来演喜宝的妈。
 
 
两代喜宝同框,也是岁月流转的感叹啊——亦舒写《喜宝》的年代香港经济迅速腾飞、阶级分化加剧,人们羡艳财富、渴求阶层上升,而如今的内地,竟也是这般翻版光景,各种拼单也硬要假装是个名媛。
 
说起来,现如今虽然电影工业更发达,但内地电影人的手脚却像是被绑住的,很多东西不敢拍、拍不好。
 
现在的内地观众很喜欢拿三观说事,例如《我的前半生》里的凌玲、《三十而已》里的林有有被骂得多惨啊,更恐怖的是会由角色上升到演员。
 
内地二三十岁的这些演员们又鲜少有演技派,而且都在乎或者说惧怕社交网络舆论,都想演讨喜的角色。
 
内地市场当道的是无脑的甜宠、架空的古偶等题材,很多编剧也不敢写费力不讨好的现实题材,即使写,也往往沦为悬浮。
 
像喜宝这种“以青春换取金钱”的人设,又是被包养又是做情妇的,确实是不好演。内地的大银幕小荧幕似乎根本容不下“捞女”形象。《欢乐颂》里的樊胜美有点捞女特质,但也很快被编剧用原生家庭之痛和低姿态给稀释了,姜喜宝这种摆明了“我总要赌这一把”编剧和演员都hold不住啊。
 
但其实亦舒的小说在当年就带着较强的现实指向性,《喜宝》不是以展示拜金颓靡为目的,而只是手段。《喜宝》最终想传达的,是“为金钱社会的女性提供真正实现独立自我的可能,只是这种身份的获得需要勇气,也有着难以想象的艰辛”。可是书里书外的环境都太艰辛了,很多人面对这艰辛,就敷衍了,就妥协了。
 
 
《喜宝》票房破亿了,对片方和主创来说是喜报,对良心电影人来说是噩耗。
 
而对书迷和买票观众来说,是吞下一只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