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泰电影交流周举行
《无极》到底是不是烂片呢
深扒《金刚川》3大巧妙细节
芭姐受邀参加《长津湖》开机发布
张译凭什么成了大片“常客”?

《无极》到底是不是烂片呢

2020-10-30 14:46 主页 来源:未知
《无极》到底是不是烂片呢




电影这东西,本身就承载着一种形式上的幻想。观众如何去观看一部作品、如何去评价一部作品,是制作电影这项专业以外的另一件事情。十多年已往,《无极》是否能翻案,或者能被多少人理解已经不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电影本身就不仅仅依赖于评价而存在。
 
 
编辑:判官
 
桃好像跟陈凯歌杠上了,在新一期的《演员请就位》中,陈凯歌难得地失态了一次,即便是一个脏字都不带,任谁也都能听出来他在当众羞辱李诚儒。李成儒说:我没看过《无极》,也不会去看。”
 
陈凯歌怒了,但是憋着火那种,送给李成儒一大段洋洋洒洒的评语:
 
 
 
 
 
 
 
这段话可谓引经据典,骂得有水平极了。
 
李诚儒年幼被送去学戏,然而无甚所成被分配去服装厂,虽然艺术之路坎坷但是商业之路一飞冲天,20世纪90年代就凭借服装贸易和外汇成为圈内顶级富豪,热衷于追逐钞票的影视文娱行业自然找上了这个曾经被艺术拒之门外但仍秉持着“赤忱之心”的老男人,90年代初,他开始客串京圈电视剧,慢慢地积攒起人脉和资源关系后终于挤入了主演行列,直到自己投资做制片人了,才终于得以出演男主角。
 
 
之前去“拷打”他的时候,这位爷还给咱写了个“花”字。
 
对于这样一个始终保怀着梨园大拿梦的“赤子”,陈凯歌在电视节目上说他出身梨园世家、固守旧艺,跟当众扒人底裤也无甚差别。本以为自己连着被郭敬明和大鹏当众驳面子已实属丢人的李诚儒,却没承想在他“一条胡同里”的陈凯歌这里捅了最大的篓子。
 
 
这个在公众前向来温和儒雅的大导演,气到用比脏字还难听的话来羞辱人,当然还是因为他那部电影以外的事情远比电影本身更魔幻的魔幻电影——《无极》。
 
遥想当年,第一次看《无极》,对两个情节印象深刻,一是真田广之的屁股,二是张柏芝的酥胸。
 
 
 
至于后来被讨论得轰轰烈烈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实在跟当时村还没通网的俺没啥关系。
 
时隔15年后,没多少人记得胡戈,但始终对“无极是超级大烂片”这个观点根深蒂固,而陈凯歌的这一次失态直接把《无极》顶上了豆瓣热门影视前三,凯子哥,不愧为导演界大流量。
 
关于《无极》,如今众说纷纭,很多人说它没那么烂,不过只要观察过《无极》的豆瓣评分,就能发现它依然坚挺地停留在6分以下,比郭敬明写的小说版还低!
 
 
 
这就很值得玩味了。
 
 
按照陈凯歌的说法,这是一段关于爱与自由的故事。
 
战场上在死人身上找食物的少女倾城,向满神许下永世得不到真爱的承诺,因此她会得到绝世的美貌与王者的爱宠,终身荣华无尽。
 
 
 
彤姐从小眼袋就这么大哈
 
长大后的倾城(张柏芝饰),果然成为天下最美的女人,倾城王妃的艳名令天下男儿垂涎。北公爵无欢(谢霆锋饰)攻入王城意图抢夺倾城。
 
 
 
王城遇围的消息很快传至边关,鲜花盔甲的主人光明将军(真田广之饰)带着刚刚为自己赢得胜仗的奴隶昆仑(张东健饰)赶回王城。
 
 
 
昆仑是一个有着风一般速度的忠仆,然而速度与忠心无法扭转命运,途中满神再度出现,她预言穿着鲜花盔甲的人会杀死王。
 
光明为神秘黑袍人(刘烨饰)所伤,责令昆仑穿上鲜花盔甲扮作自己赶回王城救王,光明告诉昆仑,唯一没有武器的人就是王。
 
 
王城城墙上,王正准备将倾城赠予无欢以解危难,而倾城则用美貌号令起了无欢的军队。眼见鲜花盔甲奔来,王拿着长剑准备杀死倾城。
 
 
昆仑不知拔剑掷向了王,带着倾城奔出王宫。
 
无欢将二人逼到悬崖边,昆仑一句“不要死,要好好活着”让倾城对他倾心。昆仑穿着鲜花盔甲跳下瀑布,无欢用金色鸟笼与羽衣囚禁了倾城,向全天下散布盔甲的主人光明将军杀死了王。
 
 
 
光明要求昆仑还回盔甲,他背上了杀王的罪名,也用误会夺走了倾城的爱。昆仑潜入王城,从无欢的鸟笼里盗走倾城,自己却被无欢抓住。无欢派黑袍手下鬼狼杀死昆仑,鬼狼则发现昆仑是自己仅余的族人。
 
昆仑回到光明身边,他也爱上了倾城,而倾城此时误以为光明是救她的人对他爱得热烈,于是选择离开。
 
 
 
 
总之就是各种激情
 
鬼狼带着昆仑重溯族群被无欢残忍剿灭的过往,鬼狼终于觉醒,打算反叛无欢,然而不敌无欢的手段,脱下黑袍化作灰烬。
 
 
无欢将光明、倾城诱回王城,要审判光明杀王之罪。昆仑劝倾城告诉长老院是自己扮作光明杀死了王。
 
审判中,倾城向长老们讲述了奴隶穿着盔甲杀死王的故事,却说错了昆仑在悬崖边告诉自己的话,真挚的昆仑纠正了她,也让她意识到自己始终爱错了人。
 
 
昆仑最终被判刑,恼羞成怒的无欢将所有人囚禁,要他们互相看着对方走向生命的终点,光明终于良心发现,设计杀了无欢,而昆仑也身负重伤。
 
无欢死前,告诉倾城她幼年时答应做人奴隶换食物却拿头盔砸了人就跑,那个被砸的小将军就是自己,因为倾城的欺骗导致他此生再也无法信任人。
 
 
生命最后关头,昆仑穿上黑袍保住性命,带着倾城飞向天际。
 
 
 
剧情其实挺烧脑的,anyway,15年后,其实在一部同样讲述“假如时光能够倒流”的片子里看到了《无极》的影子,那就是诺兰的《信条》,你们可以仔细品品,顺流倒流,熵增定律...
 
不过,《信条》是科幻,而《无极》是正儿八经的魔幻。想当年,自从《指环王3》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后,打造一部东方的魔幻史诗,就成了华语电影人心上的一道坎。
 
而陈凯歌认为,《无极》是第一部原创的东方魔幻故事。从电影的角度,《无极》确实是中国魔幻电影的开创者,同时也开创了许许多多的东方魔幻弊病。
 
 
《无极》在中国电影大片市场化后,与《英雄》遥遥相望,成为两部标志着中国电影史断代的作品。
 
《英雄》标志着中国电影终于有了所谓大片,在奥斯卡与北美市场获得的成绩也成为华语片在好莱坞最后的光辉。
 
 
而《无极》则宣告“烂片”这个词正式走入华语的银幕世界。这部当年云集中日韩三国、陆港台三地强强联合、顶级导演、顶配团队的巨制,不仅成为陈凯歌的滑铁卢,也成为整个中国电影的滑铁卢,以至于现在的许多中国电影,仍未走出《无极》的阴霾。
 
首先,从造型美术的外表来看,《无极》只可远观而不可细勘,巨大的银幕放大了所有造型美术上的敷衍,虽然鲜花盔甲、黑袍羽衣等等造型在造型视图上看起来甚有魔幻气息,而完全不精致的细节打磨,却在镜头特写前暴露无遗。
 
 
 
 
而过于戏剧化的造型风格,也很难让观众认可《无极》的世界观。
 
陈凯歌绝对是拥有较高思想内涵的一位艺术创作者,然而毕竟人无完人,陈凯歌对视觉审美、调度铺陈、人物表达的造诣虽然独树一帜,但是在剧本等文字表述上,就尤不见长。
 
《无极》的整体剧本架构,仍不失为一个标准的三幕剧类型剧情,单从剧情上看不过是一个复仇背景下的三角恋故事,故事中的人物都在冲破某种束缚追求自由和爱情,从主题和故事来看,都是言之有物的。
 
 
然而崩溃的在于,《无极》的世界观塑造极其无厘头,陈红所扮演的满神传递着“无极”的思想,故事中所有的人都要遵从“无极“设定好的命运,然而通篇下来,并没有人多少人能理解到底什么是所谓“无极”,这个抽象的概念和主人公们具象的命运脉络又有何必然关联。
 
 
她是谁?她从哪儿来?她要干什么?一个都没搞明白。
 
作为讲述魔幻架空世界的电影,《无极》所架空的并非故事和人物,而是整个世界。因为“无极”的世界不可信,因此《无极》的故事也不可信。
 
《无极》最大的卖点在于中日韩明星合演,而最灾难的也在于此。
 
 
首先,中国、日本和韩国三国电影的表演体系便各有差异,而对普通话不甚熟悉的三位男主角,真田广之、张东健和谢霆锋,三个人用各自的口音讲述着蹩脚的台词,实在很难令观众感知到文本中对于爱与自由的渴求。
 
十年内没人看懂的电影,奴隶太忠诚了
自动播放
我从头到尾只记住了真田广之的屁股和张东健狂野的发型,对了,这个发型其实在陈凯歌2001年导演的电视剧《吕布与貂蝉》就出现过。
 
 
兽人,永不为奴!
 
还有谢霆锋注入0魂的名媛腔调,就很....本身剧本中的台词就足够晋江网文,再用艰难的声调念出来,也足够令人震撼,衬托得中戏吊车尾的刘烨,都在电影中口条好了许多。
 
无极:谢霆锋张柏芝对手戏!怎么觉得谢霆锋浑身散发着贱的气息呢
自动播放
当然最幸运的,还是张柏芝在片中选用了配音,否则美艳的王妃一张嘴,恐怕城楼下的士兵比银幕前的观众跑得更快些。
 
《无极》在形式上固然用了许多心,然而《无极》的形式却并不适合于中国故事的语言环境,《无极》的故事内容也在表达一些尤为深刻的人生哲理,却很难与形式有机结合。
 
形式与内容的不协调、不匹配,才造成了如今年年都被提起的口碑悲剧。
 
《无极》之后,中国的魔幻片如何在中国的土壤中焕发出魔幻的生机,也成了迄今为止最艰难的一个论题。
 
不用说《阿修罗》一类洗钱之作中对西方魔幻的拙劣模仿,郭敬明的《爵迹》用CG的方式中和东方面孔与西方背景的别扭感也并未取得成功。
 
 
话说《爵迹2》要网播了惹
 
唯一成功点的,可能就是2008年的《画皮》,曾打着“东方魔幻巨制”的旗号推出,与乌尔善执导的第二部的鬼魅妖异不同,陈嘉上的《画皮》实际上是一个现实风格的爱情故事,只是其中出现了狐妖角色与捉妖的主线脉络。
 
 
改编《聊斋志异》确实是在中国制作魔幻题材的一个最优解。其实不仅仅是中国,日本与韩国也鲜少尝试类似《阿修罗》这种纯粹原创和模仿西方风格的魔幻类型。
 
毕竟西方的魔幻世界观,渊源自古希腊神话传说的模式与欧洲古代的王国争霸,这本身与东亚的神话传说理念就存在必然冲突,更不用说在美术视觉上的呈现,东亚的幻想里,要么是天宫仙班、山水云雾之间,要么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的异想世界。
 
 
 
与现实世界相通,也是东方传说的特色,东方的故事里很少会完全再造一个世界观,仙与魔的世界往往是延伸人类世界相辅相成的存在。
 
因此《画皮》才会得到许多人的喜爱,狐仙小唯追求人类情感的人物诉求,是能够被作为真实世界里的人性所理解的。
 
 
而回过头来再来看《无极》里所谓的“爱”,更像是精神病患者之间的互相折磨。
 
 
 
陈凯歌在经历《无极》的失败后,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极力否定这种失败,也极力否定否定他的媒体和大众。
 
最典型的一次就是《无极》上映时有一个采访活动,还是新人的柳岩的台本里要问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
 
"对《无极》投入了这么多的精力和钱,如果这部电影达不到你的预期,会不会伤到你的自尊"?
 
 
搁现在早被媒介咔掉的问题,在当年让陈凯歌当场翻脸,反问柳岩:"我对你的话很不高兴,你的问题本身不友好"!
 
虽然柳岩马上进行道歉,但是陈凯歌依旧还在发飙,随后在正式的电影发布会上,还对着所有媒体记者公开指责柳岩,不但说柳岩不尊重人,还说:"这就像是一个人来参加我儿子满月酒,还当场咒我儿子夭折,太不尊重人了"!
 
 
于是当晚,"无良记者咒骂陈凯歌"等话题就出现在了各大报纸上。
 
 
据说当时的柳岩连续一个月的时间都在做噩梦,以至于在很多年之后,柳岩提起当年的事情,都不停的在对陈凯歌道歉。
 
 
而《无极》失败后的凯子哥,依旧很高产,更拍摄不同类型的电影以证明自己的导演才华:
 
戏剧艺术《梅兰芳》,丫有比我更懂京剧的吗?
 
古装复仇《赵氏孤儿》,丫有比懂历史的吗?
 
网络暴力《搜索》,丫有比我更社会思潮的吗?
 
民间奇谭《道士下山》,丫有比我更懂戏谑的吗?
 
 
但是效果都不太如意,也不是说差,就是我懂他想讲什么,但讲的没那么大众化罢了。
 
而且上一次咱们已经说过了,凯子哥这个人非常的专情,于是在《无极》过去了13年后,他痛定思痛,仍然不肯放弃幻想世界,《妖猫传》便是幻想蛰伏十余年后的产物。
 
 
从如今的大众口碑来看,《妖猫传》确实是一场不错的翻身仗。人们能够接受《妖猫传》,却并不愿意接受《无极》,why?
 
其实《无极》的故事有一个典故,昆仑奴替主盗美人。
 
 
唐代传奇《昆仑奴》,讲述崔生往郭子仪府赴宴,席间红绡歌姬手势传情,崔生返家后不得解,家中昆仑奴磨勒解出是邀崔生于某月某日某时在某院相见,于是磨勒在约定时间飞越十道院墙盗出红绡。数年后,郭子仪家发觉,崔生供出实情,郭家派人追杀磨勒,磨勒在箭雨中消失。
 
但是在正片在占的比例多大不用多说了吧,故事依然离普罗大众太远太远。
 
《妖猫传》虽然是魔幻题材,却是依托真实的历史背景进行创作的。而安史之乱与李隆基、杨玉环爱情故事的记载,本身在历史上就是具有传说色彩的。
 
 
《明皇杂录》《天宝遗事》等等时人笔记小说中,就有许多关于唐明皇与仙道有关的传说,诸如著名的套曲《霓裳羽衣曲》,在当时就有唐明皇夜游月宫,从嫦娥处习来的故事。
 
而《妖猫传》中所讲述的《长恨歌》,白居易也为这段传奇爱情谱写了一个传奇结尾:“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其中绰约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
 
 
《妖猫传》的原著《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本身便是日本著名的幻想小说家梦枕貘的经典之作。
 
王蕙玲的剧本,前半段按照原著脉络,形成了非常商业类型化的侦探题材剧情,而后半段则着力于用更具幻想的方式展现盛世来解谜,抛弃原著过度想象的部分,也抛弃了对史实的细究,利用马嵬坡事变这一中国人早已熟知的典故,大段空间用来塑造杨贵妃及杨贵妃代表的盛世悲剧。
 
 
 
剧本的结构、故事内容与主题表达能够高度凝练,形成了一个拥有真情的故事,无论是否具有魔幻形式,都足以打动人。
 
而相比于《无极》不算高超的特效制作,《妖猫传》无论是唐城的实景美术氛围、还是妖猫、盛宴的特效部分,都足够给人幻想的视觉力量。
 
 
 
极乐之宴的场景,在现实、幻想中游移,现实包括着幻想,幻想又给人以实境感,不仅电影中的人中了幻术,银幕前的人多半也会为幻想世界而着迷。
 
说到最后,我觉得其实也没必要怒骂《无极》或者陈凯歌怎样怎样,就像凯子哥自己说的:“为什么你认为我当时没有释怀呢?释怀的意思是放下了,不在意了,我对于我自己的电影,永远是在意的…”
 
其实这也算某种初心吧。
 
不过电影这种东西,本身就承载着一种形式上的幻想。观众如何去观看一部作品、如何去评价一部作品,是制作电影这项专业以外的另一件事情。十多年已往,《无极》是否能翻案,或者能被多少人理解已经不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电影本身就不仅仅依赖于评价而存在。
 
不说了,我要再冲一遍《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