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鬼吹灯之云南虫谷》要来
“网络电影+”时代,业内出现了
青年电影人要有自己的使命与担当
电影《大圣重生之斗战逆天》定档
《金刚川》北大放映引学子共鸣

“网络电影+”时代,业内出现了哪些新趋势

2020-11-01 20:06 主页 来源:未知
“网络电影+”时代,业内出现了哪些新趋势

不久前落幕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发布了《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报告显示,截止今年6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已达9.01亿,在整个网络视听产业都在快速发展的前提下,今年的网络电影规模也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在刚刚结束的视听大会网络电影发展论坛上,来自网络电影制作、发行等多个领域的专家回顾了今年以来国产网络电影所取得的成绩,总结了网络电影领域出现的一些新趋势。

“随着整个电影市场的变化,我们需要重新理解网络电影,我认为不是‘网络+电影’,也不是‘电影+网络’,而是‘网络电影+’。”在刚刚落幕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网络电影发展论坛上,来自爱奇艺电影中心的总经理宋佳提出了“网络电影+”的概念。在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的大背景下,网络电影获得了空前的发展机遇,截止9月30号,仅爱奇艺平台就诞生了31部票房过千万的头部网影,这一数字大大高过往年同期水准。

 


 

随着网络电影票房的不断提高,业内也在探索类型题材的创新,“今年的网络电影市场上,包括现实主义题材、聚焦小人物的题材,在票房表现上都有了很大的突破”,宋佳补充道。的确,过去网络电影界取得票房佳绩的头部作品绝大多数都集中在玄幻、古装、怪兽等类型,但随着网络电影不断提质减量,在政策和平台的引导下,越来越多聚焦现实生活和平凡人物的网络电影开始出现在市场上,并取得优异的票房成绩。

今年以来,市场上出现了《我来自北京》系列、《毛驴上树》系列、《东北往事我叫刘海柱》等现实题材电影,在宋佳看来,这些以往不受重视不卖座的题材开始大量出现,恰好体现了网络电影题材的创新,“悬浮架空的题材相对少了,接地气的、接近现实生活、聚焦小人物和当下时代的类型开始涌现,显现了网络电影题材的突破”。

 


 

以今年9月上线的《东北往事我叫刘海柱》为例,作为影片的出品方之一,淘梦影业创始人阴超分享了制作这部小人物电影的“秘诀”:“影片拍出来其实有点文艺的感觉,主要是讲一个小人物的成长,所以花了大量笔墨去做剧情铺垫”。为了更好塑造出片中主人公刘海柱的形象,主创团队在剧本创作阶段就用了大量人物铺垫讲这个故事,与过去一些同类型片将重心放在打斗和特效场景上不同,《东北往事》以写实的笔触,从细节、情感等方面切入塑造出了这个小人物的形象,也因此获得了观众的普遍共鸣。

 


 

除了这些聚焦小人物的作品外,今年网络电影界还出现了不少主旋律题材、军旅题材和教育题材的作品,其中包括了《奇袭地道战》《狙击手》《树上有个好地方》等,均获得了不俗的市场反响。在军旅题材类型上,今年3月上线的网络电影《狙击手》可谓是其中的佼佼者,截至目前影片已经获得了3000万的分账票房。在阴超看来,《狙击手》之所以能获得如此大的成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题材的创新性和制作的专业性。

过去院线电影中曾涌现出了《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一系列爆款军旅题材作品,但网络电影领域却鲜有此类佳作诞生,“网络电影市场上的跟风现象很严重,大家都去拍怪兽片、盗墓片,却没看到军旅题材其实也是一个大蓝海”,阴超补充到,为了拍好《狙击手》,制作团队请来了军事专家进行指导,包括怎么换弹夹,怎么走位等等,旨在呈现出最专业的效果。《狙击手》的走红也催生了一大批军事类型作品的诞生,此后包括《狼群行动》《极速营救》等电影都在市场上取得了不俗的反响。

 


 

演员的不专业一直都是阻碍网络电影破圈的原因之一,过去网络电影之所以饱受诟病,通常都与演员表演水准的欠缺息息相关。但随着近年来网络电影不断提质减量,大众对网络电影的偏见逐渐消除,网络电影的演员群体也正在经历重新洗牌,以往由模特、网红等组成的演员主力军不复存在,更多受过演技训练的专业演员和戏骨开始涌入网络电影界。

 


 

“网络电影的质量其实要抓很多细节,过去主要集中在服化道上,现在很多方面有了特别大的提升,包括在演员表演上”,宋佳提到。在网络电影发展的初期阶段,片方在选角时往往倾向于演员的颜值和性感程度,以此来吸引观众的目光,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网红、模特以及在校学生等群体也一直都是网络电影演员的主力军,这些群体虽然有着一定人气,但往往没有经历过严格的演技培训,通常都会拉低整部电影的水平。

如今,网络电影迎来发展的第6个年头,无论是从产量还是质量上看网络电影都得到了巨大提升,而在行业内摸爬滚打多年后,业内的头部公司也开始有意识地提升影片表演环节的质量,开始启用一些有表演经验的新人或者在业内有着一定认可度的知名演员。映美传媒创始人吴延提到,大IP和大投入并不能保证作品能够破圈,演员的专业性以及他们之间的磨合也很重要。

 


 

企鹅影视副总裁常斌分享道,目前正处于筹备中的新片《绝对忠诚》便邀来了中国香港知名演员曾志伟加盟。在有实力派演员坐镇保障观赏性的前提下,再加上题材和类型创新,正是当下绝大多数爆款网络电影的方法论,今年票房排名前两位的网络电影《奇门遁甲》和《倩女幽魂:人间情》均是如此,在经典IP的加持下,影片分别邀来了元华、徐少强、高雄等一批资深戏骨加盟,进一步保证了IP的原汁原味,也提升了整部影片表演上的质感。

 


 

过去网络电影通常都会面临发行难宣传难的问题,尽管如今网络电影的制作体量不断提升,但单部作品用于宣发上的费用却极其有限,为此,宋佳提出了“网络电影+”的概念,这一概念既不同于以往的“电影+网络”,也与“网络+电影”有着本质区别,在此概念下,需要以电影为核心,以网络为主要发行渠道,在国内乃至全球市场中不断做加法。

关于网络电影如何做好发行甚至达到破圈效果,宋佳认为首先需要在“用户”与“模式”层面实现突破。视频平台的用户主要分为免费用户、会员用户、单片付费用户,与之相对应的点播模式分别为AVOD、SVOD与PVOD和TVOD。她表示,用户层面的突破,并非一定是从会员用户转化为单片付费用户,而是吸引会员里观看电影人数越来越多,相应地,转免之后免费用户观看电影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而模式层面的突破,是指未来一两年内,原本以SVOD模式存在的网络电影,也能因为内容质量足够好而吸引用户单片付费,从分账模式向单片付费模式进阶。

 


 

此外,近些年短视频发展迅猛,抖音、快手等平台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活跃用户,而作为与短视频平台用户有着高度重合度的网络电影来讲,也应该搭上短视频的顺风车。近两年来,包括《水怪》《大蛇2》等爆款网络电影将花絮、预告、精彩片段、恶搞视频等通过短视频的形式,推送给短视频用户,以小见大、以短带长,吸引短视频用户去视频网站观看完整影片,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B站CEO陈睿看来,“未来中国的视频创作者会超过1000万人,这也意味着1000万的短视频创作者都可以为网络电影宣发所用。”

除了借助短视频外,阴超还提到了网络电影的宣发要多手段、广撒网,尽可能向院线电影看齐。以《东北往事》为例,影片的宣发成本超过600万,占总制作成本的40%左右,这一比例大大高过了网络电影的平均水准。在宣发上,除了借助快手、抖音双平台提升打开率外,片方还与业内成熟的院线公司合作制作了海报、预告片等,尽可能让这一现实题材作品在外观上更具看点;其次,片方还与猫眼、虎扑等平台合作,由此吸引到更多的院线电影圈层或者其他群体去关注到这部电影;除此之外,片方还做了很多线下宣发的工作,包括在高铁站、展板等场所投放影片相关物料,增加影片的曝光度,也为后续票房的提升打下了良好基础。

 


 

2020年网络电影所取得的成绩在业内有目共睹,网络视听用户的不断增长为网络电影的发展带来了机遇,相应地也为网络电影的发展提出了不少挑战。当下网络电影的创作、选角、宣发等环节都已经历了一定程度的升级,但不可否认网络电影也要面对来自院线电影、短视频等多方面的挑战,同时观众的口味也在不断提升,在这一文娱大环境下,如何跟上互联网发展的脚步,满足观众的观看需求,是当下网络电影制作方和各大平台方亟需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