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喜剧电影,戳痛了多少国人
新时代主旋律电影的一份满意答卷
亚洲电影将要取代好莱坞?
刘德华为这部电影出人出钱又出力
《野性的呼唤》哈里森·福特赴极

新时代主旋律电影的一份满意答卷

2020-11-12 11:30 主页 来源:未知
新时代主旋律电影的一份满意答卷

1605081637.jpg

电影《金刚川》主要分为四小节:士兵、对手、高炮班和桥,三位导演分别从三个视角,讲述了同一时间线里不同空间的战役故事。
 

 
 
近期上映的电影《金刚川》,聚焦于朝鲜战争的最后阶段——金城战役,讲述了在1953年7月12日下午到1953年7月13日凌晨六点这一阶段,面对美军的不断袭击和轰炸,中国志愿军战士如何建起重桥、横跨金刚川进行战争支援的故事。电影用独特的视角,展现了中国志愿军的坚韧、奋勇和不屈的精神,激励我们铭记历史,并勇于向前。
 
结构叙事:
 
打破线性逻辑的“复调叙事”
 
电影《金刚川》主要分为四小节:士兵、对手、高炮班和桥,三位导演分别从三个视角,讲述了同一时间线里不同空间的战役故事。在多次重复性叙事中,故事逻辑和人物关系得以展开,同时,观众的情感也在这个过程中多次与故事发生碰撞和共鸣。
 
在“士兵”一节中,邓超饰演的高福来连长带着大部队过江,这一段重点展现了高福来和班长刘浩的故事。当刘浩透过望远镜,看到桥对岸高炮班燃起的火焰,看到被美军轰炸机击中的高福来,他举起手中的枪开始向上扫射,这一刻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士兵的爆发,但故事还在另外的时空向外扩展。进入到“对手”小节中,电影开始用“他者”的角度讲述这场战役——以美军飞行员希尔的视角,导演郭帆在摄影棚内完成了这一场景的拍摄。从一开始的毫不在意,到后来的对中国军队修桥速度的震惊,郭帆用“西部牛仔”的形象来展现希尔的内心变化。希尔戴上牛仔帽,开始对高炮班进行反击,但却在即将高光的时刻被击中,故事讲到这里,开始进入第三节的叙述,也是整部电影最吸引人的一节——高炮班。
 
这一节展现了吴京饰演的关班长和张译饰演的张飞之间的兄弟情谊,同时也是串联起前面两节的重要一环。在关班长牺牲后,张飞为了吸引希尔的注意力,命令手下将周围的柴火点燃,疯狂开炮。正是由于看到了这场悲壮的火焰,刘浩受到触动,拿起枪准备去河对岸支援他们,却不幸目睹了高福来和女通讯兵的牺牲。在种种冲击下,刘浩扛起修桥的木材,冲进炮火中。战火停歇阶段,张飞知道希尔一定会再来,但此刻的他已经被炸飞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他拄着拐杖穿过玉米地,把自己绑在炮筒上,用一己之力击中了俯冲下来的希尔,此时影片已经进入了高潮。
 
影片通过这三个主要的视角,形成了“复调叙事”的非线性逻辑,一方面设置悬念,层层展开;另一方面,不同环节多次重复强调本片的主题——中国志愿军的坚忍不拔和牺牲精神,也就是影片的英文翻译“The Sacrifices”,实现首尾呼应。其实“复调叙事”在主旋律电影中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比如已经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等系列电影,都是打破线性叙事结构,表面上在讲述不同单元的故事,实则都在共同呼应电影的主题。在《金刚川》中叙事视角更加独特,与西方先进的飞机大炮相比,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工业化体系十分不完善,飞机紧缺,都在前线支援。面对强势的轰炸,我们的志愿军用血肉之躯修筑长桥,在这种明显的对比之下,本片“牺牲”的主题更加突出。
 
“降维”叙事:
 
展现小人物群像的家国大义
 
近年来,主旋律电影有一种新的趋势,从讲述著名英雄人物故事到关注众多的小人物、塑造丰富的人物群像。这种叙事的“降维”,能够让主旋律电影实现与受众的“在地性”连接,更容易产生情感的共鸣。
 
在电影《金刚川》中,有很多打动人心的细节。一方面,它用喜剧元素来强化悲壮的色彩。例如,在“士兵”一节中,当高福来跟刘浩发生争吵时,刘浩小声嘟囔着:“你每次一着急,就说你们的江西方言,谁能听懂呢?”高福来急了,说着一口江西方言,举着水壶,并问旁边的小战士能不能听懂自己说的话,小战士谨慎地回复了一句“我不渴”。另外,张译和吴京饰演的角色也是一对欢喜冤家,两人吵吵闹闹,让紧张的战争氛围缓解了不少。
 
另一方面,《金刚川》在展现家国大义的同时,也没有忽略爱情、友情等重要的元素,能够调动观影观众的情绪。例如,刘浩默默地喜欢着女通讯兵莘芹,并且认为莘芹并不认识自己。敌人的侦察机再次飞来时,莘芹对着在通讯工具另一头的刘浩说道:“刘浩同志,我们前线见。”不幸的是,刘浩亲眼目睹了莘芹的牺牲,“前线见”的承诺最终没有兑现。
 
在以往的主旋律电影中,我们总是强调爱国情怀、展现英雄主义,经常忽视爱情等基本感情。但是在《金刚川》中,他用“前线见”这样的方式表现了出来,让观众为他们两个之间这种“爱情让位于大义”的感情所动容。再如,张飞和关磊争执,到底让谁留在前方的炮台上,因为前方炮台已经暴露了,很容易受到攻击,他们都想保护对方,牺牲自己。当关磊牺牲后,张飞在他的坟前,吸了一口烟,吹了他们之前对暗号的哨子,无声地落泪。但此刻,侦察机又飞来了,前方还有大部队在等待援助,张飞带着思念,继续替关磊战斗。战争就是这样残酷,朝夕相处的战友会突然牺牲,而且家国重任让人没有时间悲伤。这也是电影《金刚川》想要展现的矛盾感。
 
另外,在“对手”一节中,电影《金刚川》重点描述了“希尔”这个美国飞行员的角色,通过他和美军的强势轰炸,反塑这场战争的残酷和艰难。希尔在轰炸的时候说道:“桥在,是我们的地狱;桥不在,是他们的地狱。”另外,当与希尔一起作战的战友看到中国的喀秋莎摧毁他们的战略据点时,发出了“我想回家,我不想死”的呼喊。
 
从这一环节中我们可以看到,战争的残酷是不分国界不分民族的,即使在战争中真正存活下来,心灵也会受到重创。例如在电影的旁白中,幸存的美国老兵感叹道,这场战争的幸存者,在未来的生活中再也不敢坐飞机,因为每次坐飞机就会想起这场灾难。由此,影片也向我们表达出了另一层主题:珍惜和平,守护和平。
 
成功模式:
 
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
 
据统计,上映第18天的电影《金刚川》票房已达9亿。从6月底宣布正式拍摄,10月中旬正式上映,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可能会让观众怀疑《金刚川》的质量问题,但这部电影的内容、话题讨论度以及票房,足以证明它的成功,也说明了观众的认可。
 
电影的上映时间适逢我国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加上主旋律的加持,以及大量实力派演员的加入,例如吴京、张译、魏晨等,都让《金刚川》的电影票房有了一定保障,但最核心的因素,还在于《金刚川》以新的方式讲述历史故事,构筑观众与历史的情感连接,从而塑造观众对国家和民族的集体记忆,真正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统一。
 
首先,《金刚川》通过有冲击力的对话和震撼的镜头,让观众与过去的历史实现共通。我们看到刘浩扛起修桥的木头,在战火纷飞往浮桥上冲,最终被B29轰炸机烧焦;我们看到美军飞行员用榴弹炮、延时炸弹、战斗机、B26/B29轰炸机轮番轰炸浮桥,扫射周边玉米地,也看到在不断地炸毁中,中国志愿军的工兵团,一次又一次地冲上去,连夜修桥,连美军都感叹这是个奇迹,甚至到了影片的最后,工兵团用血肉之躯架起“人桥”,让大部队迅速通过。
 
导演在处理这些有冲击力的镜头时,使用闪白、定格的剪辑手法,增加人物弧光,让观影的观众更加清晰地记住这些人物形象,激发他们在观影后期想要继续探索人物原型和历史故事的兴趣。
 
很多主旋律电影通常会陷入到主流叙事无法触达观众内心的困境,《金刚川》在电影的调色和剪辑方面做出改变,在故事讲述方面选择新的视角,使观众在感受震撼的同时,也会愿意了解电影背后真实的历史故事,重新唤醒我们内心的思考。
 
其次,在电影的宣传中,电影的官方微博会通过制图的形式,联动“央视网”、“人民网”等主流媒体,结合演员个人的微博内容,向更多受众普及关于抗美援朝的真实故事,比如介绍明星扮演的角色的人物原型等。
 
总之,电影《金刚川》通过复调叙事、人物“降维”等方式,以新的视角讲述中国志愿军在抗美援朝中的故事,展现了中国军队面对困难的不畏艰难、勇于牺牲的伟大精神。电影作为艺术,连接了国家、民众和历史,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建构人们的集体记忆和国家情感、实现了商业效益与社会效益的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