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寒冬下的行业众生相
中国影片参与角逐金棕榈奖
男子在山东挑战角色——影视城过
马云拍电影,我们全是看李连杰面
影视公司洗牌,视频平台成最后赢

影视寒冬下的行业众生相

2019-05-16 11:23 主页 来源:未知


影视寒冬下的行业众生相

你很难从影视作品或综艺节目后的滚动字幕中留意到他们的名字,就像你不会记得一只冠军球队的后勤保障名单。身为影视综宣传从业者,他们躲在光鲜背后为他人作嫁衣裳,用尽浑身解数将“新娘”包装到尽善尽美,风风光光的出嫁,再迎来下一单。

这个行业充满了趣味,你所知的许多热门话题出自他们的头脑风暴,电影票房的大卖或电视剧的高收视离不开他们的卖力吆喝,他们与娱乐圈最前沿的信息紧密相关,甚至他们本身就是话题的制造者。当中国电影票房突破600亿,功劳簿上也应该为他们记上一笔。

但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决心,或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

自去年5月,整个娱乐圈在查税风波后受到连锁反应式的影响,资本撤离、政策调整导致部分项目融资难,影视公司减产,风光了几年的影视行业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人称“影视寒冬”。寒冬对于整个行业未必是坏事,明星片酬和采购价格的下降,让行业有了重新洗盘和新生的可能,而处在行业末端的宣传行业则在这个阶段直面了生存危机,项目营收不足以承担公司运营、回款也正在变得越来越难,人才也在加速流失。

然而,并不能将一切推给寒冬,这个行业自身的收入天花板让老板们纷纷望眼上游,而那些准备离开,或者已经离开的人则看到了转型的困难、成就感的缺失,甚至一眼可见的职业天花板。

宣传总监跳槽去卖保险:资本撤出后,项目没那么容易成功了

宋纯三十出头生了孩子,不久后她决定离开宣传行业。

做妈妈之前,宋纯是一家影视传媒公司的宣传总监,伴随着行业的发展,宋纯曾在这家公司收获很多。但身处一个巨变的行业,成就感和失落感往往只是一线之隔。休产假期间,恰逢公司项目密集期,项目前期没能参与,待产假回来之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没办法介入。随着影视行业的不振,原本运营良好的公司面临着运营成本的缩减,行业及个人的双重影响,宋纯的职场焦虑一下子爆发了。

焦虑的顶点来自抚养孩子和事业发展的激烈冲突。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需要妈妈的陪伴和照顾,而在这个行业里,996工作制是一种奢侈,他们工作时长不固定、为了配合影片上映或电视综艺的播出常加班到后半夜,并伴有大量出差,这让行业中少有中年人。到了宋纯这个阶段,如果还想更进一步,又能够平衡事业与家庭,势必大破大立才能找到出路。

宋纯对职业前景的思考并不仅仅来自当下的困境。营销公司通常体量不大,为了控制运营成本,入行几年、拥有一定经验的年轻人是最优选,宋纯知道,做到总监也就是她在这家公司甚至同类型公司的尽头了,“首先因为这样的公司管理都很扁平化,不需要那么多层级。其次,就是需要有实际做事,实际做执行的人。行业工作属性的原因决定了流动性大,以及这个行业里都是年轻人。”

想要解决职业困境,宋纯面前有三种选择。一,找一家同质化的公司跳槽,这是解决当下困境最简便的方式,但当把目光投向外界,会发现同类公司的薪资水准并不高。二,去大平台,收入更好,但以宋纯的年龄而言,她必须在工作上有所成长,有晋升通道,令她担心的是大平台的拉扯和内耗,如果40岁时再次爆发危机将比当下更加棘手。三,创业,做一家宣传公司。以宋纯的性格和此前积累的资源,她认为自己难以支撑下去。

她的选择让人意外,离职后彻底转行,去了一家老牌外资保险公司工作。

宋纯是半路出家的电影人,她曾供职于央视,服务过金鸡百花等大型项目,因为热爱电影进入营销行业。但初入这个行业的成就感很快被电影艺术之外的琐碎消磨殆尽。宋纯甚至觉得,作为纯粹的影迷,很难在宣传工作中获得成就感:“尤其是做宣传,其实成就感很少,喜欢电影的人做电影是蛮痛苦的一件事。你不一定能接触到什么样的项目,你要做一些不喜欢的项目,你经常要说一些违心的话,特别是像我们做宣传的。”

这种成就感的缺失一度会被行业的火热掩饰,却也会随着行业问题的爆发而爆发。宋纯此前供职的公司擅长自主开发项目,但在寒冬之际,市场的多变也让这家老牌公司一时难以适应,发展节奏放缓:“资本撤出之后,需要自己实实在在花成本去做,大家还是慎重很多。我们公司之前擅长做喜剧,但这两年大家口味有一些改变,之前驾轻就熟的类型没那么容易再成功了。”

市场中流行的电影内容不断在变,相应的,宣传手段、渠道也不断出新,所谓经验,往往不能在这个行业中致胜:“宣发真的是一个创意型的产业,对于工作经验的要求不多,有时候反倒越少越好。因为现在的电影观众也是偏年轻化的,而且现在的营销一是注重口碑,另一个是造噱头、造爆点,所以年轻真的还蛮有优势的。”但现实的困境是,她身边30岁以上的朋友都对自己能否依然从事这个行业产生了怀疑。

转行之前,宋纯也曾纠结过,从事保险业会不会遭遇周边人的不解,朋友圈从发明星到发保险,会不会被好友拉黑。她说,当时自己的顾虑源于对保险行业的误解和偏见,在深入之后,她发现这是一个能够踏实做一辈子的事业,让她意外的是,和她年龄相仿的影视行业的朋友也给予了极大的理解和宽容,大家甚至有人对她现在从事的保险业产生兴趣。宋纯说:“保险行业有着巨大的市场前景和发展空间,让我能够大有可为,未来可期,这是现阶段我择业最重要的考量,在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受政策影响很大的情况下,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从我个人的角度。我觉得这个影视行业从前两年泡沫特别膨胀的时候到这两年一下子冷静成这样,也是一个市场在进步的过程,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只是我觉得我现在的这个年龄和这个阶段没有办法陪着这个行业慢慢地一起成长。我如果再年轻一点,我可能会陪着这个行业成长,我可能也会在这个过程中收获一些红利,但是我觉得不适合现在这个阶段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