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什维尔,士绅化危机下的音乐街
付费订阅带动全球音乐产业增长
腾讯音乐娱乐举办“影音共声”峰
中国最大音乐版权公司启动IPO!
范丞丞首张专辑《LikeAFan》生日上

纳什维尔,士绅化危机下的音乐街

2019-06-18 19:10 主页 来源:未知
纳什维尔,士绅化危机下的音乐街 

5月底,美国国家历史遗产保护信托公布了一份 名录,他们在全美境内考察了多个历史遗迹,其中11处被认为“岌岌可危”。

这份名录既收录了自然风貌,也包含人文景观,比如华盛顿潮汐湖国家公园,其风险在于全球气候危机和海平面上升。而芝加哥的后现代主义建筑汤普森中心则将被出售拆除。

田纳西州首府纳什维尔也榜上有名。如果说这座城市是美国乡村音乐的发源地,那么市中心西南面的“音乐街”(Music Row)就是其核心所在。这里聚集了大量音乐产业从业者,从作曲人、录音室、广播电台到发行公司,不一而足。但近些年,热火朝天的土地开发正威胁着这条街区。

音乐街上的演奏厅内景 Wikimedia Commons 

尽管田纳西州的人均收入在全美排名倒数,最近十年却是纳什维尔的上升期。 我们曾报道过亚马逊的“卓越运营中心”(Center of Excellence)计划,这将为纳什维尔带来5000个平均年薪超过15万美元的就业岗位,预计将增加超过10亿美元的税收。

《纽约时报》曾分析纳什维尔繁荣的原因,认为它抓住了几次机遇。比如1960年代,政府就完成了行政体系的梳理,将周边村镇纳入城市,方便了区域性的统筹发展。而作为田纳西首府,纳什维尔能够获得更多的公共投资,教育资源也相对集中。再加上它有多元的产业结构,医疗护理和文化创意产业都吸引了年轻人聚集,资本开发接踵而至。

实际上,音乐街的发迹史也与机遇有关。最初,这里只是一个南方小镇,中心城区被划为居住区。二战后,为了鼓励商业发展,规划部门通过了一项特殊政策,允许人们在居民楼内进行商业运营。

很快,年轻、贫穷但怀揣梦想的音乐人开始在第十六、十七大街上组建自己的工作室,一大批新兴的音乐厂牌由此诞生。比如吉他大师Chet Atkins的Studio A,猫王、桃莉·巴顿、杰宁斯、威利·纳尔逊等歌手都在这里制作了专辑。

吉他大师Chet Atkins,他创办了著名的Studio A 。Wikimedia Commons 图

到了1960年代,纳什维尔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将“音乐之都”作为自己的城市名片。

根据音乐街商业委员会的数据,这条街内一半的商户都在从事和音乐相关的生意。

最近,美国房地产网站 Curbed采访了纳什维尔音乐街的从业者,讨论这条街的历史。Katherine Malone France是历史遗产保护信托的官员,她告诉Curbed,在纳什维尔,人们能感受到音乐产业从过去发展到如今的“弧光”。“从19世纪晚期的平房到如今小型的商业楼宇,它们为几代音乐人提供了孵化器。”

几个街区内,你就能找到音乐产业链上下游的几乎一切。Pat McMakin是一间工作室的老板,他回忆1990年代的黄金时期,每一天都极为高效——带艺术家拜访不同的作曲人,去四五家唱片公司那里“串门”,很容易就能找到并买下合适的曲目,午餐时还能腾出时间参观录音棚,或是和一味专辑制作人敲定合同。

产业要素的聚合带来了高效率,更意味着一种“意外之喜”(Serendipity),不经意间你就能和某些人碰撞出火花。实际上,这也是近些年不少文化创意产业从业者所唏嘘的,意外之喜越来越少了。

“Google在打造园区时也想要创造这种氛围,让不同人能够碰撞、交往,过去五十年的纳什维尔,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一点”,McMakin表示。

但城市的繁荣却让音乐街岌岌可危。

2000至2017年,纳什维尔的人口增长了45%,接近190万。音乐街附近的房产价格也在持续上涨。

旅游业也在冲击着艺术家们的工作环境。2018年,纳什维尔的访客数量创下纪录,达到1520万。一些安静的街区逐渐让位于喧闹的啤酒自行车和单身派对。

2015年,历史遗产保护信托开始着手研究音乐街的历史。研究员Carolyn Brackett接受了 Curbed的采访,她表示,2013年至今,音乐街范围内有50栋建筑物被出售拆除,代之以高档公寓和酒店。仅在2018年一年,就有5栋音乐街的建筑物被拆除,今年又将新增6栋。而在此之前,2000至2012年,流失的建筑物只有13栋。

本地保护组织Historic Nashville(“纳什维尔历史遗产”)曾列出一份待观察的保护建筑名录,如今已经全部被拆除。越来越多的工作室正在被出售,有的是被出价更高的买家拿下,进行高档房产开发,也有的担心音乐街不再适合做音乐,主动抽身离去。

前面提及的Studio A曾一度被标价400万美元,后经音乐人抗议被保留。最近又一个工作室The Tracking Room面临威胁,竞价高达410万美元。Curbed采访了一个当地的房地产中介Nate Greene,他认为那些规模较大、商业成功或是颇有威望的工作室有可能能留下,但对于那些小型的没那么出名的工作室,搬离是无奈的选择。

一批行业从业者、历史遗产保护者和规划部门开始讨论这条街的未来。过去两年,他们共同参与编制“音乐街愿景规划”(Music Row Vision Plan)。

音乐街的范围 Wikimedia Commons 图

但该方案还牵扯出另一个更关键的问题,当我们想要保留一个街区时,保留的究竟是什么?是物理意义上的建筑物,是街道里难以说明的“氛围”,是从业者,还是别的什么?

如果单纯是保护建筑物,业态的变化很有可能被忽略。一些年轻音乐人想要租下工作室,却无法负担高昂的租金,他们更容易被连锁的餐饮品牌或是酒店挤走。

但如果一味排斥开发,不允许街区内楼宇进行更新重建,同样会影响音乐产业发展。一些人表示,经过半个世纪,音乐街内已经有一批工作室发展壮大,他们想要扩大规模,但这些老旧的居民楼或许不再是合适的空间。

人们正呼吁成立一个私营业主联合会,能够代表区域内的音乐产业、旅游业。还有人提出应该发起专项基金,成立信托账户,引入投资,这样也可以为初创的音乐人提供低廉的租金,鼓励孵化。

眼下,这一“愿景规划”正在公众咨询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