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的翻身仗怎么打?
他带青岛乐迷攀越“音乐珠穆朗玛
疫情拦不住的,是创作与想象
新天安堂里藏着个“音乐厅”
吉娜·爱丽丝发专辑:她不只是郎

他带青岛乐迷攀越“音乐珠穆朗玛峰”

2021-09-13 11:19 主页 来源:未知
他带青岛乐迷攀越“音乐珠穆朗玛峰”

9月12日晚,乐至人心——郎朗·巴赫《哥德堡变奏曲》独奏音乐会保利院线巡演在青岛大剧院奏响,他先以罗伯特·舒曼的《阿拉伯风格曲》热身,再至台前动手弹出熟悉的“咏叹调”主题。从威斯巴登到青岛,在长达 90 分钟的《哥德堡变奏曲》连续演奏中,郎朗用30个变奏证明了自己的“王者归来”。

当晚的演奏结束后,郎朗显得非常兴奋,在他看来,这场演出达到了他的预期。“今天在青岛这场音乐会是弹得非常好的音乐会,今天所有想做的诠释都非常清楚。”当全曲奏完,观众经久不息热烈的掌声是对郎朗当晚高水准演奏最好的证明。谈到未来的音乐计划,郎朗对记者说:“一个是全球的巡演马上开始了,另一个是郎朗艺术基金会‘快乐的琴键’音乐教室在今年继续大力推进,争取从目前的70多所,扩建到上百所。”

在青岛,再次翻越“乐界珠峰”

“这首曲子确实很不好弹。它是巴洛克时期最伟大的一首作品,30个变奏,每个变奏都是巴赫毕生的结晶,把它所有的段落和精华都呈现在此处了。因此被称为‘音乐的珠穆朗玛峰’。”音乐会当晚,《哥德堡变奏曲》熟悉的主题缓缓从郎朗指尖流淌出来,郎朗无疑完成了这次“翻越”。他将这部作品做了个性化的设计和处理,1首咏叹调,30个变奏,再次回到咏叹调……音色丰富,强弱变化明朗,一个个萦绕耳际的变奏段带着郎朗强烈的个人风格。

《哥德堡变奏曲》是巴赫创作的一首大型复调变奏音乐。一共32段,在30个变奏中饱含了咏叹调、卡农、赋格、托卡塔等各类形式,蕴藏着听不见的数字谜语,被视为对演奏家技术、意志力与乐感的极大考验。郎朗说:“这首曲子对于键盘、乐器来讲是最具挑战性的作品。很多技术也非常有挑战性,比如手和手之间的穿越,纬度和经度要做成一体的非常不容易。还有一个难点就是每段都要反复,这个反复很容易让人感觉你的手上已经没‘牌’了,来回的变奏再加上装饰音的变奏,有很多的即兴的装饰音,前面的旋转,中间的旋转加颤音的前转后转,很多纯理论和纯即兴的东西,这个‘平衡’非常不好平衡。”郎朗坦言,在此之前虽然对《哥德堡变奏曲》情有独钟,却一直不敢轻易尝试。

据了解,郎朗10岁的时候就开始练《哥德堡变奏曲》,但直到去年他才录制唱片《哥德堡变奏曲》并由德意志留声机公司在全球发行。去年3月,在妻子吉娜的家乡威斯巴登,郎朗第一次登台演出《哥德堡变奏曲》。“我也准备了20多年,去年才敢录,从10岁时就开始弹了,一直都想把这个曲子弹好,但每个阶段都觉得还差一点,现在才感觉差不多了。”郎朗说。

事实上当郎朗带着演出并录制J.S.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出现在大众视野时,便立马成为古典音乐市场的风云事件。西方古典音乐的诠释表演可以分为两个范畴:一种是建立在真实还原作品所属年代、风格、特征等基础上的“复刻”般的演奏,一种是带着音乐家个人理解,在把握作品的基础上达到诠释作品与个人风格融合的。显然,郎朗属于后者。郎朗在采访中毫不避讳自己的强烈的个人风格,“我本身个人色彩很浓厚,不用特意做都会有个人风格。”郎朗对“哥德堡”中卡农、赋格、托卡塔的风格都具有自己的理解,“卡农段落非常梦幻,因为它是用9段卡农把这首曲子切成3个部分,每个卡农都是按照度数来的,1度、2度、3度……正的反的,前面的后面的,真的是万里长城和金字塔级别的结构。前面的咏叹调和最后的咏叹调是一个咏叹调,这有点像东方的轮回,弹完了,最后再来一遍。最难弹的是中间第25变奏,号称黑珍珠,最低落的情绪和最悲伤的色彩、最沉浸的作品,需要前24段的铺垫到此处。”

从天才钢琴少年到如今39岁的世界顶级钢琴家,郎朗的天赋与名利的光芒是如此耀眼。对将近不惑之年的郎朗而言,挑战这样一个巴洛克时期的巨型作品是他走出“舒适圈”的选择。在许多乐迷的印象里,郎朗是“钢琴神童”,与周杰伦跨界合作、与妻子吉娜参加综艺……这些是大家在电视机前认识的郎朗。而只有走进剧院,在他的《哥德堡变奏曲》中,你才能在现场感受到郎朗在音乐、在钢琴上的顶级能力。

“这么专业的观众,激发出我很多灵感”

市民张先生是一位资深乐迷。他在昨晚演出结束后接受采访时说:“我手里有一套美国女钢琴家图雷克演奏的《哥德堡变奏曲》,这次在去听郎朗音乐会之前,专门查了一下,图雷克演奏的《哥德堡变奏曲》两张CD共91分钟。据说已经是非常慢的了。而1955年加拿大钢琴怪杰古尔德演奏的录音只有38分钟。这一次听郎朗演奏的《哥德堡变奏曲》却达到了95分钟。整场音乐会细腻、柔软,直达内心,恰如这次音乐会的主题‘乐至人心’。”

郎朗在演奏中惊讶于青岛听众的音乐素养,《哥德堡变奏曲》的时长,对观众来说也是考验,“我非常震惊观众这么安静地听完,青岛观众素质很高,一点声没有,这是非常专业的观众,一看就是经常被古典音乐熏陶,是有音乐素养的。这让我感觉很荣幸,这么专业的观众,我感觉激发出我很多灵感。”在郎朗看来,青岛观众拥有如此高的音乐素养,与青岛浓厚的艺术氛围和良好的音乐生态息息相关,“古典音乐气氛很强,我从小很多同学都是从青岛过来的,青岛的小朋友非常有天赋,青岛绝对是一个音乐之城。”

郎朗判断得没错——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青岛市民得以再次徜徉艺术的海洋。在郎朗钢琴独奏音乐会为岛城乐迷带来这场顶级音乐演出之前的9月10日,国家顶尖芭蕾舞团中央芭蕾舞团带来的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在青岛大剧院华丽上演。为期51天的“2021青岛·大剧院艺术节”,有31个项目、49场演出,涵盖话剧、歌剧、舞剧、音乐剧、合唱、音乐会、演唱会、儿童剧、讲座9种演出类型,大型重点演出项目多达十余个。其中包括吕思清小提琴独奏音乐会、文华奖舞剧《沙湾往事》、“中国一流、亚洲前列、世界著名”的中国爱乐乐团交响音乐会和中国交响乐团合唱音乐会等全球顶尖演艺资源。这些演出盛事带来应接不暇的演艺大餐,让市民在家门口尽赏世界经典。

高端演出在青岛能频频“落地”,当然是因为青岛有接得住它们的优秀的文化硬件。主城的青岛大剧院、西海岸的凤凰大剧院、即墨的博兰斯勒大剧院等地标式剧院,以及更多可接纳音乐剧、交响乐、舞蹈、儿童剧等各类艺术式样的专业演出场所,打造着富有张力的青岛城市演艺空间。在青岛,高端演出正成为城市“会客厅”,串联起文化管理者、文化创造者、文化接受者。

青岛吸引了麦田音乐节、凤凰音乐节、《如梦之梦》等一系列知名IP演出项目落地。完备的艺术门类、优质的演出质量,既满足了广大观众精神审美的需求,也滋养着这座城市的市民,因而推动着文化艺术和文化产业的发展,打造着青岛独有的文化个性。

不只郎朗给青岛观众点赞。9月10日晚上,中央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冯英也盛赞青岛浓厚的文化底蕴不断吸引世界级演艺资源汇聚于此。她说:“中芭对青岛并不陌生,我们的看家戏《红色娘子军》、 三章芭蕾《沂蒙情》都曾多次在青岛大剧院的舞台上与大家见面,去年,我们更是在一场绚丽多彩的《芭蕾精品晚会》中与亲爱的青岛观众们共同跨年,这份感动让我们记忆犹新。今年因《天鹅湖》再次来到美丽的青岛,我们的内心都非常兴奋和激动。因为青岛是一个美丽开放的城市,这个城市对艺术的爱让我印象深刻。”

“郎朗音乐世界”将落户即墨古城

“我非常喜欢青岛,每年都来青岛,尤其夏天会来这里度假、泡温泉、吃海鲜,一会儿结束我也吃海鲜去,我特别喜欢这边的气氛。”郎朗在采访中毫不掩饰对青岛的喜爱,盛赞此处是风水宝地,“青岛风景宜人,风水宝地,还有很多热爱音乐的人,绝对是个宝地,我肯定每年都会来,希望来这里的时间多一些。”

郎朗在接受采访中透露,未来“郎朗音乐世界”将落户即墨古城。“即墨古城正在装修‘郎朗音乐世界’,这是专门为下一代学生打造的钢琴学校,之所以选在即墨古城,是因为那里很有底蕴,在那里做训练很不错。同时,那里汇聚很多国内外游客,再加上古城独具的穿越感,以后可以做音乐节,让大家感受音乐气氛。”

郎朗与青岛是有缘的,这缘分不浅。他和他的音乐,与青岛的交集不断加深。

2020年11月,“郎朗的院子”在即墨古城揭幕。彼时,郎朗就将其20年录音生涯巅峰中最具个人色彩的专辑《哥德堡变奏曲》带到即墨古城,并将自己儿时练过的第一架钢琴放进“郎朗的院子”里。

时间再往前回溯,2019年7月,“郎朗和他的朋友们”音乐会在即墨举办。音乐会上,郎朗为乐迷带来了《胡桃夹子》《致爱丽丝》等经典曲目。其中,郎朗和妻子吉娜·爱丽丝的四手联弹《彩云追月》将演出推向高潮。本次音乐会前,郎朗更是与百位青岛琴童在龙泉湖畔合奏。当时在接受采访时,郎朗坦言:“即墨已经快成为我的第二个家乡。”

更早的2018年7月,随着郎朗奏响第一个音符,青岛凤凰之声大剧院拉开了正式运营的大幕。当时郎朗对青岛的音乐发展大加赞赏,称青岛“音乐之岛”名不虚传。

近年来,除郎朗外,谭盾、叶小钢、小柯、杨丽萍等音乐及其他艺术领域的顶尖艺术家与青岛的交流不断加深,艺术家的频频光顾和驻留,势必会为城市带来新的艺术动能和非同寻常的影响力,推动和促进青岛文化艺术的发展,并吸引更多艺术家来青交流,形成旺盛而有活力的艺术生态。青岛向外输出了吕思清、刘扬、李传韵、王亮等世界级演奏家,青岛也引入了“叶小钢工作室”“谭盾音乐周”“郎朗的院子”等顶级音乐家项目。不同文化背景的艺术家来到青岛,带来的是文化观念的交流互动,是对城市文化在艺术维度上的拓展和丰富。与此同时,艺术家们在青岛进行的创作和表达,也丰富了人们对这座城市的想象。

人物小传

郎朗,中国钢琴演奏者,联合国和平使者,数所国际一流音乐学院的荣誉博士。在其音乐生涯中,曾六次受邀格莱美,六次登上央视春晚,曾与世界上所有顶级乐团合作过音乐季套场音乐会并且完成所有世界超级乐团的开季庆典音乐会,实现了古典音乐界“大满贯”。同时他也是第一位与维也纳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及美国五大交响乐团等所有世界一流乐团长期合作并在世界所有著名音乐厅、会堂举办过个人独奏会的中国钢琴家。被《芝加哥论坛》誉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年轻音乐家。被美国《人物》评选为“20位将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