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淌水》的故乡,究竟有多美
网易云音乐的翻身仗怎么打?
他带青岛乐迷攀越“音乐珠穆朗玛
疫情拦不住的,是创作与想象
新天安堂里藏着个“音乐厅”

网易云音乐的翻身仗怎么打?

2021-09-13 13:17 主页 来源:未知
网易云音乐的翻身仗怎么打?

继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发布处罚决定书、要求其在三十日内解除与上游版权方达成的独家协议后,8月31日,腾讯发布声明称绝大部分独家协议已按期解约。

就在腾讯声明发布的当天,网易也发布了2021年Q2财报。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毛利率首次转正。

一直以来,独家版权都是腾讯音乐最大的“护河城”。在此之前,腾讯音乐拥有包括周杰伦、五月天、梁静茹等在内的独家音乐版权。而当这一护河城“消失”,是否就意味着网易云音乐有了“翻身”的可能?

01 丁磊隔空喊话:腾讯音乐“阳奉阴违”

在腾讯处罚书发布之时,行业普遍认为,持续6年的独家版权大战终于结束,曾饱受独家之困的平台、音乐人终将迎来行业新生态。但很快,他们也发现,版权竞争永远不会消失,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

网易2021年Q2财报的分析师电话会上,网易CEO丁磊突然对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一事称,“网易非常期待这是一个真心实意、不含任何阳奉阴违的决定。”

丁磊为何要隔空喊话?这要从两家的相爱相杀说起。

2018年,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达成曲库互授合作。其中,腾讯同意互授99%的版权,留下了最关键的1%,其中,就包括了周杰伦、五月天等主流歌手的版权。

彼时,“周杰伦”三个字对任何一个音乐播放器都意味着15%的DAU(日活跃用户)的增幅。腾讯音乐留下的1%,就是丁磊所说的“阳奉阴违”所指了。

随后,丁磊表示,“我们有足够的资金购买版权,请放开授权”——足见网易云音乐对这1%的音乐版权的渴望。

但“放开授权”和“获得授权”是两回事。假如腾讯音乐不放开授权,网易云音乐没地方可买;若腾讯音乐授权的价格过高,网易云音乐能否买得到?

02 在版权问题上,网易云也“阴奉阳违”?

有意思的是,网易云音乐喊话腾讯音乐的同时,自身正被另一家公司指责为“阴奉阳违”。

9月4日,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发布了一份《关于“网易云音乐”平台长期侵权行为的声明》。

“‘网易云音乐’在向其用户提供我司拥有独家授权的相关音乐作品时,并未取得我司相关授权。自2019年12月至2021年6月期间,‘网易云音乐’平台涉嫌侵权我司音乐作品数量高达10800余首,严重侵害了我司的合法权益”。

除没有获得授权之外,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还表示“在明知未获得我司授权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依然通过向其用户提供这些侵权音乐作品获得了包括流量、会员收益、广告收益等在内的巨额经济利益”。

虽然该事件还未有最终定论,但由此不难看出的是,不管网易云音乐还是上海陌川音乐工作室,大家对于独家音乐版权的愿望都是不要“阴奉阳违”。

其实,网易云音乐与版权的“战争”远不止这些。

2018年,网易云音乐失去了杰威尔音乐(周杰伦歌曲版权公司)的版权而下加架了周杰伦音乐。但随后,有网友指出,网易云音乐在2018年周杰伦相关作品版权授权期限届满后,制作了一张包含200首歌曲的《周杰伦热门歌曲合辑》的数字专辑,以付费售卖的形式通过多个客户端提供给平台用户。

在线音乐的发展史,是一部版权争夺史。版权,让一些平台繁荣也让一些平台消失。业内人士对壹DU财经表示,“版权只是音乐平台的基础,但并不是决定发展的唯一因素。”但独家版权也确实抬高了行业门槛。因为在过去,独家版权通常和高额预付金捆绑在一起,即不通过音乐最终产生的流量结算,而是提前支付一笔高额预付金给版权方。而这也是抬高独家版权的原因。

03 网易云音乐打翻身仗,胜算几何?

腾讯放弃独家版权,意味着网易云音乐的春天到了吗?其实丁磊对腾讯喊话,也只是网易云音乐发展路上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而已。

首先看腾讯方面对版权的掌控力。腾讯音乐与上游唱片公司的合作多年,与版权方的合作并不止于版权,而是已深入到资本层面。2019年,法国媒体集团维旺迪将旗下环球音乐10%股权出售给以腾讯为首的财团。今年1月,腾讯将其持股比例提升至20%,此外,腾讯还在去年收购了华纳音乐10.4%的股份。

这意味着,网易云音乐虽然获得了购买的权利,但依然是行业下游的被动一方,很有可能其支付的版权费用会以其他方式被腾讯音乐收入囊中。

其次看平台服务形态。经过多年的发展,腾讯音乐早已构建起涵盖听歌、K歌、直播等音乐娱乐链条服务,而网易云音乐虽一直致力于社交属性,但几乎是孤军奋战。

2019年,网易云音乐迎来了阿里和云峰基金的资本加持,被纳入阿里88VIP生态。但“听歌”依然是用户的核心需求,版权才是硬通货。在版权上的失利,也让网易云音乐步履为艰。

QuestMobile统计数据显示,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2021年月活用户数量分别为2.47亿、1.94亿和1.79亿,官方统计未去重情况下产品总月活达8.39亿,而网易云音乐的月活则仅为1.83亿(招股书口径为1.81亿),两家的用户数据差距明显。

最终,回到网易云音乐自身的情况来看,情况也并不乐观。

根据网易云音乐的招股,其近三年亏损额为50亿元,其中,音乐授权占去大部分成本。此外,部分音乐授权协议规定网易云音乐支付最低保证金,而这部分保证金可能会带来业务、财务状态及经营业绩方面的不利影响。

当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后,网易云音乐获得了更多与版权方合作的机会。但另一方面,购买版权所造成的成本增强,极有可能把财务状况本就不乐观的网易云音乐拉入更大的亏损之中。

在营收上,网易云音乐2018年至2020年经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18亿、16亿和16亿元。今年Q1净亏损从上年同期的5亿元收窄为3亿元,今年Q2毛利率首次转正。但是,按招股书的预期,网易云音乐到2023年底都将持续亏损。

不过,此次网易云音乐赴港上市被市场认为是想通过上市回血,为后续的发展补充资金。但在8月9日,网易云音乐主动喊停IPO,对外称是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因素的综合考量,后续将选择更好时机推进。

一位业内人士对壹DU财经分析称,投资者对网易云音乐盈利能力的悲观预期也是其暂停IPO的重要原因之一。

写到最后

网易云音乐承载着丁磊对音乐的情怀和对社交的执念,但时至今日,网易云音乐已成为在线音乐行业的“孤勇”。

此时,就算腾讯音乐真正解除独家版权,网易云音乐如无真正的“杀手锏”,势必很难走出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