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对身体和大脑的影响
还原+创新,音乐要做的不止是复
《小河淌水》的故乡,究竟有多美
网易云音乐的翻身仗怎么打?
他带青岛乐迷攀越“音乐珠穆朗玛

还原+创新,音乐要做的不止是复刻

2021-09-13 17:16 主页 来源:未知
还原+创新,音乐要做的不止是复刻

“有新的感动会覆盖以前的感动。”当舞台上的陈粒最后一首安可曲唱罢,她转过身,对着舞台下,镜头外缓缓道谢。在旋律和镜头“声光电”的烘托下,“现场”的氛围被推到了高潮。

这并非来自哪一场音乐节压轴或是livehouse的现场,而是出现在一场线上演出。在陈粒道谢之后,“粒粒晚安、大家晚安”、“感动”的弹幕铺满了屏幕,像极了线下演出结束后,驻足在舞台下不愿离去的观众。

9月3日,陈粒带着她的新专辑登上了抖音“夏日歌会”,在线上带着她的万千歌迷朝着《悠长假期》“粒”刻出发。

特别的是,这并非是一场简单的线上演出,更像是一场视听结合的音乐电台——演出的形式包裹在“日落电台”中,而来自好妹妹乐队的秦昊、张小厚则化身电台主播,在互动对谈环节承担起连接音乐人和用户的作用。

台上,陈粒带来的不仅是她的音乐,也有这一路走来对音乐的理解;屏幕外,乐迷不仅仅只是一个听客,也通过投票解锁安可曲、线上问答的参与成为演出的一部分。

这让不少前段时间因为疫情没能参加陈粒演唱会的歌迷得到了慰藉。

事实上,不止是陈粒。过去一年间,由于疫情的反复导致线下各大音乐节、live house或延期、或停办,伴随着今年乐夏的缺席,不止让音乐人们苦不堪言,也让不少乐迷都觉得“这个夏天没那么夏天”。

而在抖音上,夏天正在慢慢恢复。在抖音打造的最新娱乐IP"抖音夏日歌会"上,无论是首场演出"乐队专场"当中,刺猬、旅行团、夏日入侵企画三支乐队先后出场,隔着屏幕给观众带来了相当躁动的演出现场;还是欧阳娜娜和“鱼丁糸”继续带来音乐盛宴,展现"夏日歌会"的魅力;亦或是天后张惠妹用动人心弦的歌声,重新定义夏天……

而在音乐人和歌迷之外,抖音也在通过“夏日歌会”去探索着行业的新变量。

01|还原+创新,夏日歌会要做的不止是复刻线下

“那些听不见音乐的人,认为跳舞的人都疯了。”

当法国哲学家亨利柏格森在十九世纪初写下这句话时可能也没想到,百年之后,人们彼此之间共同载歌载舞会变成一个奢望。

是的,自从去年疫情伊始,我们似乎已经告别音乐现场很久了。音乐人歇业、livehouse转行、线下音乐节的开办数量看似不断攀升,但能否如期却成了薛定谔的理论。

曾经大热的线上云音乐live被一度认为会是线下音乐演出的替代品,也曾吸引众多平台纷纷抢驻。但事实上,在“抖音夏日歌会”之前,线上云音乐live已经从火爆到落寞经历了一个轮回。

关于线上云音乐live“失势”的原因,其中一个主流观点认为随着疫情趋势好转,线上的用户和流量终将回到线下。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此前的线上音乐live本质上更像是疫情期间的过渡产品,首先没有给用过户带来线下的体验和氛围感,找到自己的“替代”属性;其次,也没有发挥本身online的特点,创新听众和音乐人之间的交互,承担起演出市场的补充一环。

而这些留给行业弥足的遗憾,恰好在抖音夏日歌会上做了完善。

不同于线上音乐live初期,一台手机、一把吉他再加上一个音乐人弹唱就能撑起整场演出,打开抖音夏日歌会首先能看到的关键词,就是专业。

在对线下live的还原上:无论是在首场乐队专场中,舞台搭建的错落有致加上极致炫酷的灯效引燃刺猬、旅行团、夏日入侵企画炸裂现场、还是欧阳娜娜专场音乐与艺术的碰撞、鱼丁糸专场通过童话般柔和的声光电组合打造的光影森林、亦或是整个LED屏幕随着张惠妹歌声变化从舞台背后延伸至她的脚下…都能看到夏日歌会要还原的不仅仅是现场的音乐,还有针对不同音乐人各具特色的视觉体验。

而这种专业不仅表现在专业的舞台设置上,还有隐藏在幕后的“演唱会”级别的专业制作团队。

为呈现最好的直播效果,抖音请来不少顶级演唱会项目的制作团队,比如乐队专场与抖音音乐人专场两场歌会的制作方盛世轩辕此前也是DOU live、知乎好奇夜、迷笛音乐节等的项目制作方;而总导演则是来自2019麦田音乐节总导演同时也是杨坤御用演唱会御用导演的V Studio赵伯翀;而夏日歌会的音乐总监和导播团队也曾服务过周杰伦、陈奕迅、邓紫棋、蔡徐坤、李宇春、王嘉尔等多位顶级艺人。

而在发挥线上特色,拉近音乐人和听众距离这点上,夏日歌会也在创新。

其中最直观的是“竖屏”镜头的呈现方式。为了更符合小屏用户使用习惯,抖音从演出场地的设置、镜头的语言表达上,都特别为竖屏做了优化。而这种变化带来的效果显而易见,相比大屏采用横屏的方式,竖屏在小屏幕上能展示出更多的信息含量,也更容易用特写镜头展现音乐人的个人表演,营造出独具特色的“近距离”体验。

不仅是观感上听众和音乐人距离更近了,从互动体验上,乐迷也更加有了参与感——不仅在歌会开始前用户便可以通过「邀请好友为明星打call」的方式,解锁明星独家视频、明星海报及线下大屏等粉丝专享福利。并且会针对不同音乐人的设置出不同的互动玩法以营造出别样的氛围感。

比如在音乐才女欧阳娜娜直播中,她直接和现场网友互动,回答了何时出新歌、是否会一个人去旅行等问题;而在“鱼丁糸”直播歌会之前,便在粉丝中发起了“我就奇怪”寻人启事,按照“谁更奇怪”的标准决出六位参赛者,在直播现场连线进行决赛pk;张惠妹现场中互动环节则别出心裁地将部分歌单定制权交给了观众,设计了“思念必选曲"“疗伤必备曲”和“K歌必点曲”三个主题,由观看直播的观众在每个主题中"投票点歌"和"点赞解锁安可曲”;陈粒的歌会更是邀请了“好妹妹乐队”乐队作为助阵嘉宾,在落日电台的陪伴下中欣赏歌声……

可以说以往的线下歌会,台上的音乐人和台下的听众之间往往是单向连接的,而在抖音夏日歌会上,这种连接实现了双向交互,甚至用户本身就是这场演出的一部分。

02|线上歌会付费探索,夏日歌会如何搭建付费闭环?

在不久之前的张惠妹专场中,屏幕里除了感动之外,还刷满了不同的城市名称——大家都希望用弹幕的方式让张惠妹看到,有这个地区的歌迷在一直在支持着她;在欧阳娜娜的《夏天的风》和“鱼丁糸”《小情歌》旋律响起时,有歌迷在留言他们的音乐留给自己夏天的回忆;而在首场乐队专场结束后,不少歌迷通过抖音向台上演出的乐队致谢:

“谢谢你们,还给了我们夏天。”

这种由互动带来的感动,也是构成抖音夏日歌会独特的一环。这种感动也不仅是歌迷与音乐人之间情感传递,也是歌迷之间的情感共鸣。

这也恰好还原了线下歌会的意义——不仅是一次与偶像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也是一群同好聚集在一起的狂欢。

造就这些的其中部分原因,来自抖音夏日歌会推出了付费直播的新功能,而选择购票观看演出的都是喜欢当场的歌手和TA们的音乐的,也带来更纯粹的氛围。而这种氛围的感染下,也又给音乐人和观看演出的用户带来了更好的体验。

事实上,抖音夏日歌会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早在2014年歌手汪峰的“峰暴来临”超级巡回演唱会、2016年王菲“幻乐一场”音乐会时,行业已经开始了关于线上音乐live+付费的探索。但彼时的问题在于播送形式过于传统,歌手艺人的线上直播更多是作为线下演唱会的渠道补充,这使得演出没有直播感,用户和歌手艺人之间也缺乏互动性,于是在少数明星试水后就已销声匿迹。

后续在疫情期间,也有不少平台尝试“居家型live”和专业线下剧场表演的形式解决付费难题,但前者的问题在于难以带给用户更好的音乐体验感,更趋同于音乐人日常的”才艺直播“;后者则过于按照线下live的模式复刻,缺少音乐人和用户之间对应的线上互动创新,存在感越来越弱。

而抖音夏日歌会在线下专业演出的还原和线上交互的创新之间,似乎找到了一个中间阈值,在不断培养起用户为优质内容付费意识的同时,也为线上音乐演出市场探明了方向——单纯的依靠平台用爱发电显然不足以支撑行业长期发展,只有建立并完善用户付费机制才是推动的产业良性循环的开始。

长久以来,国内内容消费市场一直推进缓慢,其中原因之一在于经过过去几十年的盗版侵蚀,用户付费意识有所缺失;其二则是对于付费内容而言,缺少自己更高的壁垒和不可替代性。

通俗点来讲,优质内容只是基本要素,付费内容还需要有自己的特有价值。只有二者兼备才能真正的撬动付费,使得用户慢慢养成付费意识。而用户付费机制的建立,本质上也是对内容版权的保护,对上游版权方/音乐人/制作方的正向激励,从而诞生更多优质内容形成良性循环。

03|夏日歌会落地,线上演出奇点来临

不得不说,在国内,做音乐和赚钱经常是矛盾的。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过去几十年从平台到唱片公司再到音乐人,整个行业都过的凄凄惨惨,这一点对于音乐人尤甚。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显示,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的则只有9.3%。为了维持生计,多数音乐人无法全身心投入音乐事业。调查显示,国内全职音乐人占比仅为一成。

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很多情况下音乐其实无法给音乐人带来直接收入,从唱片时代开始,靠音乐吸引流量,积累听众,再到商演环节变现,已经成为了一条默认的行规。

但演出的门槛并不低。同样在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报告中显示,国内仅有三成音乐人有过演出经历(包含了餐馆酒吧、livehouse、大型音乐节三种不同规模的演出场所),且有稳定演出机会的音乐人集中在发达地区,二线及以下城市的演出市场尚未形成规模。

如何消除地域限制,让更多音乐人能够登上舞台,获得体面的收入,创作出更好的音乐从而形成良性循环,是整个行业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无疑,“夏日歌会”正是抖音在这方面的探索和尝试。

一方面,从内因来看,通过上述“还原+创新”的模式,抖音夏日歌会推动用户付费意识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

另一方面,从大环境来看,随着近两年短视频对音乐宣发作用的比重加大,人们音乐消费的阵地正在从流媒体平台转向短视频平台,无论明星歌手抑或是独立音乐人都开始重视并入驻抖音。

在庞大的用户基数和源源不断的创作者涌入下,一条在前期依靠音乐宣发精准获取用户,然后通过付费线上live获取回报的路线也愈加清晰。

而这套模式如果真正跑通,未来的想象力也不止如此。

第一是技术更迭之下,线上歌会有可能演进成为新型沉浸式的娱乐体验:

去年4月,美国歌手特拉维斯·斯科特在Epic Game的“堡垒之夜”举办了一场线上虚拟演唱会,一度吸引了超过1200万玩家,也引爆了“元宇宙”这个概念。随着VR+5G+超高清技术加持下,“夏日歌会”类的线上live有望凭借着高体验+高互动的优势有望打开另一个“元宇宙”大门。

第二是在内容品类的拓展之下,线上歌会有望真正进一步延伸至脱口秀、话剧、等更多元场景中。

从目前市场现状来看,随着今年疫情的反复,线下演出陆续的取消,让行业的何时恢复变得具有高度不确定性,也让线上演绎成为了一个长期命题;从用户需求来看,目前好的演出数量和人们日渐增长的文化消费需求存在着一定的供需不等,而线上歌会这种方便、观看门槛更低的方式也必然将成为未来的趋势。

而通过“夏日歌会”IP在音乐类型的线上歌会中占领到用户心智后,后续在向更多元的内容品类的探索下,也必将更容易形成规模效应,诞生更多内容IP。

本质上这是一场线下歌会的线上数字化转型,而在这场浪潮之下,不仅仅是付费直播内容的探索,也是一场对于未来行业新奇点的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