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型音乐IP《我要出唱片》
秦四风:为音乐而做,不迎合时代
音乐对身体和大脑的影响
还原+创新,音乐要做的不止是复
《小河淌水》的故乡,究竟有多美

秦四风:为音乐而做,不迎合时代

2021-09-14 11:21 主页 来源:未知
秦四风:为音乐而做,不迎合时代

“2021年9月,距离我上一次在Blue Note Beijing 的演出已经过去三年了。

在Blue Note China 五周年之际,也是「SEDAR」专辑出版五周年之时。我会尽全力演奏。虽然,体力不如从前,但是干劲还是足的,要做当代的优秀中年人……”

—— 秦四风

Q

A

BN:您最喜欢的原声乐器是?

秦四风:钢琴。钢琴的共鸣最丰富。最喜欢的电声乐器是贝斯。

BN:您最喜欢的大自然的声音是?

秦四风:下雨声~我有Apple Music中下雨声音的合集。

BN:您更倾向哪种音乐创作?是发掘自我还是记录众生?

秦四风:不冲突。一个入口,一个出口。众生是入口,看到,听到,然后自己表达出来。自己是出口。

BN:您其实是有很多种身份的:钢琴家、制作人、导演……那么,在从事不同的艺术创作时会产生通感吗?

秦四风:我小时候先学的画画儿和写字,然后又学音乐,对艺术最开始就是有画面感的。后来弹琴时也在想着画面感;导演或者自己演的时候,想着音乐的时间性;带领大家排练的时候,会想制作的问题。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互相联合在一起想的。

此外,我还喜欢多种多样的工作,比如用电脑设计logo、设计封面,很多视频也是我自己做的。发自内心的喜欢,每一个自己都能完成,对这件事本身有兴趣,我就是这样。

BN:聊聊音乐,如果说您每个阶段都会追求更好的音乐标准,那您怎么看过去的自己和音乐的?会不会也会经常被过去的自己感动?还是别的什么情感?

秦四风:我觉得这是个挺好的问题,先反着回答哈,我会被自己之前的音乐感动。但是,这个感动是因为音乐性的存在。做制作和创作很多年,我知道什么东西是不受时代影响的、什么东西是受时代影响的?有一些风格类的东西是时代性的,这些东西也会受时代影响。但音乐本身的旋律性跟和声是不过时的,而且它不会随着时代而退步。

所以,从音乐理论的角度来说,曲风和种类这些是乐评人喜欢聊的。本质上来说,乐评人跟音乐家是对立关系。音乐家只讨论音符,音符的构成如果前后连续的,那就是旋律,如果是多个音一起响,那就是和声。如今的很多人,会比较向往有一个新的曲风出现,这样反而容易被其所蒙蔽。这些所谓的曲风,恰好又是乐评人喜欢的,因为他们只能用文字来形容音乐。但其实,音乐是形容不了的。

音乐跟其他艺术有一个截然不同的点,就如叔本华所说,所有其他的艺术,如舞蹈、文学和绘画,它们都是有现实当中的参考物:人的形象、人间的故事等。但音乐完全不是。音乐,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是百分之百的精神和思想的流露。所以,音乐的本质的精华和存在是旋律和和声的本身。

每隔十年,音乐制作的技术和手段肯定会不一样。听之前的音乐制作会觉得简陋,因为现在制作领域科技太发达了,之前我最早做音乐的时候还没有电脑呢,现在电脑也逐渐越来越好,制作音乐的手段也逐渐的丰富。其实导致现在的音乐制作门槛儿非常低,不太懂音乐的人,用一个软件儿拖来拖去,转来转去也能做出来还不错的音乐。这是科技的进步,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音乐也变得不值钱。

BN:排除风格和时代不谈的话,您更着迷音色、节奏、律动还是和声?您认为这些是否应该被分开讨论?

秦四风:节奏跟律动还是有分别的,节奏是固定的,每个人演奏这个固定的节奏出现的律动感不同,所以这个“律动”指的是每个人的表现,音色也是。我对和声也很着迷啊,这些都是音乐的几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经常制作音乐,从制作人的角度来说,对这些必须都要很敏感,其实不光是我这样,例如鼓手,他会练习很多节奏,然后找到自己的律动,然后他敲击的每一下,也在变换着和尝试找到自己最喜欢的音色,等等。所以说,这些应该是不可分开的。

BN:本次的乐队阵容和上次有别,鼓手贝贝和打击乐手小黑的组合很有意思,你们是第一次合作吗?

秦四风:我之前的乐队也有鼓,但是没有打击乐,打击乐是一个色彩,在SEDAR BAND这个以键盘为主的乐队中应该算是一个新鲜的尝试吧!新鲜的结合,对我的音乐来说,也是一种色彩性的增加。

BN:关于这次在Blue Note Beijing 的演出,您最期待的是什么?

秦四风:SEDAR BAND 五年来不下100场演出,最重要的是,同样的作品,在上百次演出之后,还会有新的表达,新的处理。其实我目前的期待很短浅。就是希望能尽量玩得开心,演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