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音乐教育意义非凡
他用喜欢,经营了一辈子的音乐人
山东男子开“网红学校”教音乐
60岁崔健 音乐不曾止步
成都首个沉浸式音乐互动展来咯

他用喜欢,经营了一辈子的音乐人生

2021-09-20 15:28 主页 来源:未知
他用喜欢,经营了一辈子的音乐人生

台北都会区的85楼餐厅里,来用餐的人不仅能欣赏绝美夜景、品尝珍馔、还能聆听现场演奏的美妙音乐,享受优质的精心安排。就在乐手舞台上,庄庆元一身西装笔挺、风度翩翩地吹奏一首首动人歌曲。他的音乐如微风,让气氛变得融洽舒服,令人留下愉悦的用餐体验。

|因为喜欢,就去找机会|

庄庆元是中视大乐队长达二十余年的当家萨克斯风手,他流畅充满韵味的吹奏,在众多华语流行音乐中贡献声响,例如经典男女对唱〈无言的结局〉前奏的萨克斯风,就是他留下不凡的声音记号。

因为父亲是京剧演员,时常会有票友(注1)来家中轮流唱着京剧或歌仔戏,自小就浸泡在唱念做打的戏曲世界里。某次欣赏到鼓霸乐队的演出,当下被那自由流畅动感的音乐给深深吸引,心生向往地想要跟进学习却不得其门而入,就此“学音乐”成了生命大事,静静的放在心上,期待机会降临。

只身一人来到台北就读高中的他,苦候的机会到来了!当时高中乐队正好有缺,他从缺额的萨克斯风入门,终于启动了习乐之路。那时萨克斯风吹得不好,反而当乐队指挥带队比赛经常得奖回来,“虽然不是乐手,就很喜欢音乐,当指挥也可以”。指挥经验启发他明白,面对乐团合奏,要知道其他乐器正在发声什么,才能不温不燥地加入自己。

高中毕业后他瞄准了空军蓝天艺工队,“听说入队需要考试,我赶快打听哪位学长是主考官,先作弊收买他,提前拿到考题后加紧练习,面试时就顺利通关了。”入艺工队时恰巧又缺萨克斯风手,庄庆元很自然地接上,利用军旅生活钻研萨克斯风,那时认识了日后也曾在中视大乐队任职的贝斯手叶天赐。

“我在军乐队时每天早上五点起床,趁一早醒来嘴唇还没力气开始练琶音。为了要早起,特地商请负责伙食采购的老士官,在出门采买前叫我起床。”勤加练习下,终于把自称像破铜烂铁的噪音,慢慢地练成悦耳舒服的乐音。

|贵人点窍,用代班做起步|

练习音乐时最注重什么,他不假思索地说:音色。刚开始吹,听起来刺耳是因为不懂如何运气使气,不了解嘴唇与吹嘴竹片之间的关系,除了多加练习,别无他法。当时他也买教科书研究技巧,靠着自律与喜欢,一点一滴累积能力。

至今过了数十年,他对高中乐队教练的提醒依旧铭记在心:一定要听得到别人的声音,不要只顾自己吹大声。当时他对这番话很不以为意,现在想想,这话除了反应讲者人格修为,更说明音乐在和谐的状况下才好听。

另一位启蒙恩师是同属管乐器的小号乐手张添旺。当时庄庆元对于转调一筹莫展,于是向当时在军乐队很活跃的张添旺请教,得到的秘诀是——每个音都可以当作1(Do),然后再去找它的Re、Mi、Fa、Sol依此类推。庄庆元就凭着这句话得到个中要点,先从最简单常用的练起,再进阶从升降记号最少的下手,逐步推展至结构复杂的主调。

音乐是兴趣,也是养活自己的一技之长。面临退伍的他,未雨绸缪地打算著将来,在休息时电话联络熟识的乐手,四处寻找代班机会,军队休假时再去做场。

|从不懂到变懂|

初生之犊不畏虎,庄庆元在憨胆照路之下,遇到困难时来不及害怕,只想赶紧找解决办法。第一次代班是在当时有名的西餐厅—77俱乐部,替资深乐手蓝宜明代班,当晚发生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事。

工作结束后蓝宜明到场关心,庄庆元向前辈表达感谢之意后提出疑问:“为什么一整晚Sax低音吹不下去?”,蓝宜明听了觉得有异,遂拿起借给庄庆元的萨克斯风先吹了一下,发现所言不假,仔细检查才发现,原来是清洁乐器管内、吸收水汽避免潮湿的通条布没有拿起来,“因为低音吹不下,整场都是走高八度,跟谱不一样。”说起陈年糗事忍不住哈哈大笑,眼角上扬的皱纹尽是见证青春的印记。

还有一次,当时他会的西洋歌少,吹了整晚终于等到一首歌是熟悉的,想要趁势大展身手,庄庆元不假思索地吹着主旋律与歌手声音重叠了,突然间他听见鼓手前辈憋著嘴、边打鼓边小小声说:“少年耶,莫Melody(不要吹主旋律)。”当下他没有反应过来,前辈索性说随便吹先照做,事后他才明白前辈的意思是要他即兴、试着插音。这就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即兴过程。

因为不懂Ad-lib(即兴演奏)与Blue Chord,只好请前辈帮忙听音写谱,再背谱练习,当时上台吹的即兴都是硬背的,后来慢慢培养出创造乐句的能力,才懂得处理即兴。经历了苦涩的摸索期,庄庆元遇到从美国学成归来的翟黑山,跟他学习乐理,才解开只知其一不懂其二的音乐难题。

“一切都是从不懂慢慢的变懂的。”

注1:票友:传统戏曲用词,指业余的戏曲演员或乐师。

|与爵士乐一同进校园|

解严后,台湾艺文活动逐渐挣脱威权时代的限制,尝试着走出一条自由的活路。翟黑山主张台湾需要大众化、现代化与艺术化兼具的乐团,让旋律飘扬民间,才能达到陶冶性情之效。为此他着手筹划推广爵士乐,积极安排要让爵士乐扎根校园,并找来当时的八位好手:鼓手黄瑞丰、吉他手许治民、贝斯手郭宗韶、钢琴杨灿明、小号叶蕤、伸缩号朱建章、中音萨克斯风萧东山,与次中音萨克斯风的庄庆元,组成爵士大乐团,进入大专院校与大学演出。

庄庆元表示,曲目内容着重教学,用平易近人的爵士乐,拉近大众与音乐的距离。分享时翟黑山老师会一边教学一边请乐手示范即兴,让人更明白爵士乐的美妙之处。乐手们都十分乐意追随翟黑山老师的脚步与前进,只要他安排了场次,都不辞辛劳地到场。这乐团经历了约2年的运作,中间有经历团员变动。

|夜总会大乐队的风采|

庄庆元凭借着诚恳努力,一步一脚印地获得前辈认同,逐渐取得稳定的工作机会。

当时的音乐场所有歌厅、舞厅、夜总会、电视,音乐水准依次往上抬升。25岁的庄庆元在华都舞厅驻场,为职涯起点。他还记得,仍是学生的邓丽君就在对面国际舞厅登台,丽声歌厅就在新生南路与林森北路的交叉路口。半年后他离开了华都加入沙西米乐队,前进到更高层次的音乐领域。

1960年代台湾爵士大乐团来到黄金时期,饭店要有大乐队驻场才能列为高档。当时最有名的乐队莫过于由别号沙西米—吴光麟率领的统一大饭店香槟厅夜总会乐队,以及翁清溪领军的华国大饭店万岁厅夜总会乐队,两处分庭抗礼。想要进入听歌跳舞,女性需穿着晚礼服或裙装,男性则要穿西装打领带才行。门口还会特意准备西装领带,供没有准备的男士借用。

在沙西米乐队的庄庆元,还记得乐队成员有:钢琴杨灿明、吉他许治民、贝斯侯乐里、鼓手张达民、小号黄文平、伸缩号朱建章、长笛吴盛智、他负责次中音萨克斯风(Tenor)以及沙西米负责中音萨克斯风(Alto)。沙西米的音乐风格偏向Fusion,演出曲目融合民谣加以改编,节奏完全跳脱传统,在当时可谓相当新潮;而翁清溪乐队的音乐是精致、偏重即兴的爵士乐,两者各有厉害之处。此外,沙西米演出前会宴请乐队,让乐手感到倍受礼遇,也连带提高乐手在音乐表现上的自我要求。

在“台湾钱,淹脚目”的疯狂年代,庄庆元在Piano Bar做场时,常遇到客人开酒请全场,因为钢琴手酒量极差,只要他一醉,乐队等同于提早下班,庄庆元最喜欢这个时候了。

他还记得,做场时歌手上台前会先向乐队敬礼,据说是日治时期流传下来的礼仪,那举动代表着:谢谢乐队的专业伴奏,使得我的演出更加完美。歌手会自备歌谱,请乐队依谱伴奏。遇过最吹毛求疵的歌手就是苏芮,因为她清楚自己适合的音域与节拍速度等,一切都写在谱上,对于音乐的坚持与要求让他难以忘怀。

|一脚跨入电视台与录音室|

当时三台都有该台专属的乐队,中视因跳槽事件流失许多乐手,身为乐队指挥的林家庆不得不到各大夜总会明查暗访,寻找合适人才。林家庆若遇到觉得不错的乐手,会先邀请他到录音室录歌,若通过考验即一举成为中视大乐队与录音室乐手。庄庆元就在那时有幸被他发掘。

“如果我不在中视摄影棚,就是在前往录音室的路上。”成了庄庆元的最佳生活写照。当时琼瑶连续剧歌曲大都是刘家昌操刀,由中视大乐队演奏录音,随着戏剧走红,中视乐队的乐音经常在友台频道播放,成为作品曝光度高的电视大乐队。

“当时录音室乐手酬劳是录一次12首歌一千元,高于军公教人员薪水八百至九百元月薪,收入相对优渥。”除了连续剧,庄庆元也参与丽歌、歌林唱片录音,例如:凤飞飞〈祝你幸福〉就参与原曲录制。

为了平衡兴趣与工作,他坚持保有外场的工作机会。对他认为,电视台乐队是依谱完成伴奏,外场是自由即兴玩音乐的空间,两者都是称职乐手不可缺少的能力。

1981年,邓丽君在迪斯角夜总会举办了赴日发展后返台第一场演出。担任迪斯角乐团领班的庄庆元,目睹邓丽君带来的日本乐队与Sound man(音控),端出了精准细腻的好音乐与现场声音的优质处理,使他十分惊艳!这场演出展现了邓丽君接受日本流行音乐界洗礼后对音乐品味更加卓越,也触发了庄庆元检视自我对声音的态度。

|Let’s Jazz Walk in Taiwan|

自称“爵士游侠”的翁清溪,曾获第18届金马奖“最佳电影插曲奖”、第10届金曲奖“特别贡献奖”与第45届亚太影展“最佳电影原声带奖”。投注一生的热情给音乐的翁清溪,在1998年与2000年,推出了两张《Jazz Walk》爵士乐专辑,《Jazz Walk 1》以台湾民谣为主,透过编曲赋予歌谣全新的爵士风味,使流传许久的民谣转身一变拥有新样貌,延续歌曲被聆听传唱的价值;《Jazz Walk 2》则是以翁清溪的自创曲为主,如〈月亮代表我的心〉〈葡萄成熟时〉〈爱神〉等经典之作,换上爵士妆容录制而成的专辑。

庄庆元提到,想留存台湾的好音乐做为纪念,是翁清溪录制专辑的初衷,他号召了三台电视乐队菁英组成“台湾爵士大乐团”,团练后进录音室制作。乐团成员大多是同时期的三台电视台乐手,庄庆元亦是成员之一,大家纷纷步入花甲古稀的岁数,借由音乐让老朋友再相聚话家常,倍加珍惜这难得的缘分,别具意义。

电视台拥有直属乐队是从1967年“台视交响乐团”为起点,后来因应需求在1971年扩增了“台视大乐团”。中视大乐队在1970年成立,华视大乐团随着电视台开播亦在1971年成立,老三台电视乐队全部到齐后电视乐团进入战国时代,直到大型综艺节目式微,音乐需求改为小编制的乐队为主,三台乐队自1998年起陆续解散。电视台乐队的兴盛衰弱,留存了一个世代的音乐气味,印记了大乐团时代与流行音乐发展下不同视角的乐界状态。

|当整个台北都泡在爵士|

1995年10月10日的畅销报纸,以全版版面主题式大幅报导台北市爵士乐音乐餐厅,钜细弥遗地描述数家餐厅的特色并列表比较,反映了当时大台北地区追求爵士乐的热爱,蔚为当时休闲风潮与生活品味的指标。报导中,卡邦音乐餐厅居为报导要角。

卡邦音乐餐厅在筹划开业时,庄庆元受邀规划现场音乐表演,他将多年走跳江湖的心得融会贯通付诸于实践。首先,将节目划分为暖场区与三个演唱区,中间都各有休息时间。他借取幼时接触的平剧开场概念,先进一段气氛轻松的演奏乐作为暖场,接着歌手登台演唱45分钟后,休息再上场,反复进行2轮后结束节目。

不间断的演唱表演不好吗?留白会让音乐更美,这是他在美军俱乐部学到的。至于乐手编制是取经77俱乐部,采用具有温润声响的古老Double Bass、鼓与歌手小编制;音乐风格则是效法沙西米乐队,偏向新潮具娱乐性,使听众更容易进入氛围享受音乐。没想到这样创新的安排一炮而红,纷纷引起他方效尤。不久,TU、Brown Sugar等等数家音乐餐厅在内容安排上也跟进,掀起大台北爵士音乐现场演奏风潮,维持约十余年的音乐餐厅盛况。

|放感情,才能走一辈子|

随时打开耳朵听音乐吸收新知的庄庆元,用日常来建立自己的音乐气味。透过多听和练习,不断地加深口袋里的招数,无论是录音室或者任一现场,才能达成“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不败之地。

“进录音室时,制作人会先播放曲子一两次让你听,当下乐手就要明确判断如何诠释,完成制作人想要的味道。吹奏时,要将情感置入到每个吹奏的音符,乐句才会有感染力。”

庄庆元称自己幸运,用兴趣过活,还坚持很久不觉得疲惫。他养成了慢跑和打羽球的习惯,增加肺活量也储存体能,让兴趣可以更长久。运动时产生的竞争感,激起了不服输的意志,在运动过程中寻找突破,面对音乐也是如此。

“原本是不会吹横笛的,听到‘阳光合唱团’当家吉他手吴盛智吹出来的笛声,粒粒分明、柔顺好听,我心想:‘怎么会有人会弹吉他又会吹横笛?’当天我就去买教科书跟乐器回家苦练。”曾发誓不碰电脑的他,“之前看到阿娇(郭宗韶)为了编曲,花了一个下午坐在电脑前操作,觉得很累也不必要。现在科技改变了环境,为了音乐,我必须学习。”

“音乐最好听的时候,是音乐包围你的时候。当音乐包围了你,你自然突出。”这是他对于音乐的注解,也是乐士之路的总和体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