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村民证”真会玩!
这首垃圾歌也配上央视?
儿童音乐教育意义非凡
他用喜欢,经营了一辈子的音乐人
山东男子开“网红学校”教音乐

这首垃圾歌也配上央视?

2021-09-21 09:27 主页 来源:未知
这首垃圾歌也配上央视?

前不久与4岁学生聊天。
她问我:“老师,你听过《踏山河》吗?最近超级火。”
“什么河?”
“《踏山河》,我的好朋友都会唱。”
刚说完,她就哼唱起来。

“长枪刺破云霞,放下一生牵挂,望着寒月如牙……”

听她唱完,我蚌埠住了。


这不就是流水线生产的商业歌曲吗?现在孩子都学唱这种歌吗?
出于好奇,我上网搜了《踏山河》。
音乐流媒体平台热度高达71w,4.8w评论、收藏数100w+。
短视频平台更为火爆。
播放量高达62.8亿,并用音乐片段创作了5.4万个视频。

看完数据,再次蚌埠住了。
更让人意外的是,这首歌竟然还登上音综《天赐的声音》和央视《开门大吉》,狠狠地给大众又宣传了一波。


央综倒没说些什么,《天赐的声音》上,评委对这首歌进行了严厉抨击。
在他们眼里,这首歌不该登上专业音乐舞台,它没有传播价值。
不少网友也展开了批评。


但胳膊拗不过大腿,它能如此爆火,想必迎合了大多数人的音乐审美。
趁此机会,想与大家聊聊它受欢迎的原因以及它为何是一首烂歌。
如果放在10年前,想必没人说它烂。
当时的流行作品本就不多,不存在套路和弦这种说法。
4536251之所以被说俗,还是因为被音乐人用的太多。
当听众频繁听到这类和弦走向时,就会出现审美疲劳。

久而久之,就特别反感这种音乐。

但不要忘了,出现审美疲劳的那群人多属于听歌老手。
当一个人听惯一种和弦走向,就会转移到其他和弦。

以此反复,音乐审美自然会提高。
但对于那些平时很少听音乐的人来说,很容易被《踏山河》吸引。
它的结构简单,旋律也通俗易懂,再加上4536241的和弦本身就好听,所以初印象是极好的。
抛开它烂俗的本质,从表象来看,有那么一刻我觉得旋律还不错。
至于它为何能如此火爆,有两大原因。
其一,旋律不断重复,加强听众记忆点,大众更易传播。
其二,各大音乐流媒体、短视频极力推荐,平台助力各类网红翻唱,强行混入大众视野。
就这样,它的受众从幼儿到老人都被触及。
听几遍后,就会形成肌肉记忆。

一经刺激,就能很容易唱出旋律。
但它经不起时间的锤炼,我听完第二遍已经可以跟词演唱,第三遍开始感到乏味,直到最后导致心理不适。


简单说完它背后爆红的故事后,再来聊聊它为何不是一首好歌。

首先,分析一下歌词。

“秋风落日入长河,江南烟雨行舟,乱石穿空,卷起多少的烽火……”
乍一看,好有韵味啊。
仔细看,这是什么垃圾。
这是古风音乐的通病,故作浪漫或深沉。
华丽的外表下只是一架空壳。
流于表象的英雄主义,就像国内不少抗日神剧。
只要我有钢铁般意志,休想伤我分毫。

很假、很空,没有一丝情感共鸣。
除了假大空的歌词,逻辑还是硬伤。

看完歌词,根本不知道写的是哪位英雄人物。
“十面埋伏”是项羽说得通,但“长枪刺破云霞”、“枪出如龙,乾坤撼动”又是谁?
光是猜人物,网上就争论许久,想想也挺搞笑的。
其次,说一下旋律。
这是4536251的典型,旋律没有任何心意,平庸至极。
类似这种古风歌曲,市面太多了。
《半生雪》、《燕无歇》、《孤城》、《月有灵犀》…
主歌部分的两个乐句旋律基本一致。


虽然前后改了1-2个音,但无法改变落俗的命运。
旋律跨度太小,没有起伏,而且一个乐句重复音太多。
比如“江南烟雨”连续用了五个5,“穿孔卷起”连续用了四个1。
使用接连重复的唱名,怎么可能让人眼前一亮的。
到了预合唱部分,重复音就更过分了。

连续八个1,听得我头疼。
副歌部分的和弦还是重复主歌4536251,属于换汤不换药。

随后从头再唱一遍,最后再接一段副歌结束。
最后,再说一下演唱,这也是我最不能忍受的地方。

演唱与歌词高度不匹配。

如果说歌词是描写不怕流血、勇往直前的英雄,但演唱就像是临阵脱逃的庸兵。

七叔的演唱没有丝毫侠气,软弱无力、空洞乏味。
对于演唱,我特别反感做作的声腔。
为了营造悲伤的氛围,刻意把嗓音压低,再加上沙哑音色。
没有情感的演唱都是“耍流氓”。
无论从歌词、旋律、演唱还是编曲来看,这都不是一首好歌。
之前在B站看到一位Up主,他用30分钟创作了《踏山河》的弟弟《踏黄沙》。
从他的创作中,也揭露当今音乐市场的乱象。
流水线生产已经成主流。

之前我参加过一个短视频音乐活动,行业从业者也透露这一点。
创作者会根据大数据,分析听众的聆听喜好。

随后开始模仿热门单曲,进行大批量生产。

因为打造爆款并不容易,所以公司会在市场投放大量雷同作品,去冲击一首爆款。

数据分析师、作词、作曲、制作都有专门的负责人,一天能生产几十首。

这种模式下的音乐,怎么可能会有好歌?
曾经是大众选择音乐,现在是音乐选择大众。
很多人听歌已经是一个被安排的过程,通过大数据把你的听歌习惯分析透彻,然后精准投放,让聆听者陷入某类风格的死循环。
在资本家眼里,他才不管什么音乐有价值,只要能赚钱,就算是垃圾也会毫不犹豫投喂给大众。
所以说,面对音乐还是需要有鉴别好坏的能力。
想让这类音乐少一些,我们只有离它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