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唱作人》决赛收官,结果网
这群朋友用音乐唱响“我爱北碚”
原创3D音乐组曲《中国十二生肖》
2019厦门音乐季正式启动 打造四大
一个国家有一位音乐代表

《我是唱作人》决赛收官,结果网友吵翻了

2019-06-30 09:16 主页 来源:未知

《我是唱作人》决赛收官,结果网友吵翻了


昨晚,《我是唱作人》迎来最后的收官战,“团战+一对一捉对厮杀”,类似田忌赛马的赛制,让上半季与下半季晋级的唱作人“王王相见”。“神仙打架”的大阵仗吸引了观众的高度关注,“我是唱作人总决赛”在节目上线之后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

总决赛中,上半季唱作人热狗、高进、梁博、曾轶可分别对战下半季唱作人郝云、常石磊、白举纲、钱正昊。按说上半季的节目无论是从唱作人自身还是从其作品而言,贡献的话题度、出圈量、观众缘都要远超下半季,平局似乎应该是大家能接受的底线了,更何况上半季有梁博这样路人缘极佳的唱作人撑场子,所以出现上下半季1:3的结果确实很令人意外。

但在胡扒医看来,这种“王王相见”的高手过招,讲究的就是综合实力的比拼,除了唱作的硬实力外,音乐的风格、歌词的意境、歌曲与大众的贴合度等都会影响到比赛结果。正是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最终促成了昨天的1:3结果。

常石磊的《噩梦惊醒之后》如梦如幻的轻灵洒脱,简单的歌词搭配优美的旋律,令现场观众无不沉浸其中,仿佛进入梦境。这种带有实验色彩的音乐被石头驾驭的游刃有余,先让观众随着音乐缓缓入梦,最后再配合吉他手点出的清脆泛音,用如圣音一般的歌声轻唤观众。但纵观石头哥的这几期歌曲,虽然每一首都很令人享受,但它们却注定很难成为KTV里的热歌,因为作品的艺术感着实太强,一般人很难驾驭住,也很少有人会在情绪到来的时候单曲循环石头的歌,毕竟欣赏这样的听觉艺术,需要调动太多心绪。

虽然在下半季阵容中,钱正昊的年纪最小、阅历最浅,在试听间几乎就是个“不敢高声语”的乖宝宝,可一上了舞台,大家就会发现,几乎没有这个少年炒不热的场,他对不同音乐风格的驾驭度之高,远超他十八岁的年纪。一首《还不知道》,将雷鬼、流行融合的天衣无缝,把小众的音乐类型成功推到了大众面前并收获大众认可。到了《普罗米修斯》,钱正昊像是给自己迷人的低音炮嗓音通了电一样,音效撩耳至极,凭借呆萌可爱的外表、惊艳的唱功,成为了下半季唱作人的团宠担当。

总决赛的赛场上,钱正昊献唱的《Melotonin》,是一首十分另类的hip-hop,歌曲融合了trap、R&B、实验、电子等多种风格,气氛超燃,而且节奏感极强,据说小钱弟弟在表演的时候嗨到把舞台都跳碎了,真是有够投入了。而且,就连上半季的热狗哥也忍不住为小钱弟弟点赞。

作为一位即将就读伯克利音乐制作专业的18岁男孩来说,钱正昊的专业能力已经毋庸置疑,只是歌曲的实验性确实也限制了传唱度。

胡海泉《胡》的快乐自由、轻快的布鲁斯风格令人耳目一新,完全不同于以往羽泉时代的作品,正如他后台所说,这是他一直想尝试的东西,唱作人的舞台给了这样的歌这样的机会。

但从此也可以看出,下半季的唱作人似乎更多的是在把节目舞台当作“尝试音乐新边界”的机会。而对于这样的实验性作品,大众的接受度确实还需要时间来慢慢提升。

流量化与艺术性哪个对音乐更重要

一边微博吃瓜,一边整季唱作人看下来,想必多数小伙伴都注意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对于音乐本体来说,能否转化成更多流量以及歌曲本身艺术性的高低,对唱作者、投资者、听众等多方来说都是不得不首先考虑的两个因素,无论是实验音乐还是商业音乐,谁都绕不开这两个辩题。

在胡扒医看来,一部作品,其流量化程度的高低,并不一定就能客观反应其艺术水平的高下,尤其是在当今粉丝经济当道的传媒环境下,“人红作品”还是“作品红人”是个值得仔细玩味的命题。

此外,信息过饱和的时代,人们的心情难免浮躁,很容易被一些抓耳膜、抓眼球的东西吸引注意,客观上成就了一批火得很偶然的作品。去年爆火的《学猫叫》就是典型例子,后来歌曲被扒出完全抄袭徐良和吴昕的《星座恋人》,旋律简单至极、歌词单调重复,却在短视频平台引发一场大众狂欢。如此看来,像下半季这些勇于探索音乐新型态,坚持自我的唱作人提供的独一无二的新作品,实际也为这个市场注入了新鲜血液,也是音乐市场必须存在的一部分。

而艺术性强的作品,也不一定能在流量市场收获认可,尤其一些比较超前的东西,很容易坐了时代的冷板凳,相当的时间内被市场排挤,但好在这类作品一般生命周期都比较长,比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被少部分人守护着、保留着,过程中可能就成了经典。

当然,二者兼顾是最好不过的,唱作人、作品与观众和谐共促,才是稳定持续的发展良态。《我是唱作人》创造型地采用了上下半季的赛制,从上半季的话题度和热度到下半季回归音乐本体,每个人都代表一个个性鲜明的圈层。虽然节目也遇到了诸如音乐性与综艺调性是否冲突的疑问,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档节目成功地通过创新节目新形式、坚持优良内容制作,不仅让一批艺术价值与传播价值并重的原创音乐融入大众文化之中,更难能可贵的是它全方位、多角度、高质感地呈现了当下华语乐坛真实的音乐生态。《我是唱作人》为音乐类综艺节目拓宽了道路,彰显中国音乐的感染力,提升观众的鉴赏力,堪称综艺市场的“国货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