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音乐基地大玩5G新文创
甬籍音乐家江明惇的根脉与枝叶
苏州交响乐团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专
老中青三代合唱爱好者齐登台!
哈国骚乱中被捕的吉知名音乐人已

甬籍音乐家江明惇的根脉与枝叶

2022-01-11 18:04 主页 来源:未知
甬籍音乐家江明惇的根脉与枝叶



江明惇与“菊池”先生“半卖半送”钢琴的合影。(郭登杰摄)
2021年11月1日,宁波教育博物馆获捐《汉族民歌概论》《中国民族音乐》《中国民间音乐概论》等三部中国民间音乐经典著述。捐赠这些宝贵签名本的,是上海音乐学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我国当代民间音乐研究专家和教育开拓者江明惇。
江明惇籍贯宁波奉化,是文化望族江口江家的“明”字辈成员,也是我国当代药理学重要拓荒人江明性的堂弟。与父母辈一样,江明惇和他的后代对家乡宁波深怀感情。借着接收先生捐赠的契机,我们邀请先生畅谈了他的宁波根脉,以及与家乡难以割舍的音乐人生。
文风昌炽的奉化江家
晚清民初,奉化江口的望族江家,走出了江迥、江北溟、江南溟等三位文化教育界才俊,史称“奉化三江”。“奉化三江”不仅悉数献身教育革新,在文学造诣上也是比肩齐名,堪称近代宁波的一段家风佳话。江家传到“圣”字辈,许多家族成员已在上海、杭州等地广泛游历,大开眼界。其中,江闻道与兄长江圣达尤为先进,他们结伴辞别故园,远赴东瀛求学十载。江闻道后来入学东亚世界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东京帝国大学。在日本,江闻道耳濡目染了马克思主义学说,也对中华民族的救国强国之道展开了深邃、持久的思索。1928年10月,归国不久的江闻道经鄞县樟村籍革命家崔晓立介绍,在“白色恐怖”中加入中国共产党。江闻道和赵朴初、沙孟海等文化名流都是过从甚密的老友。1980年代,江闻道前瞻地擘画了“上海学”这一领域,而今“上海学”已然成长为世界城市文化研究的一面旗帜。
江闻道重视“以乐会友”,这主要是因为他自身酷爱黄钟。留学期间,江闻道便是远近闻名的“乐痴”。有一年,为筹得观赏著名歌剧《卡门》的票钱,江闻道不惜当掉“压箱底”的日汉辞典,东拼西凑买了一张靠后的“站票”。江闻道的乐品典雅、广博,可以很好地鉴赏多种跨文化的音乐艺术。据其自述,上世纪四十年代,他“看过白俄在兰心大戏院演出的《卡门》《浮士德》等大歌剧,日人指挥的《科贝利亚》《睡美人》《灰姑娘》等芭蕾舞。此外还看过犹太作曲家阿隆·阿甫夏洛穆夫作曲,京剧演员演出的《古刹惊梦》《琴心波光》等舞剧”。江闻道的结发爱妻、革命战友,江苏溧阳才女沈德钧,也有着高于常人的音乐素养。1930年,沈德钧曾应教育界老友邀约,为新登县(今富阳区)的一所小学谱曲校歌。用“琴瑟和谐”来形容江氏夫妇,是再合适不过了。


沈知白先生(1904-1968)
音乐“神童”崭露头角
1938年4月5日,江闻道喜续香火。江圣达给江家的这个新生儿取名“明惇”,祝愿他明志敦行。在江明惇四五岁时,亲友惊讶地发现小明惇音乐悟性卓殊,竟然可以端起口琴,一呼一吸吹得有模有样。江闻道老友、后来成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创校校长的姜椿芳尤为欣赏江明惇的音乐天赋,他决意牵线,延请湖州籍近代音乐学家沈知白为江明惇进行音乐启蒙。从6岁起,在沈知白安排下,江明惇先后于达克莱苔夫人、辛格尔、勃朗斯坦等旅华钢琴家指导下习琴,迅速掌握了远超同龄人的钢琴技法。
种种迹象让江闻道强烈地感受到,小明惇或是个不错的音乐家苗子。1946年,时仅8岁的江明惇迎来了改写他人生轨辙的日子。那是一个夏夜,首位给《义勇军进行曲》配管弦乐的俄裔犹太作曲家阿隆·阿甫夏洛穆夫,在自家花园里举办展示会,试演为郭沫若主编新歌剧《凤凰涅槃》所作的乐曲。江家父子应邀前去品鉴。当阿隆奏罢一曲,江闻道把小明惇搂到钢琴旁,向在场宾客介绍:“这是犬子明惇,他正在学琴,今天也让他弹一首,给大家助助兴!”在众人目光聚焦下,年幼的江明惇丝毫没有怯场,即兴演奏了模拟猎人追捕老虎场景的音乐小品《老虎与猎人》,把猎手心理活动与老虎负伤逃窜的踉跄姿态演绎得淋漓尽致。尾音落定,现场掌声雷动,郭沫若等到场的文化界嘉宾纷纷拥上来祝贺江闻道,恭喜江家出了个“音乐天才”。
就在鲜花和欢呼层层围住江家父子之时,一只手分开人群,拉着江闻道的衣摆把他引到了一边。江闻道不是很明白,为何沈知白要让他“借一步说话”。面对略显茫然的江闻道,沈知白打开了话匣:“兄台,刚刚有人建议把惇惇送到苏联去学琴,我看其实不可。”沈知白和江闻道对视了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孩子太小了,到苏联去虽然可以学得许多技术,但如果一个人过早地离开祖国,他的民族气质、民族感情会淡漠,我们要培养的不是一个钢琴手,而是一个民族音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