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2022新年音乐会昨成功举办
玩音乐一定要“科班”出身吗?
运营商音乐基地大玩5G新文创
甬籍音乐家江明惇的根脉与枝叶
苏州交响乐团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专

玩音乐一定要“科班”出身吗?

2022-01-12 14:55 主页 来源:未知
玩音乐一定要“科班”出身吗?
 
提起做音乐,就如同学画画和学表演等大多数艺术门类给人的第一印象一样——烧钱。毕竟,买乐器、请老师教学对一般家庭而言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尤其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音乐圈对音乐人的出身有了鄙视链。音乐学院之间会互相比较,不同系之间会互相瞧不起。
 
非科班出身的野路子更是被压在鄙视链的最底端。除非你有什么成就,否则天生就会被某些学院派认为差人一等。但是,野路子真的就比科班差吗?
 
 
 
 
 
“1
 
科班生与野路子的区别
 
 
 
 
 
很早就有网友对华语音乐总结出两大派系,一种是学院派系列歌手,也就是科班生,一种是野路子派系列歌手,即非科班生。
 
顾名思义,学院派就是正统音乐学院毕业,对音乐有着专业的教育与素养,个人的声乐水平也是受到过严格规范化的训练。
 
野路子派指非专业院校出生,未经过学院系统训练的人,没有经过音乐学院的熏陶教育。他们大多通过自学或教育机构学习,凭借对音乐的热爱或者是音乐上的天分走上歌手之路。
 
 
 
 
 
 
不过,借助现在发达的互联万,越来越多的专业音乐学院会开设网络教学,一些院校老师也会在机构任教,将音乐学院的知识带给那些没有机会上音乐院校的人们。这也为非科班生提供了更多接触系统化训练的机会。
 
科班与野路子的区别其实主要在于,接受音乐相关教育的模式的不同。科班生一般从小开始参与专业训练,有一定专业基础,经历严格的考学流程。而所谓的野路子,则是只要你热爱音乐就可以。这也意味着在野路子内部,大家的水平参差不齐。
 
从知识体系方面看,野路子从实践入手,创造性强,学东西不易被知识和技术限制,敢于尝试新东西。不过由于知识体系不够系统与扎实,野路子可能会面临以情绪和整体效果为第一重点来练习、技术无法表达想法的情况。
 
科班生呢,基本功扎实,这对未来的持续发展可以起到重要作用,不过也容易导致不接地气、被框架限制,不敢写、不敢弹。也正因为系统性的学习,有老师引领,他们学习更高效。
 
这种持之以恒的、有规律的训练也能督促自驱力差的人,推着他们向前走,一步一个脚印地进步,量变带来质变。
 
 
 
 
 
 
相反的,野路子们虽然学习热情高,但由于缺乏引导,就很容易走弯路。同时,他们平时的练习和学习缺乏监督,没有学校的回课机制,也有可能导致学习成果难得到检验和反馈。对于自驱力不强的人,这也表示他们很可能保持不了规律的演奏或写作练习。
 
当然,二者在很多其他地方也有差别,比如学费这些。以更高的支出为代价,在正规音乐学院学音乐,可以获得丰富的资源,习得扎实的基本功。而这是很多普通家庭承担不了的。
 
在国内自学音乐,科班生与野路子实际并没有高低之分。
 
只是说,就像摸着石头过河,科班出身的人因为有系统的指导,有丰富的资源,相较于野路子,可以少走弯路,直接过桥。
 
 
 
 
 
 
 
“2
 
野生还是科班没有高低之分
 
 
 
 
 
尽管存在教育模式的差别,但这并不能说明自学一定会比科班差,这一点有无数通过自学成才的音乐家们作为案例。实际上,通过自学走上音乐路上的朋友,身上通常都有着异于常人的地方,最直接的一点就是对音乐的热诚。
 
不过我们也要清楚一件事,如果纯粹把音乐当作一种爱好来对待,旨在提升个人的艺术情趣的话,那么当然不需要科班出身;但如果打算把音乐当作副业甚至是职业的话,这个问题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当今乐坛上有一定造诣的音乐人,有很多是非科班,也就是“野路子”出身,比陶喆、周杰伦、林俊杰和李荣浩等人。其中,陶喆大学学的是心理学,而周杰伦、林俊杰和李荣浩都没上过大学。
 
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科班出身与否和能不能玩音乐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他们都有着超出常人的音乐天赋,而且一直都有注意与国内外的音乐人进行交流学习。
 
当然,科班出身有造诣的音乐人也完全不在少数,比如我们熟知的韩红、李宇春、周深和汪苏泷等人。
 
相比非科班出身的音乐人,像他们这类科班出身的音乐人可能在自己的音乐生涯中走的弯路更少,学习的效率更高。这大概也是科班出身最大的一个好处。
 
 
 
 
 
 
纵观野路子派歌手与学院派歌手,发现成名作品并没有因为是否自己是正规音乐教育出身而出现参差不齐的现象。
 
作品最终的差异化来源是个人对于音乐的理解感悟不同而创作出来的音乐成品不同,曲风多样化,与音乐教育关系并不大。
 
所以发展前景和是否是学院派歌手这个因素无关。有的人最终成为了歌坛的顶流霸榜歌神,实际是源自于他们自身的创作频率与坚持。
 
玩音乐不论出身!无论是一个“科班生”还是“野路子”,最终结果怎样,还是取决于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