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音乐教父要改写偶像的诞生
许嵩谈当下音乐市场与音乐环境
用音乐讲述生命的起承转合
国内仅5%用户为数字音乐付费
毛不易:在喜欢的声音中徜徉

这位音乐教父要改写偶像的诞生

2019-07-26 09:17 主页 来源:未知
这位音乐教父要改写偶像的诞生 

《创造营》的喧嚣落幕,R1SE的小哥哥们开始正式出道,然而他们能否比肩师姐“火箭少女101”的巅峰还有待观望。
 
 
《明日之子3》又已经磨刀霍霍,孙燕姿都出山不知道能否捞出下一个女版毛不易。
 
 
 
在更迭快过的偶像市场里,永远不缺新款。7月中旬,Top Class托璞司国际偶像学校线上海选开始,这一次又将会挖掘出哪位“明日之星”呢?
 
 
 
这样以培养中国优质偶像为前提的活动,大家都会关注有什么资源可以培育?有哪些人护航?在这次的名单中,有个熟悉的名字让人有点兴奋——沈永阁。
 
 
 
曾经一手将黑豹乐队推送到国外音乐市场,让世界知道了中国摇滚的魅力;挖掘陈琳、杨坤,给张杰、华晨宇护航,沈永阁一度被称为“娱乐圈金手指”。
 
 
 
饭店里找到“黑豹”、酒吧里淘到杨坤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流行歌坛开始复苏,黑豹乐队、唐朝乐队等百花齐放,崔健、窦唯、栾树、丁武等名字也成了摇滚迷妹的心头肉。
 
1994年算是巅峰时期,窦唯、张楚、何勇、唐朝乐队等集体唱响流行歌手们的主场——红磡体育馆。那一场演唱会让很多人领悟到了摇滚的魅力。
 
那一年,唐朝乐队与黑豹乐队也开始亮相日本的演出,他们的唱片也开始在日本畅销。幕后的推手正是当年还在唱片公司就职的沈永阁。
 
 
 
黑豹乐队、唐朝乐队打入日本演出市场对于当时的国内音乐圈来说是鲜见的,这源于沈永阁1992年的一次出差。
 
留学日本,沈永阁毕业后进入国际顶尖唱片公司,因工作回到北京的他也经常光顾位于崇文门附近的一家餐厅,不为美食,只为当年曾经在这里驻唱的乐手,从崔健到唐朝乐队、黑豹乐队都曾经在此开嗓。
 
然而沈永阁却发现,当年的摇滚音乐拥有很多拥趸却没有与外界交流的桥梁。他所在的唱片公司便成了中间的红线。引荐黑豹乐队、唐朝乐队亮相日本演出。让中国的乐队进入了国外乐迷的视线。
 
 
 
唐朝乐队的日本版唱片
 
同时,他还策划酒井法子、恰克与飞鸟等红透亚洲的歌手出现在国内演出市场。许多宝宝或许还曾记得1994年酒井法子用不流利的中文唱过《我爱美人鱼》,这首歌的传唱背后也有沈永阁的推波助澜。
 
 
 
沈永阁很钟情摇滚乐,后来还为黑豹乐队担任监制,并发觉HAYA乐团等新锐乐队。
 
从国际顶级唱片公司企宣入行逐渐做到高层的他却有着不同的音乐敏锐度,1996年,沈永阁辞去唱片公司的职务回到北京创建竹书文化。最初签约黑豹乐队、轮回乐队、陈琳等音乐人,坚持要打造做有个性的音乐,这意味着他梦想的开始。
 
 
 
当时的国内流行歌坛全面井喷,“四大天王”、王菲都如日中天,来自台湾的张惠妹以及李玟也开始全面发力,那英也开始筹划着从东北大妞向情歌天后转型。当时,EMI、滚石、环球、华纳等国际唱片公司纷纷开始瞄准内地流行乐坛。相比而言,只有20多个人的竹书文化像一叶小舟。
 
在被誉为“诸神时代”的当年歌坛里,2000年,沈永阁为陈琳打造的《爱就爱了》成为内地流行歌坛的惊艳之作,电子风的编曲横扫所有排行榜、唱片店、时尚圈,让她彻底和《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的style说再见。甚至许多人都没有认出那就是曾经已经熟悉的陈琳。
 
 
 
不仅如此,他还淘到了当年被多家唱片公司拒绝的杨坤,像曾经在餐厅里找到黑豹乐队一样,杨坤的沙哑嗓音在当年并不被看好只能失意地在酒吧驻唱,他1997年写好的《无所谓》被许多公司退回。
 
 
 
这首歌被沈永阁挑中,火速将他签入旗下,并担任其监制,2002年推出首张个人专辑《无所谓》。这首歌当年的传唱度不逊于任贤齐的《心太软》,每个受伤失落的男生都要哼着“心太软”但“无所谓”。
 
 
 
在《无所谓》的专辑封面上的slogan写着“2002年亚洲乐坛最值得期待的声音”。曾经被唱片公司拒绝的沙哑嗓音也成了杨坤的标签,横扫各大排行榜的他成了那一年的爆款男歌手,甚至连嗓音都开始被许多人模仿。
 
 
 
2019年的《歌手》节目中,杨坤唱了一首《我真的很在乎》。没有了曾经的故作坚强,而多了释然和正视自己。如果没有沈永阁,杨坤的“无所谓”或许还要再晚几年被人知道,而他内心的那份“在乎”也许就不会被人知道了。
 
 
 
而从黑豹乐队、轮回乐队到陈琳、杨坤,沈永阁旗下音乐人的音乐风格几乎不设限,摇滚、电子、情歌等等全部概括。在唱片公司工作时,沈永阁固定要赶在第一时间听完市面上每一张CD,这个的工作习惯也养成了他对各种风格的适应能力。他给歌手找准独门路线的能力也成为业内的传奇,竹书文化也在众多大公司的拥挤里走出一条不同的路。
 
 
 
“偶像时代”到“粉丝时代”
 
随着唱片业的萎缩以及歌坛的低谷,传统歌手们暂停专辑发布,依托于演出来作为营生。2005年,“超级女声”横空出世后,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歌手的“粉丝”呈现出让业内人都讶异的购买能力,在没有打投的时代,歌迷们努力拉动销量成了行业话题。
 
 
 
当年的沈永阁和摩登天空的掌门人沈黎晖等人对话中预言“粉丝时代”开始。从2004年后,选秀歌手们确实撑起了低迷的唱片圈的一角。沈永阁也陆续参与到这些新秀们的音乐里,为魏晨、张杰、李炜、至上励合、于湉等歌曲担任监制。
 
 
 
2014年,沈永阁开始执掌天娱音乐,成为业内的话题焦点。
 
 
 
他负责全面规划华晨宇的海外音乐,正是因为他的坚持才保留了火星弟弟当时不迎合流行市场的路子。
 
 
 
华晨宇的首张专辑《卡莫西多的礼物》完全抛开了当时市场常见的路子,而沈永阁担任监制的主打歌《卡莫西多的礼物》把流行和摇滚的风格糅合。
 
这一年,他还参与规划了张杰的巡回演唱会,张杰两年后约满离开时,沈永阁的名字出现在了他的特别感谢名单上。
 
 
 
沈永阁见证了一大批优秀歌手的成长,他曾对媒体笃定过,华晨宇过后,电视选秀造星将进入末期。迎接而来的将是“偶像时代”。
 
2014年,他将亚洲顶级女团AKB48、乃木坂46的创始人秋元康先生带入国内市场,成为当年的焦点话题。
 
 
 
他的预言确实兑现,“2013快乐男声”成了湖南卫视荧屏选秀的最后一场,而其他荧屏选秀里能够出位的歌手确实寥寥。
 
相反,形式感类同于AKB48的《创造101》以及《偶像练习生》的大热捧出了火箭少女101和NINE PERCENT,粉丝们爆肝打投维护数据成了新的形式。
 
 
 
作为乐坛的资深前辈,沈永阁却一直都站在流行歌坛的前沿,在唱片时代打破大公司的集体扎堆、预言“偶像时代”、“粉丝时代”纷纷照入现实,他的音乐类型也从来不设限。
 
所以当他一面再次引入独特表演形式的“和楽器バンド”乐团进入中国市场时,看起来和过往的每次操作都有次元壁,但又很和谐。
 
 
 
 
 
新预言——偶像回归培育时代
 
从唱片公司的企宣到高层,自己创业当上老板到成为国内歌坛的教父级人物,一直都在变化的沈永阁野心并不仅于此。
 
2016年,他和日本流行音乐大师小室哲哉一同接受媒体采访中,首次提及将努力筹办自己的培育机构,为当下的音乐圈培育后辈人才。
 
 
 
沈永阁曾对媒体分析,他走访韩国的SM、YG、JYP ,这3家韩国娱乐巨头公司里共有50个成熟又当红的团体在线,韩国的90后年轻人群有700万左右。这个数量比例对于国内的偶像市场来说,意味着国内的偶像市场潜伏着非常大的潜力,也需要更多优质的偶像来消化这块“蛋糕”。
 
已经看过了造星、选秀模式的他,经历了唱片时代、电视选秀时代、网络选秀时代的他,更加认定选秀式造星的风潮已经结束,必须要老老实实的让准爱豆们接受3到5年的培育才能保证足够优质,且可长期发展。也因此他早在2014年就有创办Top Class托璞司国际偶像学校的念头,时隔多年,这个计划终于照入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