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兴归来仍是少年《雨季不再来》
李云迪将迎音乐会高峰期
赵建出席上海交响乐团专场演出
群星献唱感受原创音乐力量
音乐剧《玛蒂尔达》登陆梅溪湖

郑兴归来仍是少年《雨季不再来》

2019-08-24 09:06 主页 来源:未知
郑兴归来仍是少年《雨季不再来》

不否认留意到郑兴是因为2018年金曲奖,之前的确是无心地错过了一次郑兴的音乐,说的是他的那张《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专辑,后来重拾成为了心头好——就是喜欢这种自然、简单,带有记录式,抒发内心的音乐专辑,关键是郑兴的音乐很舒服,很真挚,犹如一股清流一直在心间缓缓地流淌,有的是这个浮躁、快餐式的音乐时代少有的静谧与平和,舒坦与温和,于是爱不释手,直到如今也如是。
 
感到熟悉,是因为在《雨季不再来》这首歌中,郑兴依然将他的心事、思绪、感悟写在了其中。歌词依然有着细腻的情怀,有着敏锐的触感,像一篇淡淡的抒情文字,吐露着自己的心声与心事,有他的期待,有他的疑惑,甚至有他的迷茫,但是不矫情,不造作,掺杂了几分淡淡的忧愁,然而基调却不是伤春悲秋,无病呻吟,反而处处充满着励志、鼓励的声音,“闭上双眼就会有光”、“漫长的等待是为了相信”这些都是灵光乍现的字句,所有的情感在字里行间中就已经升华,犹如在迷茫中找到了新的出口,发现了新的方向,而郑兴并不旨在以此作为共鸣的散发点,但能以自己的方式制造了感染力,令人读这些字句感同身受,仿若他口中,他笔下的人物就是听歌的自己。
 
而关于《雨季不再来》的旋律,抽丝剥茧之后依然还是如此素朴与淡然,旋律中依然有着他不变的真挚与诚恳,还要承认的是,郑兴的创作很得要领,旋律从来不刻意、过分的迂回,保持清新与恬淡的气质,旋律中自带的高纯净度相信是源于他内心的固有的纯粹与美好,毕竟曲由心生,所写出的旋律则是对内心世界最真实的反映,就像是穿着白色衬衣的质朴少年在风中展现出的最原始,最纯真的气质。
 
然而,《雨季不再来》又是特别的,这种特别体现在于通过编曲改变了在《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中郑兴所呈现出音乐格局,换句话说,风格走向还是以民谣为底,但是明显编曲显得更为丰富,让歌曲整体告别了从前的单薄,变得充满层次感也立体起来。贯穿歌曲的鼓点成为了整首的一个亮点,不只是增强了节奏性,撑起了一个立体的空间,还带出了格调,而间奏中加入了大号等西洋乐器的演奏则是进一步升华了这种格调,让听感显得曼妙而多元化,脱离了单一,避免了审美疲劳的出现。当然,固有的气质没有因为编曲的关系而改变,编曲始终是充当一种丰富、调剂旋律的作用而存在。
 
而整首歌最牵动人心的还是郑兴的演绎。的确,郑兴在《雨季不再来》中的唱腔仍然温暖而动人,还是那种从容而平和的演绎口吻,充满着人文的气息,这是郑兴在演绎方面最大的特色所在,成为了标识。在这一刻再去谈论什么唱功,什么技巧都显得多余,整体的和谐感根本就体现在声音的情绪、温度与歌词、编曲形成高度的统一,换句话说,编曲变得丰富起来,直接的作用与效果是令声音的温度、质感能更好地被衬托出来,所以听到郑兴的音色饱满,感染力十足。
 
在听了《雨季不再来》之后回头又很认真地了解了一下郑兴对这首歌的创作初衷,或是更能体悟到他在这首歌中所要表达的情感,情怀,但其实不去了解这些、那些,仅仅是透过郑兴在歌曲中的演绎也会让人有所触动,有所思考,这样的触感反而更贴近自我的内心。最后想说的是,喜欢《雨季不再来》这首歌,不只是因为歌曲揭开了郑兴音乐的新篇章,更是在这新篇章中仍然能够触碰到他那一份归来仍是少年的纯粹与真挚,而这恰恰是很多新生代创作歌手所缺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