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女诗人”的音乐人生
欧阳娜娜:十周年巡回音乐会
你身边独特的一直都是戏曲文化吗
石老人音乐季继续上演
牵手太合音乐助力极致音乐体验

“钢琴女诗人”的音乐人生

2019-08-27 11:04 主页 来源:未知


“钢琴女诗人”的音乐人生

◆文 / 景飞

香港著名钢琴家郑慧博士,施坦威艺术家,被誉为“钢琴女诗人”“贝多芬第五代传人”,2009年获选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郑慧为中央音乐学院香港基金主席,目前任教于香港演艺学院、香港浸会大学及香港中文大学,更为多个亚洲及国际音乐比赛担任评判。

音乐能开启心灵的窗户,也能激起生活的热情,让人心旷神怡,如饮清泉,如饮美酒。作为著名的音乐家,郑慧是如何达到如此高的成就,如何用中西文化来灌溉自己靓丽的艺术人生?对此,郑慧都一一做了精彩的回答。

中西文化结合的《梁祝》成中国的经典咏唱

郑慧的音乐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先后在纽约林肯中心、卡耐基音乐厅、华盛顿肯尼迪中心、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香港文化中心等地演出,是首位在哈尔滨大剧院演出的香港钢琴家。多次以独奏家身份与多个乐团合作,包括莫斯科管弦乐团、丹麦奥登斯交响乐团、香港管弦乐团、香港中乐团、香港小交响乐团、香港儿童交响乐团等等。

2019年4月18日,值《梁祝》首演六十年之际,在香港大会堂音乐厅,郑慧与吕思清的《梁祝》二重奏之夜,曲调婉转,如梦如幻,如幽谷涓流,如破镜重圆,内涵丰富,让我们从音乐中感受到东方“罗密欧与茱丽叶”爱情故事的精髓。琴韵化蝶的音乐激起观众澎湃的热情,掌声经久不绝。

《梁祝》为什么成为经典?郑慧认为,这是中国一个很美好的传说故事,家喻户晓,大家都很喜欢。《梁祝》的两大主创非常有才华,中西结合,他们把千年的爱情传说变成一部音乐广为流传。再加上现在中国这些在世界范围内得奖的音乐家,很多以《梁祝》为最高的技术追求,以他们最佳的精神状态去展现。而且很多音乐家在中国学习后也去西方留学,丰富了他们的演奏和文化,提升了他们的演艺手法,从而更加美化了《梁祝》,所以它能一直流传到现在。

郑慧说,她小时候就听过这个传说,在这种艺术环境的熏陶下,如今完全能把这首曲背下来。《梁祝》确实有一种能够进入血液的传承文化,和自己身心共舞,那种感觉就像她儿子看他非常喜欢的漫威电影,刹那间的激情融入自己的血液,掀起一阵澎湃的感觉。

诗情画意等多元化音乐风格让观众陶醉

郑慧被誉为是“贝多芬的第五代传人”,还有人称赞她是一位“钢琴诗人”,用乐器来演奏美丽的田园和明媚的阳光。很多人都会赞美她在台上的精彩演奏,有些人说她非常浪漫,也有人夸奖她有张力,接受过中西方文化熏陶的她有独特的风格魅力。

郑慧说,这些名词是观众在听一个演奏家的杰出演奏时,发自内心的一种感受,一种由衷升起的自然悠美的感觉。观众是从音乐中感受到那种浪漫或者如诗如画的感觉。作为音乐家,她也一直希望给他们一种精神上的美好享受。另外对于观众给予的评价,郑慧感谢观众的赞扬,也感谢他们给了如此高的荣誉。

郑慧深情地说,每次演出她都全身心投入,很喜欢各种风格都有的演出。对于整场音乐会,最喜欢的音乐是有内涵的。现在社会有时出现了误区,有的演出在比较谁比谁快、谁比谁响亮等等,各种各样的都有,演奏好像变成是一个运动了。

郑慧说,其实音乐不仅仅是音乐,最主要是要把里面的文化内涵展现出来,而听众可以很容易地体会这些内涵。听众知道舞台上在演奏什么,才是有意义的,而且这才是艺术,才有音乐感,才有感染力。否则,听众远道而来听音乐,过程很快,以后就慢慢忘记了。如果听众听了以后,即使只记得一个片段,那也是成功的演奏。所以多元化的演奏最主要是要和听众沟通,要把心灵的感觉,从灵魂上和手指尖上跟听众沟通,这是她最享受、也是最期待的演奏状况。

音乐家需要中西方文化的学习和融合贯通

郑慧出生于北京,五岁开始跟随中央音乐学院凌远教授及赵屏国教授学习钢琴,九岁来到香港。聪慧的她从小就展露出过人的音乐天赋,14岁获得香港艺术节大奖,在她十六岁之前,几乎将香港所有的钢琴类比赛奖项纳入囊中,并成为香港演艺学院首届毕业生。

1987年,郑慧获得四年全额奖学金,进入世界顶级的美国费城柯帝斯音乐学院(The 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修读学士学位,师从该院院长加里•格拉夫曼及教授利普金。

1994年,她获耶鲁大学音乐学院硕士学位。1999年,郑慧师从著名导师基•卡力素,在纽约州立大学拿到了音乐演奏家专业博士学位。

君子曰:学不可以已。郑慧是大家公认的超级“学霸”,学习再学习,特别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留学,更是一种磨练。如何克服东西方文化不同带来的困难,进行高效地学习?

郑慧说,西方文化和东方文化确实很不同。首先是西方文化讲究直接,比较简单,一步到位;东方文化很多时候是讲究分寸,讲究韵味,有的时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是很内在的文化。可能中国几千年文化都是这种,例如孔子文化就比较含蓄。在美国,这两种文化的差异是很大的,但这两种文化各有其长,应该互相多点交流。特别是中国文化的韵味,要身为中国人才会比较容易感受到,比较容易掌握。中国的音乐家可以多演奏中国音乐,但同时也要再吸收一些西方音乐的精髓。中西方文化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融合。

郑慧说,中国人从小到大都是有父母在引领,或者接受父母式的教导,例如几点钟干什么,都交代好了。包括中国的老师,有点像以前苏联的老师,他们一般手把手教,把学生当成是他的孩子来教,怎么走上台、穿什么衣服他都管。学生也习惯老师说什么就做什么的做事方式,会很有依赖性。一方面很依赖,但一方面又很精确,学生不会做错任何事,因为学生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由老师控制着。

一到在美国学习,郑慧形容说感觉就像被扔在街上,什么事都需要自己处理。犹如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被扔到水里,然后扑腾扑腾,就会了。第一堂课,很认真地弹完以后,老师说,听到里面有些问题吗?(中国人会习惯性认为这是老师要告诉学生的,而不是要学生自己找问题)然后老师才说这段弹得不够快,要有很刺激的感觉,回去再练快。郑慧回忆说当时心里觉得应该由老师来教怎么弹快,自己就是因为弹不快才来向老师学习的,但是当时不敢这么说,怕老师不让她继续做他学生。

郑慧说,很多事情,美国老师让学生自己找一找方法,意味老师给了学生很多空间,学生要有自己的主意。当然学生要具备一定的技艺,才有可能达到老师的要求。如果什么都不会就去美国这样学,是不太可能的。老师想培养学生的独立性,经过几年的磨练也确实是能训练出来。总之,初到美国的这种开放空间会让人感到无助,会有只有靠自己、自生自灭的感觉。

郑慧说她也爱谱写,并有比较好的艺术基础,这是在中国打下来的基础。所以她很幸运,中西文化都有学习,而且时间上都很恰当。

香港的多元文化欣欣向荣

多年前,曾有人说香港是文化沙漠。他们认为,在香港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商业社会里,大多数老百姓处于忙忙碌碌的商业活动中,根本没有闲暇时间去提高文化艺术欣赏的层次,只能让身体沉溺在所谓“文娱”的“泡澡”中,再接受一些非本地文化的“泰式按摩”,同时大量本地主流媒体也宣传并迎合这种“文娱”文化。

据说,“文化沙漠”这个说法第一次出现是在1927年。《我这一代香港人》提到了这样一段故事,当时鲁迅到香港演讲,有香港本地学者担忧香港文坛荒凉现状,并起名“文化沙漠”。鲁迅当即表示,香港是华人为主的城市,香港将来不会成为文化沙漠,“就是沙漠也不要紧,沙漠也是可以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