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坡区举行群众合唱音乐会
上海音乐厅两部原创作品走出国门
“音乐公社·走进广东音乐”导赏
音乐只有你喜欢和你不喜欢
未来音乐榜样没有任何设定

“音乐公社·走进广东音乐”导赏会

2019-08-28 14:30 主页 来源:未知
“音乐公社·走进广东音乐”导赏会

  近日,由广东省文化馆和广州市文化馆联合主办的“音乐公社·走进广东音乐”导赏会在省文化馆小剧场举行。

  广州民族乐团团长、首席指挥陈葆坤,以“音乐讲座+乐队演奏”的形式,带领约500名艺术爱好者徜徉于广东音乐的名曲中,重温广府文化记忆,领略广东音乐独特的艺术魅力。导赏会后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陈葆坤表示:“这么多懂广东音乐的朋友来捧场,我非常开心。今天从开始讲座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台下观众都很专注,听得入迷。看来我们有很多知音,广东音乐、民族音乐有很多受众。”

  【现场】

  通过14首曲子,讲述广东音乐多元开放的文化底蕴

  广东音乐位列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创造一方文化。”广州2200多年的历史,孕育了诸多璀璨的文化艺术瑰宝,其中颇负盛名的就是岭南文化“三粤”——粤剧、粤曲、粤乐。这里所说的粤乐就是广东音乐。

  “广东的民族音乐是非常丰富的,它主要分为三类”,陈葆坤介绍说,“一是戏曲音乐,比如粤曲、潮剧、雷剧等;二是各地的民歌,如中山民歌、海陆丰渔歌、客家山歌等;三是演奏的音乐,如汉乐、广东音乐,潮州大锣鼓……”

  广东音乐是流行于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及广府方言区的中国传统丝竹乐种,是岭南民间优秀传统文化瑰宝,以其轻、柔、华、细、浓的风格和清新流畅、悠扬动听的岭南特色备受人们的喜爱和欢迎,不仅流行于国内,在国外也颇具影响力。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广东音乐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经久不衰的广东音乐是如何发展,又如何走向世界的?它具有哪些鲜明的艺术特点,又有哪些为人所记忆和传扬的故事?在当天的活动中,陈葆坤以介绍广东音乐代表人物为引,将历史凝练成一段段往事、一张张面孔,如数家珍般讲述着粤乐多元、开放又活力盎然的文化底蕴。从过往发展细说至当下的传承与创新,陈葆坤还与现场“知音”共同展望了新时代下岭南传统文化瑰宝新的生机。

  为了让现场观众更好地领略广东音乐的艺术魅力,陈葆坤带领广州民族乐团演绎了广东音乐历代名家部分名作和近年优秀新作,并利用广东音乐小型乐队、五架头、三架头乐器组合等形式进行现场演奏示范及乐器特色介绍,再结合一首首精彩曲目的表演和赏析让在场粤乐粉丝们大呼过瘾:《娱乐升平》《醒狮》《连环扣》《银河会》《赛龙夺锦》《一锭金》《走马》《思念》《花城即景》……谈到这个曲目单的设计,陈葆坤介绍说,他希望通过这14首曲子,向市民概述广东音乐150年的历史,“在十几位演奏家共同协作下,我们尽量把这些古典的、传统的、现代的作品反映出来,让大家更了解广东音乐、更重视民族音乐”。

  500张免费门票“秒光”,市民感慨“受益匪浅”

  据悉,本次公益活动是广东省文化馆“美好生活”广东公共数字文化进万家服务推广活动的“音乐公社”系列活动之一,也是广州市文化馆近两个多月来举办的第4场广东音乐普及推广活动。

  当天的讲座受到大批市民欢迎。记者了解到,网上预约平台500张免费门票一经放出便被一抢而空。虽然讲座当天因为台风的影响下着大雨,但市民们仍然早早赶到省文化馆小剧场,排队有序进场。在两个小时的讲座过程中,观众们听得十分入迷,不时拿出手机拍下艺术家们的精彩演奏。

  讲座结束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观众钟先生表示:“我以前也喜欢听广东音乐,但从来不知道这里面有这么多门道。陈老师深入浅出,以作品为例讲述广东音乐的历史、特色,我感觉今天受益匪浅。”

  带着女儿来听讲座的黄女士透露,自己希望通过这些讲座,给孩子多一点艺术熏陶,“我总觉得,传统的、民族的东西是不能丢的,我希望孩子不仅听交响乐,也要听一听广东音乐,多接触一点广府文化”。

  从大学城赶过来的木子感觉“意犹未尽”,“我对广东音乐很感兴趣,老师讲得也很好,有机会想多学点这方面的课程,虽然路程远一点也没有关系”。

  【专访】

  广东音乐可以变奏,但“精气神”是不能改变的

  广州民族乐团团长陈葆坤:难的是怎么把真正传统的味道和风格挖掘、表现出来

  导赏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广州民族乐团团长、首席指挥陈葆坤难掩兴奋之情:“今天非常感动,观众们一直很认真地听讲座,没有不耐烦退场的。可以看出,广东音乐、民族音乐有很多受众,我们有很多知音。”

  近年来,广州民族乐团积极举办《民族音乐知识讲座》等文化惠民公益活动,并多次下基层组织民族乐器辅导,为广东民乐的普及与提高做出了贡献。陈葆坤表示,希望通过这些惠民演出,宣传民族音乐,“音乐跟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作为后辈,我们一定要很好地继承前人留下的瑰宝,还要把它发扬、发展,更好地守住这块热土”。

  陈葆坤介绍,广州民族乐团每场演出坚持“不少于三首广东音乐”,此外注意兼收并蓄,实现多元化发展。乐团还创作了不少充满岭南特色的作品,如《节日的步行街》《云山远眺》《鼓韵飞扬》《花城即景》《南国春早》等均在省级的音乐比赛中荣获金奖。

  在讲座上,陈葆坤表示,什么音乐都能唱成广东音乐,他即兴示范,把一首《东方红》唱得广东味十足,让台下观众大开眼界。接受记者采访时,陈葆坤表示,他留意到,现在电视上也有不少节目在“玩”广东音乐,“电视节目里,广东音乐被改编成不同形式、不同风格,比如改成爵士,这些对我们来说是不难的。难的是,怎么把真正传统的东西、味道和风格挖掘、表现出来”。

  “怎么把广东音乐变奏都可以,这是音乐家们的自由,但广东音乐的‘精气神’、风格、内涵,是不能改变的。前辈留给我们的风格,一定要很好地守住它、发扬它、光大它。”陈葆坤认为,有的改编,用民歌来代替广东音乐,把广东民歌和东北、陕北的民歌简单嫁接,“把广东音乐的风格都跑掉了”,这是不太合适的。“如果要创作广东音乐,就一定要有‘粤味’,运用好广东音乐的风格、旋律、味道,让音乐更好地反映我们现在的生活,反映我们社会的发展。”

  对于年轻人来说,怎么学好广东音乐?陈葆坤指出:“学好广东音乐要多听粤剧。广东音乐很多都可以加上粤剧的唱词来唱,可以说,粤剧跟广东音乐是一家人,粤剧的小曲很多都是广东音乐,从中可以学到广东音乐的音韵。”陈葆坤认为,这是一个“炖鸡汤”一样的过程,“从小就学,慢慢去学。没有哪个人一出生就懂广东音乐的,要多听、多学、多演奏,慢慢就会成为广东音乐的演奏家”。

  【专家教路】

  原来名曲里藏着这么多“门道”

  当天的导赏会上,陈葆坤带领广州市民族乐团十几位演员,给观众演奏了多首广东音乐名曲。在演奏间隙,陈葆坤细细分析了每一首曲子的特色、演奏时使用的乐器等,让观众听出“门道”。

  《娱乐升平》

  广东音乐往往是标题音乐,通过主题,去想音乐的旋律、旋律的节奏。这首音乐就像题目所说的那样,欢快活泼、热情开朗,乐观向上,寓意盛世欢乐,大家平平安安。

  这首乐曲是硬弓组合演奏的,如果观众细心聆听可以发现,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乐器制造工艺也在不断发展,现在演奏家们使用的二胡,对比当年阿炳所使用的二胡,是有改良的。

  《银河会》

  有些人以为,作曲家作曲就是想音符。其实,作曲家有时候是从节奏里面找音符的。

  《银河会》通过节奏上的变化,从节奏上找音符,而且它还有一个特点是把原来的重拍往后移半拍,听起来音乐很有“乐意”,表现出七夕牛郎织女相会的愉悦。

  《赛龙夺锦》

  任何音乐都是从生活中派生出来的。《赛龙夺锦》展现的是端午节时河两岸的热闹场景。

  这首作品的创作者一直在水乡番禺生活,在生活里找到了音乐。音乐的引子就很有劲,表现龙舟比赛开始——粤剧也常拿这一段来表现武将的出场,很气派。

  接着是乐曲的主题,逐渐活跃,表现了龙舟竞发,生气勃勃的景象。然后是比赛正式开始,情绪逐渐热烈,并加进了打击乐,刻画了龙舟在水上前进的形象。音乐用不同的音符表现不同的龙舟,龙舟你追我赶,最后夺标的时候,你能从音乐里听出哪条龙舟先夺标了。

  演奏《赛龙夺锦》,一般都使用大的乐队来演奏,加进弦乐、管乐、打击乐。如果用五架头、四架头来演奏这首乐曲,可能力度变化就会差一点,表现力没有那么强。

  《柳浪闻莺》

  作品描写的是西湖一景柳浪闻莺。乐曲以抒情的旋律和轻盈跳动的莺啼模拟,描绘了柳林随风摇摆、小鸟枝头歌唱的自然景色。20世纪60年代,大师们到西欧演出的时候,外国朋友曾经称赞这个音乐是“透明的音乐”。

  这次广州民族乐团用五重奏来演绎这首《柳浪闻莺》。五重奏就好比大马路上同一个方向有五个车道,这五个车道的方向是一致的。每一个乐器都有自己独立的声部,有自己的谱,但他们跟车道一样是同一个方向的,在节奏、和声上相互之间是有关联的。重奏中,每一个乐器的声音都很清晰,组合起来听也很有韵味,达到赏心悦目的效果。

  《花城即景》

  广东音乐要继承前辈的宝贵财产,还要发扬光大,作品要反映时代,反映现代的生活。而这首曲子是陈葆坤的原创作品,意在表现今日广州的美丽。

  陈葆坤说:“有一天我和朋友到荔枝湾游览,一进去,看到这么漂亮的荔枝湾,激起了我创作的激情。我带着欢快的心情,三天时间就把旋律写了出来。前面表现的是一种游览时开心活泼的心情;中间是对荔枝湾变化的一种怀旧;最后是歌颂广州城市的发展。创作完成之后,我们把名字定为《花城即景》,大家可以把音乐里描绘的场景理解成荔枝湾,也可以是广州城市中心其他漂亮的景色。”

  这个作品,节奏上、旋律上是具有广东音乐特色的,陈葆坤透露,作曲的时候曾想过,“不能写得太难,如果写得很难,连专业演奏家也觉得很难演奏的话,就会曲高和寡。对于创作者来说,群众喜欢听、乐手喜欢拉、指挥愿意指挥,才是一首好的乐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