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听世界音乐最好的地方
感受日落之后音乐“点燃”的成都
九龙坡区举行群众合唱音乐会
上海音乐厅两部原创作品走出国门
“音乐公社·走进广东音乐”导赏

是听世界音乐最好的地方

2019-08-29 11:14 主页 来源:未知


是听世界音乐最好的地方

九月可期,天地世界音乐节将于9月7-24日在上海、重庆、佛山、武汉四城开花。
 
历经12年(14届)之后,天地世界音乐节的形态在国内音乐节市场仍然独树一帜。不集中在一时一处,时间场次分散,免费观演(绝大多数);无论来的音乐家多大牌,市民都有机会在某座商场或公园露天看见他们的演出。
 
在街头遇见“世界音乐”,非常像人类从前聆听音乐时的常态——在人群聚集的地方被音乐吸引,不知不觉就停下了脚步。
 
如果你在上海新天地或上海虹桥天地偶遇法国乐队Lo'Jo的表演,你会明白我在说什么。这支35年来过着半公社生活的乐队像马戏团一样四处流窜,以北非和法国民间音乐为根,生长出一树闪亮甜美的果实。
 
横跨五大洲22个国家的30组音乐家将在今年的天地世界音乐节登场。今年的阵容没有那么“根源”,几乎每位/组音乐家都乐于在本民族的音乐基础上做融合的实验。或许我们可以以另一种眼光看待民族音乐的融合——他们生活在当下,音乐里除了祖先的声音,现代生活中的声音亦是非常合理的存在。
 
选了五组音乐家作推荐。当然什么推荐都不看,邂逅与盲听更好。凭声音和样貌推测台上音乐家来自何处的游戏最好玩。
 
1、Maarja Nuut & Ruum(爱沙尼亚)
 
不想总是以一人一提琴的方式登台演出,爱沙尼亚小提琴家/歌手Maarja Nuut与电子音乐人/剧场声音工程师Ruum不可思议的合作开始了。
 
在此之前,Maarja Nuut已经颇具实验精神。她的谣曲根植于波罗的海沿岸,但视野并不局限于此,涉猎更广泛的古典及民间音乐(比如印度音乐)。
 
一个人时她用loop机制造循环往复的音乐世界,挑战线性时间的人所共识。与Ruum合作后(《Muunduja,2018》)又呈现新的面貌。
 
Ruum所造的声场仿佛贴肤而生,清晰的往复乐句、压住后脑勺的音场及强烈的节奏,为Maarja Nuut的神秘歌谣添翅加翼。《The Quietus》称他们的合作为“年度最美的内域及外域之旅”,便是指Maarja Nuut的音乐由内向扩至更广阔空间,古老走向现代的尝试。
 
2、Yossi Fine & Ben Aylon(以色列)
 
这支乐队其实有三位成员。除了贝司手Yossi Fine,打击乐手Ben Aylon,还有一位女性键盘/合成器手Sharon Mansur。
 
Yossi Fine也是制作人,制作了超过40张专辑,其中20张是金唱片和白金唱片,合作对象包括 David Bowie、Lou Reed等等。Ben Aylon擅长跨界,以“新非洲风格”闻名。
 
这支三人乐队2018年发布了录音室专辑《Blue Desert》,被称为“新中东音乐先锋”。
 
所谓先锋,可能是因为他们的音乐听起来没有那么干燥。Yossi Fine的贝司线水润光亮,濡湿Ben Aylon土黄色千变万化的节奏。
 
没有合成器,他们的音乐也绝对适合跳舞。从耶路撒冷的圣山上滚滚而来在撒哈拉上空腾起的雾中没有悲伤,只有多愁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区精粹的快乐。
 
何以解忧,唯有重重的4拍子把你推入无边舞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