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刚《浮云散》显他音乐里的悠
周杰伦新歌预售,薛之谦主打歌曝
武当山中西音乐交流会圆满举办
中秋“家”节 | 12首经典民乐伴你
宋小宝是怎么出名的以前是干什么

李玉刚《浮云散》显他音乐里的悠扬与美好

2019-09-14 16:02 主页 来源:未知
李玉刚《浮云散》显他音乐里的悠扬与美好



李玉刚是当今华语乐坛里非常独特的一位男歌手,他不仅将中国传统的音乐元素与流行音乐巧妙的融合在一起,还拥有着一副好嗓子,声音干净温柔、对于歌曲情感的处理也极为细腻,而且把他最有个人特色的“男女双声”演唱技巧嵌入歌曲当中。这些是李玉刚最特别的地方,也是他能在更迭速度飞快的华语音乐圈站稳脚跟的主要原因。

李玉刚《浮云散》:浮云已散,更显他音乐里的悠扬与美好

 

 

从2010年的《新贵妃醉酒》,再到后来的《刚好遇见你》李玉刚在他出道的这些年里缔造数首脍炙人口的流行单曲。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李玉刚的音乐风格和演唱技巧也较以前更加的成熟有魅力,比如这次他的全新单曲《浮云散》就再一次将他的“男女双声”特点淋漓尽致地展示了出来。

 

《浮云散》是一首温柔抒情,极其有意境美的歌曲。同时这也是李玉刚向自己欣赏的歌手周旋老师致敬的一支作品,歌曲采样了周旋《月圆花好》里的经典段落——“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在经过改编和李玉刚的人声处理之后,让周旋这传唱不朽的段落完美的与歌曲的其他部分融合在了一起。

 

李玉刚《浮云散》:浮云已散,更显他音乐里的悠扬与美好

 

 

“柔”与“暖”这首歌的一大特点,李玉刚把自己的柔情与暖意都在歌曲当中呈现了出来。歌曲在前奏位置就渲染出了一种惬意的圆月夜色氛围,安静且悠扬,仿佛能让人彻底的平静下来进入他的音乐王国当中。

 

曲是美的,词亦是,主歌的“人生若是如初见,只恨当时已惘然,此情可待已成留恋,只剩孤单夜难眠”就分别引用了清代词人纳兰性德《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和唐代诗人李商隐《锦瑟》里的名句,尽显中国古诗词里的凄美感。

 

另外李玉刚在vocal的处理上也同样出色,他用润物无声般的方式将歌曲里的那种“对曾经美好的怀念与对当下的哀愁”的人物情感给诉说了出来,虽“淡”却格外的深刻。歌曲的情绪层层递进,进到副歌时整首歌节奏开始变得强烈,李玉刚也在副歌段时改用了自己的演唱方式,用反串的戏曲唱腔娓娓道来了: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忐忑世间修来一段情债,换来一生一世一场痴怪,红莲花开,恍然入梦怀,莫叹尘世路长风散云霭,我在楼兰城下等你归来,等你归来”。

 

这个设计最巧妙的地方就在于它加大了人们对这首歌的记忆点,同时还丰富了歌曲的层次感,让人们在听觉上更有冲击感。

李玉刚《浮云散》:浮云已散,更显他音乐里的悠扬与美好

 

 

 

从“男声”到“女声”的自由切换中,李玉刚给人留下了一块极大的想象空间,他像是把男主对于旧情人的怀念刻画了出来,也像是诉说出了女主对于君子的思念,两种浓郁情感的相互交织,也强烈地传递了“情与浮云”的思想。

 

过度到后半段时,歌曲的节奏变得更加明亮,前面的所有思念与哀愁,仿似都在一刻随着浮云消散不见,它是向上的,是充满希望的,是给人以治愈力量的。

 

就像是李玉刚传递出来的思想一样,人生的好多人事物都像是这“浮云”一般,它有时候会遮住我们的眼帘,让你产生各种负面的情绪,但浮云总会有散去的时候,明月的光芒终归会照射到你。

 

李玉刚《浮云散》:浮云已散,更显他音乐里的悠扬与美好

 

 

在音乐世界里的李玉刚是“痴”的,是“迷”的,于歌手来说,他更像是一个为音乐而生的艺术家。看到他的时候我总能想起《霸王别姬》里的陈蝶衣,他俩都有一个相似的地方,站在台上、沉浸在音乐表演里时,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无比的自由,无比的有投入感。

 

李玉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歌者,从业二十余年他一直在不断前进与探索,除了被大众广为传唱的《新贵妃醉酒》、《雨花石》、《刚好遇见你》之外,他还有很多冷门的歌曲,这些作品虽说没有被大范围的流传开,但在创作上可却丝毫没有一点儿敷衍,从第一张专辑《新贵妃醉酒》,到《镜花水月》、《逐梦令··四美图》,再到后期的《民国旧梦》、《莲花》,他一直在探索自己未知的领域,而且每张专辑都有着不同的主题,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听觉感受。

 

《新贵妃醉酒》是他的第一张专辑也是他的首次音乐探索,这专辑中除了《新贵妃醉酒》和《清明上河图》这两首代表作之外,还有一首很特别,与大家印象中的李玉刚非常不同的一首作品《水墨丹青》,这是一首典型的将中国元素与西洋元素相结合的歌曲,戏曲、R&B、rap这三个看起来完全不相关的风格,却在李玉刚身上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极为有趣。

李玉刚《浮云散》:浮云已散,更显他音乐里的悠扬与美好

 

 

 

经过了第一张专辑的试水之后,李玉刚也变得更加的大胆自信,开始尝试新鲜的风格,比如《昭君出塞》里的李玉刚就惊艳地玩起“边塞风”,整首歌特别的大气,犹如刻画出了王昭君出塞时的隆重场面,还夹杂着边塞的萧瑟感,好像能在他音乐当中看见风沙在眼前浮起。而李玉刚演绎这首歌时的空灵与朦胧感,恰好与整首歌的器乐氛围完美的融为一体。

 

而专辑《莲花》里的《出塞曲》更是巧妙的呼应了前面的《昭君出塞》,但在编曲上减弱了器乐声,加强了人声的输出。

 

对于民族、戏曲、新世纪音乐的演绎他是突出的,在流行歌曲的造诣上他也同样是如此,但这些音乐都离不开一个最明显的特色,那就是“中国风”,他就像是被浸染在中国传统艺术的大染缸之中,他的“中国风”风格就像是已经渗透进骨子里一样,在他大部分歌曲编曲中你总能听到中国传统的乐器声,而且在他开口歌唱时就好似带你进到了一副古色古香的国画之中。

 

《刚好遇见你》是如此,《我一直在这里》、《长春》是如此,就连这次的新歌《浮云散》也是如此,这些歌曲在流行的框架上进行了细微的、精巧的、新奇的处理,既让大众感受到了中国传统艺术气息,又不失朗朗上口的特性,这就是李玉刚的厉害之处。

 

李玉刚《浮云散》:浮云已散,更显他音乐里的悠扬与美好

 

 

经过了多年的打磨,李玉刚的确是摸索了一条专属他的音乐道路,虽然你在他的作品当中都听出浓浓的东方风味,但是好在他对于歌曲的创作很有想法,能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不会让人觉得腻。

 

如今浮云已散,李玉刚也从当年那个青涩的歌者变得成熟稳重,他多了一份人生的感悟,在他的音乐中,你听到更多是他的人生观,不急不慢,不躁不骄,不争不抢,坦然自若地唱出他音乐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