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张千一解剖《解放》
网易云音乐这口气如何咽得下
曾经的音乐“三巨头”之一频频现
演唱会上,原来歌手耳朵里戴的不
浙江卫视出台全新音乐综艺

作曲家张千一解剖《解放》

2019-09-20 09:02 主页 来源:未知
作曲家张千一解剖《解放》

  “《解放》的意义,就是对山西民间音乐本体的解放,山西民歌就是《解放》音乐的DNA。”继国家艺术基金说唱剧《解放》表演人才培训班9月16日开班,导演张继钢开讲第一课后,9月19日,又一位大师级人物登场——他就是该剧的作曲、著名作曲家张千一。来自全国各地的46位表演人才,在山西戏剧职业学院聆听了一堂生动的大师课,名曰:就《解放》说“解放”。
 
  张千一在中国音乐史上绝对是一位现象级人物,不仅高产、而且高质。他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交响音画《北方森林》登上中国乐坛以来,创作了大量的交响乐、室内乐、声乐、歌剧、舞剧、舞蹈、电影、电视剧等各类作品。除《大提琴协奏曲》《A调弦乐四重奏》《为四把大提琴而作的乐曲》,歌剧《我心飞翔》《太阳之歌》,舞剧《野斑马》《大梦敦煌》《霸王别姬》,说唱剧《解放》,舞蹈《壮士》《千手观音》等代表性器乐作品及歌剧、舞剧、舞蹈作品外,还为《红色恋人》《哦,香雪》《赵尚志》《天路》《孔繁森》《红十字方队》《女子特警队》《DA师》《成吉思汗》《大染房》《林海雪原》等百余部电影、电视剧谱写了音乐。
 
  而最为大众熟知的,是他创作的《青藏高原》《天路》《嫂子颂》《女人是老虎》《在那东山顶上》《走进西藏》《相逢是首歌》等众多流行音乐,可谓出手必经典,其作品获奖无数、流传甚广。
 
  作为《解放》的作曲,当天,张千一不仅为学员们解剖了《解放》音乐创作的背景、目的,以及其中14段音乐的作曲方法、作品结构、幕后故事,还结合音、视频,生动再现,令学员们“耳”界大开!
 
  张千一说,1981年他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最开始接触民歌的时候,最爱的就是山西民歌和云南民歌,后来第一次到山西采风,还唱了一首连山西人都知之甚少的民歌《卖菜》,特别自豪。后来山西拍摄《歌从黄河来》请他做音乐总监,让他对山西民歌有了更深的了解和感情。直到《解放》的创作,让他更是泡在山西民歌、戏曲中。“《解放》的创作很艰难,不仅仅因为它是说唱剧,要融合很多民间艺术形式,还因为之前山西就有‘三黄’的辉煌,后来我把《解放》音乐创作的目的确立为:民歌的交响化、史诗化。”
 
  回首《解放》10年,张千一也感慨当年真没想过它能走这么远。当时很多创作都是大胆而艰难的,“比如配合舞蹈《亮脚会》,我改编的那段音乐《割莜麦》,我不用交响,就是用了特色伴奏:两架马林巴、一架竖琴、两把板胡、一支三弦,是原声和时尚相结合,我承认我有点大胆了!”“配合《凤冠舞》我写的那段音乐《梦儿惊》,一开始就对我是巨大的挑战,张继钢导演要求是要有皇家气概和殿堂风格,还不能失去民族味道,我当时听了山西的很多戏曲、民歌,一点点提取素材,把管乐、弦乐糅合在一起,当时还有人接受不了,是张导站出来拍板,认为这是《解放》中最出彩的音乐,后来磨合这么多年,也是受到越来越多观众喜欢。”
 
  讲座最后,张千一说,《解放》10年演出1000多场,能感动那么多人,他也在不断思考民歌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能量,也许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之源,他要向民族音乐致敬、向民歌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