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流转之间便是一场时光的旅行
中国第一张赛博朋克概念音乐合集
第八届琴台音乐节闭幕
李宗盛音乐剧《当爱已成往事》公
第二届新东方远方音乐节

中国第一张赛博朋克概念音乐合集

2019-11-24 09:00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第一张赛博朋克概念音乐合集

  关于《赛博中国》——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赛博朋克概念的音乐合辑,故事大概从几个月前讲起。
 
  那天中午,我和许久不见的朱婧汐约了个饭,聊聊她的近况。在大家眼中,朱婧汐是“鹿晗御用填词人”,频频出现在《中国好歌曲》、《即刻电音》等节目上的才女,除了EDM,她还善写情歌芭乐,其代表作《寂寞烟火》在短视频平台上有数百万使用量,广被传唱。
 
 
  可是那天,朱婧汐神秘兮兮地告诉我,她找到了让自己这一年“最应该做的事”:赛博朋克。她甚至把自己的傣族名也换回来了,她今后要用Akini Jing这个名字发表新的音乐作品。随后她给我看了许多她在个人社交网路上发布的赛博朋克风的照片,以及歌曲的Demo,我们又聊了《攻壳机动队》,川井憲次的《傀儡谣》,潮爷Steve Aoki的Remix,等等。
 
  结果,数月后,当我正式听到朱婧汐的赛博朋克风作品时,竟是在这张《赛博中国》合辑里。更让我觉得诧异的是,这里头不仅有朱婧汐一人,还有我们的老朋友L+R王璐(耀乐团团长兼DJ)、颗粒(卡奇社主创),新朋友音速行星、张艺峰等共16位电子音乐人。
 
  《赛博中国》作为腾讯音乐人电音三部曲“音溯Trilogy”系列之一,由原创音乐平台腾讯音乐人联合新锐音乐/视觉厂牌“自然现象”与全球音乐服务机构“看见音乐”共同打造,《赛博中国》2019第一辑共收共十首中国音乐人所打造的赛博朋克风音乐作品。
 
  所谓赛博朋克,在《黑客帝国》、《攻壳机动队》、《阿丽塔:战斗天使》中被我们所熟知的“未来世界”,是我们对不断发展的科技的审视。到底未来是怎么样子的,人类可以有各种想象,如《三体》里那个高度智能化、人类生活高度文明化的样子。赛博朋克则是另一个极端,它的核心是“高科技,低生活”,即科学在追求最高效率的合理化过程中,典型如《黑客帝国》中插着管子的人类,借用科技的手段不断去控制、压抑人性,人类不断用科技进行自我欺骗。
 
  (赛博朋克经典《攻壳机动队》)
 
  在赛博朋克的影像世界里,东方元素是必不可少的一环,无论是摩天大楼的巨幅日本艺伎投影,或是标志性的霓虹广告灯牌风格——对于西方世界来说,东洋作为异域文化,其产生的疏离感,造成了赛博朋克的独特美学。而在音乐上,赛博朋克,又会是怎样子的?这是当时我问朱婧汐的问题,也是这张《赛博中国》所回答的问题。若赛博朋克是处于世界主流价值观的西方世界对未来的想象,并投射到他们所认为的遥远东方世界里。作为真正生活在被想象客体的我们,对此有怎样的解读?
 
  我们来听《赛博中国》吧。
 
  化身Akini Jing,朱婧汐的《Intelligent 高级智能》,用故障美学(Glitch)作为主导,她人声背后的Beat是危险的,像是出错或癫狂的程序。朱婧汐用她非常标志性的Dream Pop嗓音,唱出了在科技主宰的世界下,个体微不足道的命运,“Lies, Everyday in your life”。所以,你听朱婧汐的赛博朋克世界,它是如此紧张的,朱婧汐对未来抱着怀疑和时刻自省的态度,最后那句“Don't trust anyone”进入drop段,低音的设计搭配着“anyone”不断循环往复,是这首歌画龙点睛的部分。
 
  在《赛博中国》里另一位我的老朋友L+R王璐,他同时拥有多种身份:DJ、流行音乐制作人、播客博主、音乐极客玩家。他在这张合辑里给出了一首纯音乐的《红楼》,是一首相当chill的作品。他脑海中的未来显然要轻松得多,民乐和五声音阶一起穿梭,这是他另一个电音主题“新乐府”多年的积累,定是红楼梦中人,但红楼里面到底有什么,这是一个开放性的话题。王璐的音乐足够驰放,但并不代表这里头没有暗藏杀机,是秦可卿的卧房还是憨湘云醉卧芍药裀,可由听者自行体会。
 
  以及还有前卡奇社主唱颗粒。上了年纪的歌迷大概都会听过卡奇社之前的《游园惊梦》、《日光倾城》等,颗粒非常善于在这种中国古典的意向寻找灵感,转换成现在的题材,当下的情感连接。她在《赛博中国》中的这首《混沌蝴蝶》选的是庄周晓梦迷蝴蝶这一经典题材,以一点Future Bass,一点Trap,她直接触达的是赛博朋克中永恒的那个问题:你怎么知道自己是人类,还是人工智能?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活在《黑客帝国》的锡安里?“花丛中游戏中扮演人类或飞虫,洞穴中模式中不知谁入谁的梦”,颗粒和制作人Heeze的Best一起飞驰。
 
  在合辑里,我也听到了很多new name,他们也是优秀的音乐人,但过往并没有进入到我的视线里。如张艺峰,我非常喜欢他的这首《鼓楼大街》。某个程度上,我觉得这是这张《赛博中国》里真正的主打歌。就像《赛博中国》封面上所绘,在现代化的都市里,月亮露出半截,挡在月亮前面的是一座古色古香的东方式塔楼。忽略它的比例,可以理解为,它的原型就是如今的鼓楼大街。而在张艺峰《鼓楼大街》里,我们先是听到了80年代流行音乐的痕迹,一种奋发追梦的昂扬;忽然又回到了乐队化和编排,三弦的设计明显让人想到何勇《钟鼓楼》;来不及告别90年代,马上又跌入了时空错乱的电子舞曲里。歌曲的最后,他又暗暗扣回《钟鼓楼》的和弦,结束此曲。张艺峰的作品让我想到了《刺客信条》,或是《长安十二时辰》,但这是赛博朋克版本的。你看,在他的脑海中,未来其实并不是凭空而来的东西,未来来自我们过去发生的、现在正在做的事。你怎么做,决定了未来怎么来。
 
  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音速行星。主打Synthwave风格的他们,用复古去诠释未来。如他们自己曾在采访所说,“在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蒸汽机时代做了一个发展,所以做出了这样一个平行宇宙,叫做蒸汽朋克。而我觉得在八十年代的计算机和复古的游戏,在那样的审美之下,我们往另外的一个方向去,而不是往现在的这种科技方向,这样就变成了我们的未来复古,复古未来。”在《赛博中国》里,音速行星拿出了一首《Ghost inside》,这是一首兼顾了好听的旋律和特立独行风格的作品(当然主打Synthwave这种广义蒸汽波的风格基本面上本就会挺好听),歌曲的内容则是明显致敬《攻壳机动队》(英文:Ghost in the Shell),在躯干里面,讨论自我意识、自我即宇宙这件事。客座人声宋黛霆是腾讯音乐人“原力计划”去年的年度三甲之一,她的妩媚烟熏嗓也为这首歌增色不少。
 
  在这张《赛博中国》里,还有其他优秀的曲目,在此不一一累述。让我觉得吃惊的地方,是原来除了最开头提过的朱婧汐外,还有这么多的音乐人对于赛博朋克这一看似“冷门”“小众”的题材感兴趣,而他们所思考着力、并最终外化呈现的部分,也不负“赛博中国”之名,不仅是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我们所做的赛博朋克理所当然叫做赛博中国”,而是这些音乐人们都从自我个体出发,在“赛博中国”当中寻求本民族的过去和未来的连接,作为中国人面对西方和东方之间的文明碰撞。从另一个侧面,我们也可以把《赛博中国》视作其发起人腾讯音乐人平台对于年轻人文化的持续关注,以及对所有音乐、潮流开放性的接纳态度,并没有因为这是“小众”而把这种题材拒之门外。
 
  那么,我再一次诚挚的邀请,请把你的耳朵借我,让我们一起进入,这霓虹灯下的鼓楼大街,来自中国的赛博朋克音乐世界。
 
  音乐自媒体 “乱弹山” 万马齐喑的乱世里, 透过音乐, 我们记录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