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歌手愤怒可以做到用音乐DISS你
快手抖音的「音乐计划」:是助推
金池出演李宗盛音乐剧获肯定
大型民族管弦乐音乐会
丝路中心奏响钢琴讲演音乐会

快手抖音的「音乐计划」:是助推了抄袭

2019-11-26 09:01 主页 来源:未知
快手抖音的「音乐计划」:是助推了抄袭

经过长时间的野蛮生长后,互联网音乐在2013年迎来拐点。
 
以“小而美”著称的虾米音乐被阿里巴巴集团收至麾下。受困于行业盗版横行,QQ音乐联合唱片公司等相关方开启了盗版围杀,一时间,几大音乐平台频频出现互诉侵权的情况。版权保卫战的发动最终促使平台纷纷走上正版化道路的同时,也掀起了一场新的版权争夺大战。
 
快手抖音的「音乐计划」:是助推了抄袭,还是板结了大众审美?
 
对于短视频而言,2013年同样是一个绕不开的年份。这一年,秒拍、腾讯微视先后上线,短视频第一波浪潮来临。从纯粹的工具应用转型为短视频社区的快手彻底摆脱了工具化的制约,在用户量和用户活跃时长上都得到了大幅提升。
 
竞争直接导致版权价格水涨船高,除了砸钱抢购独家版权外,扶持原创音乐人成为平台积累自有版权,扩充内容曲库的重要手段。
 
虾米音乐在2014年率先推出了“寻光计划”,接下来三年QQ音乐、网易云音乐、百度音乐先后启动了“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 “石头计划”、“伴星计划”。此外,腾讯音乐2017年公布了腾讯音乐人计划,到了2018年,腾讯音乐人又开启了“原力计划”。每一个计划都在强调旨在扶持原创音乐,发掘优质音乐人,改变音乐人现状的初心。事实却是都未激起太大水花。
 
而今,势头正盛的视频平台,诸如抖音、快手、B站,也忙于各种音乐计划。近日,快手联合QQ音乐、“双酷”等平台推出了“音乐燎原计划”,不久前B站宣布上线“音乐星计划” 和“音乐UP主培养计划”。更早时候,去年1月抖音上线“看见音乐计划”,4月快手启动快手音乐人计划。挖掘和扶持原创、独立音乐人,寻找未来影响华语乐坛的新生原创力量,与音乐平台如出一辙。
 
只是,短视频平台能担此重任吗?
 
音乐计划背后:音乐宣发利器
互联网的出现,颠覆了音乐行业过去靠唱片、演出进行音乐推广的传统宣发模式,在线音乐平台成为音乐触达用户的重要渠道。而音乐新人的上升通道则长时间被局限在音乐选秀狭窄的空间内。新歌难出圈,新人难走红,是华语音乐面临的现实困境。
 
2013年上演的围杀盗版行动最终在两年后催生了“最严版权令”的出台,2015年7月8日,国家版权局下发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自此,音乐盗版时代一去不返。
 
在这期间,短视频1.0时代落定。2015年,微视几乎宣告失败,同一年美拍、快手用户数分别突破1亿,成为第一波短视频浪潮里的赢家。
 
此时,短视频和音乐似乎还没有交集。
 
微视被战略放弃的2016年,短视频行业迎来重要入局者。这年5月,头条视频上线,接着今日头条(现为字节跳动)又于9月推出抖音。快手也从隐形独角兽慢慢被大众看见。
 
不过短视频和音乐的连接还要等到第二年才得以显现。借助于现象级节目《中国有嘻哈》,抖音的大众认知度不断提升;而快手已坐上短视频的头把交椅。
 
此时,一些歌曲诸如《我们不一样》《带你去旅行》已经借助短视频平台走红网络。随着抖音在2017年末到2018年初的爆发,越来越多的音乐也跟着在平台上蹿红,包括《红昭愿》《123我爱你》《全都都是你》《纸短情长》《学猫叫》《体面》《说散就散》《Panama》等,就连林俊杰2008年发布的《醉赤壁》也通过短视频平台翻红。
 
正是看到了段视频对于音乐的加成效应,抖音在2018年1月推出了“看见音乐计划”, 第一期将在为期五个月的时间里,对获得认证的原创音乐人给予推广资源、导师指导、单曲制作奖金、定制MV等多个维度的支持。“看见音乐计划”的首发导师阵容包括:汪峰、陶喆、李伟菘、李偲菘、臧鸿飞、孔令奇、董冬冬、崔恕。
 
三个月后,快手紧随其后发布了“快手音乐人计划”,在快手上传原创作品并且通过测试后,即可与快手签约作品授权,成为“快手音乐人”。音乐人不仅可以获得音乐人认证,还可以获得精准推送的流量支持,更有机会获得专业团队为自己量身打造的歌曲作品,并获得包括热门综艺在内的各类优质宣发渠道的支持。
 
今年年初,抖音宣布启动2019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并发布抖音首张音乐专辑。抖音音乐负责人朱洁表示,2019看见音乐计划将在2018年基础上全面升级互动玩法,以更多元的方式传播音乐,挖掘更好的创作者和声音。11月23日,快手推出音乐燎原计划,将整合平台资源帮助更多音乐人出圈。
 
现在,应该没有人再怀疑短视频对于音乐的带动作用,无数歌曲通过抖音、快手出圈,音乐平台热歌榜被抖音神曲牢牢占据,用户的歌单里也多出了《沙漠骆驼》《野狼disco》《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绿色》等。此外,抖音、快手还成为歌手宣发新歌的重要阵地,邓紫棋《另一个童话》、汪峰《空空如也》、吴亦凡《大碗宽面》等。
 
音乐计划捧出的是音乐人,还是抄袭模仿者
前不久,抖音上流传一段段宏奕面对镜头说“我暗恋的人在我后面呢,我们班的陶虹”的内容,随后视频配了“我承认很自卑,我真的很怕黑”的歌词。这出自抖音上很火的一首歌曲《孤芳自赏》,但这首歌不久前被指出抄袭烟鬼The Chainsmokers 的《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最终作者杨小壮也承认抄袭行为。
 
事实上,这几年通过短视频平台火起来的歌曲,很多都存在抄袭现象,像之前的《80000》不管是前奏还是旋律都与原曲《Dusk》有很大的相似之处。《离人愁》与《烟火易冷》、《山外小楼夜听雨》、《红尘客栈》也是相似的地方;《生僻字》《出山》都被爆出涉嫌抄袭。
 
面对抖音、快手平台的庞大流量,一些专门研究生产爆款神曲的公司应运而生,比如宋孟君的云猫文化。此前曾有媒体报道,该公司利用实时舆论热点监测系统,从写歌到上线最快仅需4小时。根据短视频平台上的热歌,来创作音乐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参照,“火”才是第一要义,模仿抄袭难免成为家常便饭。而平台对于这些所谓音乐人的扶持,无疑是在助长抄袭行为,造成劣币驱逐良币。
 
当生产抖音、快手神曲成为快速成名的捷径时,将会导致更多趋利者进入,什么歌容易红就做什么歌,不管音乐性及品质,这对整个音乐行业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就像当年网络神曲以及彩铃,对华语乐坛造成的冲击。而那些专心做优质音乐的创作者,反而会被埋没。
 
大众音乐审美也深刻影响着华语乐坛的发展,某种程度上来说,国内大众音乐审美相对单一,就像大家过去只认为《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中高嗓音、铁肺才称得上好音乐。这几年大众的审美在慢慢地被改变,在新的音乐类型中被丰富。但是短视频平台生产的歌曲全都是极为相似的歌曲类型,在广泛传播的同时,板结的还有用户的审美能力。
 
不过话说回来,在面对用户天花板见顶,冲击更高日活的短视频平台而言,更多的神曲意味着更多的流量,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为华语乐坛输送的究竟是毫无营养的口水歌还是抄袭歌曲,或许根本就不是他们在意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