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作品开启新年音乐“梦想之路
指挥要有能力在音乐中隐身
陈乐基助力央视元旦音乐会
王力宏的音乐励志电影,火力全开
音乐情景剧《好日子》在京上演

指挥要有能力在音乐中隐身

2020-01-04 14:36 主页 来源:未知
指挥要有能力在音乐中隐身

梵志登是一位深受中国乐迷喜爱的荷兰指挥家。近年来他与上海交响乐团的多次合作,都给乐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久前,他再度执棒上海交响乐团,带来了一场融汇中外知名作品的重量级音乐会。

记者在演出前夕探班排练现场,专访了这位世界级指挥家。

挖掘隐藏的宝藏

中午时分,走进上海交响乐团,《洛可可主题变奏曲》的优美旋律回荡在演奏大厅。尽管只是排练,但气氛之严肃并不亚于正式演出,台上的乐手们没有丝毫懈怠。

开头有一些小瑕疵,梵志登示意乐队停下,并提醒管乐注意音量。

曾有乐评人将梵志登的指挥风格形容为“极为准确,又不失灵性”。他常常要求乐手:“你们的力度必须要像瑞士手表一样精确。”乐队小提琴首席出身的他对弦乐的要求尤为精细,从指法、运弓方式,到揉弦的频率和力度,他都会给出具体的标准。在他眼里,一个乐队水准的高下,往往就在于指挥解决小问题的效率。“如果其他指挥对乐手说,做到90%就可以了,那我会要求他们做到110%。”梵志登说。

曾有乐手调侃,和梵志登排练一周,弦乐手会练出有力的肱二头肌,而管乐手则会练出腹肌。因为他的排练强度很大,同一个段落,可能会不停重复,直至完美。他的眼中只有好与不好,少有中间地带,如果不全力以赴,无法达到其要求。

对乐手严格要求的梵志登,对自己也从不懈怠,他每天会用至少5个小时研究乐谱或学习音乐。据梵志登的女儿透露:父亲甚至会在与全家一起度假时,随身带着总谱,每天研读。“自律不仅让我快乐,更让我在舞台上获得更多的自由。”梵志登会提前几周甚至几个月就开始准备自己即将执棒的作品。即使对那些已经完全“吃透”了的曲子,他依然会在演出前认真研究,从不只凭以前的记忆而演绎。

“乐谱里总有一些你能发现的新东西,我喜欢从中发掘出旋律与和声中隐藏的珍宝,并以此来指挥乐团,通过与他们的沟通,将自己的理解与想象完全演绎出来。”梵志登说。

(梵志登指挥上海交响乐团)

让乐队焕然一新

38岁时,梵志登才指挥了人生中第一场音乐会。没人能料到,这位“半路出家”的指挥日后会成为全球顶尖乐团纽约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

“有些人以为种子10点埋到土里,11点就能发芽,而我这颗种子却整整等了19年才‘发芽’。”梵志登笑言。

生于阿姆斯特丹的梵志登5岁开始学习小提琴,19岁就通过层层筛选成了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小提琴首席,并录制了一系列唱片。

有一次,著名指挥家伯恩斯坦来乐队担任客座指挥,他想走到剧场后部听一下乐团的演奏效果,便临时将指挥棒交给了小提琴首席梵志登。走上指挥台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当音乐随着他的指挥而流动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被隐藏的自我。伯恩斯坦告诉他:“你指挥得挺糟糕的,但你应该认真考虑一下,未来是否可以成为一位职业指挥家。”

1996年,小提琴家梵志登正式转型成为指挥。2008年,他成为美国达拉斯交响乐团音乐总监。2012年,他开始执掌香港管弦乐团。去年,他们录制的瓦格纳《指环》全套四部曲获得了《留声机》杂志颁出的“2019年度管弦乐团大奖”,这也是亚洲乐团首次获此荣誉。2018年,梵志登担任纽约爱乐乐团第26任音乐总监。

梵志登近年来多次执棒上海交响乐团,他们合作的马勒《第九交响曲》、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等经典曲目给许多乐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全曲的每个细节都贯彻了指挥家不可动摇的意志,细节的完美与结构的刚正,融合成一种无坚不摧的音乐力量,乐手们忘我的演奏使整个乐队焕然一新。”知名乐评人张可驹这样形容梵志登指挥上交演绎的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

一次成功的演出,有赖于乐团每个声部的完美发挥,更需要彼此之间的默契配合,共同攻克作品中的难关。而这份默契,离不开指挥千锤百炼的打磨以及与乐队之间沟通的魅力。“每个交响乐团对于一些经典曲目都有自己的演奏历史与音乐基因,这是非常重要的,而我也会给他们带来自己多年沉淀下来的对于曲目的经验与理解。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指挥与乐队的碰撞与融合,这是最充满乐趣的地方。”梵志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