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圈的“国货之光” 未来无限
《见面吧!首唱》掀音乐宣发新玩
在线音乐的未来:版权战还是创新
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QQ音乐把音乐现场搬回家

华纳音乐再启IPO:签下黄老板、火星哥

2020-02-08 15:24 主页 来源:未知
华纳音乐再启IPO:签下黄老板、火星哥
华纳音乐再启IPO:签下黄老板、火星哥,年入45亿美元

距2011年私有化退市近十年后,华纳音乐再次启动了IPO进程。
 
2月7日消息,华纳音乐集团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在招股书中其提出的最高融资金额为1亿美元,但尚未最后确定。根据招股书披露,华纳音乐将采取AB股结构,A类股东每股可以投票1票,B类股东每股可以投20票。
 
从鼎盛到被出售、再到私有化二度易主,重新启动IPO的华纳音乐释放出一个明显信号:在遭遇连续多年的销量下滑后,流媒体对音乐产业的振兴为音乐公司们再次打开了二级资本市场的大门。
 
流媒体拯救华纳音乐
华纳音乐的前身最早可追溯到华纳兄弟于1929年创立的“音乐出版有限公司”(MPHC),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购入音乐版权,为电影提供廉价音乐。1930年,随着购入Brunswick唱片,公司进军唱片业。
 
1967年,华纳兄弟影片公司收购大西洋唱片,1972年再购入Elektra Noneusch唱片,成立华纳唱片集团(Warner-Atlantic-Elektra,简称WEA)公司。随后数十年,华纳兄弟通过多起跨国收购,并购对象包括法国Erato公司,德国Teldec公司,芬兰Finlandia公司等,一步步扩大了华纳音乐的业务版图。
 
并购是华纳音乐快速拓展海外市场的主要方式。
 
1991年中国台湾著名本土唱片公司飞碟唱片被华纳音乐控股,1996年,华纳音乐正式收购飞碟唱片,华纳正式全面进军华语乐坛。2000年,通过与麦田音乐签约成立华纳麦田,华纳音乐将周迅、朴树、老狼、孙楠、那英等知名歌手招致麾下,进入内地音乐市场。
 
2009年,华纳音乐与本山传媒、台湾东风传媒、环球热力兄弟影音在北京刘老根大舞台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宣告四家娱乐集团强强联手,将打造华人TOP YOUNG偶像组合。由本山传媒牵头,四方未来将在选拔、招募、培训、制作、企宣、经纪等各大领域,进行深度密切的合作。赵本山、小沈阳出席了该次签约仪式。
 
从合作理念看,华纳音乐与本山传媒的该次牵手已有如今练习生制的影子,但从结果来看,这次牵手最终并未溅起太大水花。
 
这与唱片行业遭遇的大环境变化有关。
 
2000年前后,互联网兴起,P2P下载的出现致使盗版猖獗,传统唱片的销售一落千丈。受行业大势影响,过去十几年,华纳音乐的发展也颇为坎坷。
 
2004年,因与AOL合并后未能取得理想效果,时代华纳出于降低集团负债的目的,将华纳音乐以2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布隆夫曼投资集团,该集团领导者为环球(Universal)集团前总裁小埃德加·布朗夫曼(Edgar Bronfman Jr.)。
 
2011年,私人控股的美国工业集团Access Industries以每股8.25美元的价格将华纳音乐私有化,华纳音乐再次易主。
 
Access Industries所有人是俄裔石油巨子伦纳德Blavatnik,其与华纳音乐总裁小埃德加·布朗夫曼及其父均颇有交情。2004年,当布朗夫曼从时代华纳手中买下华纳音乐时,Blavatnik就担任董事至2008年。在此笔交易确定前,Blavatnik就已持有华纳音乐约2%的股份。
 
幸运的是,在实体唱片逐渐衰落之时,2003年横空出世的iTunes音乐商店正式亮相,上线的第一个星期,iTunse商店就卖出了一百万首歌。这个模式取得了巨大成功,为唱片公司们在数字时代生存找到了出路。
 
此后,Spotify、Pandora以及Apple music、Amazon Music等流媒体音乐平台的出现和兴起将音乐行业带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数字音乐、流媒体逐渐取代实体唱片成为唱片公司的最主要收入来源。
 
数据显示,目前,数字音乐、流媒体音乐对全球音乐产业的营收贡献占比已经接近60%。
 
现金充沛的稳健型选手
流媒体拯救全球音乐产业,华纳音乐也不例外。
 
在2019、2018、2017三个财年(华纳音乐财年以9月30日为起始点),华纳音乐收入分别为45亿美元、40亿美元和36亿美元,净利润分别为2.58亿美元、3.12亿美元和1.49亿美元。调整后的EBITDA分别为7.37亿美元、10.33亿美元(包括因出售Spotify股票而获得的3.89亿美元税前净收益)和6.04亿美元。
 
过去七年中,除2015财年受汇率影响营收出现同比负增长的情况外,华纳音乐总营收呈稳步增长的状态,自2016财年后同比增长稳定在10%左右。
 
营收来源方面,华纳音乐由录制音乐、版权转授和音乐发行三大部分组成。录制音乐是主要营收来源,其中的数字音乐已经取代实体唱片成为营收扛把子。
 
2019财年,数字音乐共获得23.43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16%,总营收占比达52%。而据华纳音乐公布的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Q1财报显示,华纳流媒体音乐收入为22.2亿美元,同比增长21%,占到录制音乐总收入的57%。
 
自2017年来的三个财年,华纳音乐的现金及等价物为6.47亿美元、5.14亿美元和6.19亿美元,资金储备充足。
 
财务数据外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中国市场而言,华纳音乐IPO有可能为现有版权格局带来变数。
 
当前,在国内市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拥有最全的音乐内容,在国内日趋规范的版权管理下,音乐版权已经成为各内容平台发展的重要前提。此前,环球音乐母公司法国媒体集团维旺迪(Vivendi)出售其股份就曾引发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激烈竞购,最新进展是腾讯牵头财团寻10亿欧元贷款 以收购环球音乐10%股权。
 
华纳音乐非常重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这个合作伙伴,其在招股书中特意提到自己是最早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建立合作的公司。但其同时也关注到了字节跳动旗下TikTok为音乐市场带来的巨大增量价值。
 
华纳音乐在招股书中不吝对TikTok的溢美之词,招股书中显示,据尼尔森(Nielsen)的数据,自2017年推出以来,TikTok的下载量已超过10亿次,在全球拥有5亿用户,拥有为音乐娱乐产业创造更多规模平台的机会。
 
而华纳音乐旗下艺术家、美国乐队Fitz & the Tantrums在2018年因歌曲《HandClap》通过TikTok在亚洲市场走红而享誉国际。短音乐和基于音乐的视频内容在Facebook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平台上也越来越受欢迎,这进一步表明,唱片艺术家可能通过越来越多的潜在途径获得消费者的关注。
 
对于华纳音乐而言,TikTok意味着庞大的年轻用户、流量聚集的内容分发平台,对于字节跳动而言,华纳音乐能够提供优质、丰富的音乐内容。双方存在极大的合作空间和可能,因此,包括字节跳动在内的中国互联网巨头是否会趁华纳音乐此次资本动作通过二级市场与其建立更紧密的联系,是之后颇值得注意的动向。
 
内容制作能力是华纳音乐的核心竞争力,正式进军华语乐坛的二十多年间,华纳音乐在中国成功打造了孙燕姿、F.I.R乐队等知名歌手,目前,其旗下签约华语艺人包括林俊杰、潘玮柏、袁娅维、卫兰、关喆等知名艺人。
 
华纳音乐目前已囊括Ed Sheeran, Bruno Mars, Michael Bublé, Cardi B, Kelly Clarkson, Coldplay, David Guetta, Dua Lipa, Neil Young, Prince, Pink Floyd, David Bowie, Phil Collins, Fleetwood Mac, Tom Petty and The Smiths等知名歌手和乐队。这些优质的音乐内容创造者是华纳音乐的最核心资产和最高的护城河。
 
对于未来增长,华纳音乐寄希望于用户持续扩大、改进流媒体定价、智能音箱等新设备可能带来的增量上,这些都是现实存在的机会,但必须注意,机会之中也隐藏着风险。
 
比如,当流媒体音乐收入成为其愈加重要的收入来源时,音乐公司之于流媒体平台的议价能力却在下降。同时,个性化推荐等新技术手段的兴起,让音乐内容的推广和分发遇到了更多挑战,而流媒体平台一旦推出自己的音乐内容生产业务,将会对音乐公司造成巨大影响。
 
意识到风险的存在,华纳音乐在近几年已经开始尝试多业态布局,但从营收结构来看暂时成效有限。
 
整体上,得益于数字音乐和流媒体音乐的兴起,华纳音乐近几年进入上升通道,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近三年经营现金流比较稳定,现金储备丰厚,总体收入稳健,现金比例上升,流动性增强。
 
综合财务数据和业务布局来看,华纳音乐是一名标准的“模范生”,短期内其增长可能仍将处于一个相对稳健的状态,比较难出现爆发式增长。
 
但无论如何,对于低迷多年的音乐行业来说,华纳音乐IPO是一个明显信号:音乐行业回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