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圈的“国货之光” 未来无限
《见面吧!首唱》掀音乐宣发新玩
在线音乐的未来:版权战还是创新
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QQ音乐把音乐现场搬回家

辛勤谱写半个世纪的人生欢歌

2020-02-25 15:27 主页 来源:未知
辛勤谱写半个世纪的人生欢歌

从黄梅戏曲之乡走来留在九江从艺

王庆华并不是九江人。1937年8月,他出生在湖北省黄梅县。位于华中鄂、赣、皖三省交界的黄梅,因地处吴头楚尾,荆楚文化与吴越文化在此激荡交融,形成了独特的黄梅文化,尤其是它还是中国五大剧种之一黄梅戏的发源地。

黄梅离九江近,王庆华的家乡距此仅20多公里。因当地没有中学,他来到九江师范读书。之后便一直在这里发展成长、直至成名。

新中国成立初期,九江师范是九江市最高学府,尤其是音乐和美术、体育的教学实力很强,在全省都排得上号。也许是出生于戏曲之乡的缘故,王庆华从小就受“黄梅采茶”戏耳濡目染,特别是在“串堂”中为汉剧操琴的叔父之熏陶,身上自然生长了无法抵御的艺术细胞。在师范读书期间,他就是活跃的文艺积极分子,参加了学校的合唱队,经常登台演出。

1954年,九江专区采茶戏剧团成立。那时九江就是这么个剧团,省、市文化部门都很重视。两年后,就在王庆华行将毕业时,省市文化局几个干部,到九江师范观看了王庆华他们演出的小歌剧《三换肩》。当时担任乐队指挥的是著名作曲家、指挥家张翼。文化局的同志一看完演出,便向张翼了解参加演出的学员情况。张翼向他们推荐了5名同学,这其中便有王庆华。

来到采茶戏团后,王庆华和同学们一切重新开始,勤奋钻研,边干边学,经常是见缝插针地学。那时剧团四处演出,每到一地稍许安顿下来,他便是跑到新华书店去,看有没有音乐方面的书籍可购买。

对这几位从师范出来的毕业生,剧团领导非常重视,重点培养,每当有进修和学习的机会,总是优先派他们去。王庆华记得,曾选送他到文艺学校进修;先后赴省聆听傅庚辰、何为、连波的音乐理论讲学;多次参加著名作曲家刘天浪讲的“民族管弦乐配器法”对他帮助很大。。

有了实践积累,再加上不断的专业学习与培训,使善于思考的王庆华在理论方面也迈开了步伐。学民族调式和声、学作曲法、学曲式分析。别人也许听过学过就罢了,而王庆华似乎还意犹未尽,总感觉还应该再总结提炼点什么。他说,自己的一些论文大都是在经过学习进修之后写成的,有感而发,一发则不可收。

受邀担任国家民间文艺集成志书编审

天生我材必有用。从黄梅这个戏曲之乡走来,注定这辈子是与戏曲艺术结缘。从九江师范毕业后,王庆华在采茶戏剧团一干就是8年。这期间,他接触了团内外20余位老艺人,多听、多问,虚心求教,对武宁采茶戏剧目、唱腔有较全面的了解。翻阅了“黄梅采茶戏音乐”“黄梅音乐”,三者之间经剧目和音乐体系比较及文史资料中发现,武宁“茶戏”与黄梅“采茶”、安徽“黄梅戏”有着不可分割的血脉关系,感到十分亲切,立志用心血浇灌。1964年,九江采茶戏剧团改为九江歌舞团。王庆华也由原来搞戏曲配乐改任创作组长,因此而开启了艺术道路上的另一扇大门——音乐创作。用王庆华自己的话说,以前是简谱,现在是线谱了。

因为有着研究地方戏曲的经验与阅历,从七十年代开始,王庆华就投身到了当地民歌的收集整理之中。1979年,由文化部、国家民委、中国文联等单位共同发起并主办的国家社科规划和全国艺术科学规划重大项目——“中国民族民间文艺集成志书”编纂启动。全套丛书由十部,298卷,400册组成,是改革开放后我国在民族民间文化抢救与保护工作方面所进行的重大工程。

王庆华主持编辑了“民族歌曲”、“戏曲音乐”、“民族民间打击乐”等三部九江市卷。这项工作琐碎繁杂,涉及面又广,政治、经济、历史、地理、民风民俗、音乐语言等方面的知识都包含在内,由此鞭策他不断寻找答案。。光是在民歌这一块,先后收集到的就有3000多首。王庆华与同伴们从中精选出了336首,对每首民歌都经过一番研究,弄清楚其产生的时代背景与地域特点。同时间着笔撰写了两万余字的《九江市民间歌曲概述》及《九江民歌歌种简介》由于工作出色,王庆华和九江市民歌演唱家徐嘉琪被聘请为省级卷的特约编审。

因为还有剧团正常的创作任务要做,丛书的编审与研究大都是兼职进行。在持续20多年的时间内,王庆华锲而不舍,严谨细致,一丝不苟,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完成了这一工作,几次受到省里的表彰,还获得了国家艺术科学规划领导小组颁发的“优秀编审工作奖”。

研究“打鼓歌”,唱罢戏曲转向歌舞再飞跃

王庆华集戏曲与歌舞音乐创作、研究于一体,是在社会实践中锻炼成长起来的音乐人。

艺术总是相通的。长期对武宁采茶戏的研究,也使王庆华对当地民间音乐的流传有特殊的敏感。武宁的“打鼓歌”,系农事劳动歌,劳动时一鼓匠身背腰鼓击节,众人一边劳动一边搭号相和,有“一鼓催三工”只说。当地人对它的源流却说不清楚,有的说是土生土长的,有的人说是秦始皇筑长城演唱的。王庆华一经接触便放不下手。1984年,他到武宁档案馆,连续几天从一本本县志中找到了几大段有关“打鼓歌”的记载。系1744年前由一批批“楚人”来宁垦山时引入,距今有近300年的历史。为了对“打鼓歌”的来由、特色进行全面了解,王庆华寻根溯源,从九江到黄梅、黄冈,再到武汉作了专项调研与考察,并到当时的湖北艺术学院(现武汉音乐学院)里拜访教授,向他们请教。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庆华从所获的资料中找到了有关历史记载和谱例,搞清楚了劳动时击鼓发歌在长江中下游两岸的繁衍盛说,比较中,足见当年宁人齐唱的“楚生歌”,亦从那里走来,衍进成当今赣北大地盛开的山花。

手中的资料越来越多,感受也就越来越丰富。王庆华文思泉涌,趁热打铁,写下了一篇题为《谈赣北打鼓歌》论文,在江西的音乐理论刊物中发表。之后,他又请教了武汉音乐学院的杨匡明教授,对论文作了进一步的修改与充实,名称定为《浅谈赣北打鼓歌的艺术形态与源流》。

1987年10月中旬,在首届长江歌会期间进行的民歌研究论文评选中,王庆华上述论文一炮打响。原中国音协书记处书记冯光钰评价说:“论文掌握了大量资料,文笔流畅,很有说服力,江西有人才”江明惇教授在发言中称赞是“比较研究的范例”,经两轮投票,排名靠前获优秀论文奖。王庆华觉得,搞音乐研究与继承,对自己、对地方都大有帮助。因为搞了这些东西,九江后来申报非遗比较顺利。特别是武宁申遗成功,他对“打鼓歌”的研究成果,在其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二人心思差不多”,系“三声腔”山歌,为了创新,王庆华采用多声部及不同“三声”连续嫁接,造成音色和调性的层层变化,音调美妙,十分动听。当年,九江山歌能成为国家非遗代表性项目,亦与王庆华对“三声腔”的研究有关。

吸收传统创作《农忙时节》成“天赖之音”

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王庆华通过对打鼓歌的深入研究,感到这是赣北区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因此也总想着怎么样继承发展,结合现实,创作出新的作品来。

1985年,随着首届江西音乐节的到来,王庆华与词作者徐剑南经过一番酝酿,根据武宁打鼓歌的音乐节奏、演唱特点等,创作出了9分钟的声乐合唱作品《农忙时节》。

采访之中,我们听到音响室播放的《农忙时节》一曲,感觉带有明显的载歌载舞、欢天喜地的节奏与韵律。随着起伏的音乐声而不由自主地跟着打起了拍子。

王庆华告诉我们说,打鼓歌是有故事性的,有情节,有画面。《农忙时节》一共有四个段落,前面有个小引子,接着便分四个部分,表现农忙时节“敲起来”“干起来”,这两个段落分别唱出打鼓上工和抢收抢种的情景;接下去的“泉水流”,则以女声为主,抒情地表达对爱情生活的向往;最后,“鸟入林”表现的是夕阳西下、彩霞满天,远处炊烟袅袅,夫妻成双成对归家的场景。”

王庆华介绍,这首歌曲吸收了武宁“打鼓歌”的元素,自己在乡村采风时所获得的素材也运用其中,并将九江“三声腔”的三个音放到伴奏带中,有专家称之为“天赖之音”。

江西首届音乐节举行期间,九江演出的十几个节目中,《农忙时节》作为压轴节目上场,一落幕便赢得满堂彩。时任江西音协副主席孙效祖综合评价说:“省外专家对我们的大作品只做些鼓励性的意见,相比之下,王庆华的那个作品分量就重了。”省内著名作曲家朱艾南感慨地说,《农忙时节》继承传统、发展传统,听起来让人感到非常亲切,多年来都没有听到这样的作品,听起来十分亲切!评选中,获中型声乐作品创作一等奖。

也许王庆华的名字早就被人忘记了,而他的作品却跨越了时空,常被拿出来演唱或参赛。九江地区,许多有些影响的歌手都演唱过他的歌。2016年春,全国第三届民歌合唱节比赛在贵州黔东南州凯里举行,是合唱界最盛大的一次比赛。九江市职工艺术合唱团在团长曹虹率领下,带着花了近两年时间排练的《农忙时节》参加演出,惊艳全场,在近百支队伍竞争中勇夺合唱节银奖的好成绩。2017年,《农忙时节》获国家艺术基金作品创作资助项。

功成名就仍在艺术高峰上跋涉不止

在音乐戏曲领域默默耕耘五十多年,王庆华成果丰硕。他为戏曲30余本大小剧目做音乐设计;撰写了音乐研究论文十余篇;经历了歌剧、音乐话剧、歌舞剧的音乐创作体验;创作了“收衣裳”、“梆歌”“家乡的风筝”、“修江情怀”、“春”等七件舞蹈音乐作品;整理了“建昌锣鼓”、“九江丝弦锣”、都昌“花操台”和“打十番”等打击乐合奏;谱写了声乐作品百余首。近两年,又先后主持编辑了“永修丫丫戏”音乐、“柴桑区民间歌曲集成”,不署名,挂顾问,为的是带动新人。

1988年,王庆华被评为“二级作曲”,退休前因地、市一级不设正高而未能如愿。创作中,他扎根本土,扬赣北风韵,立创作个性,踏时代节奏。

2000年,王庆华在延长工作两年后正式退休,仍然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退休20年来,他一直没闲着。老骥伏枥,继续在五线谱上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九江地区好几个县区申报县级、市级、国家级申遗,有关的卷本,都是王老搞的。九江县柴桑区《民间歌曲继承》一书,包括记谱等,也是他一手编辑完成的。好事做了一大堆,他却不署名,顶多挂个“顾问”而已。

安居浔阳城,倚靠大庐山,常饮鄱湖水。不知不觉,王庆华就在九江这片人文厚土上度过了大辈子的时光。他爱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城。

因此,为山为水为城谱曲放歌,便是他的自觉担当与主动追求。没有谁给下任务,他凭着自己在这里的感知感应、感受感情,先后谱写了一座山庐山、一介城浔阳城、一个湖鄱阳湖的歌,即《好汉坡》《浔阳江上琵琶行》《我爱故乡的鄱湖水》《鄱湖放歌》《鄱阳湖,白鹤的故乡》《鄱湖水,赤子情》《火红的浔阳》《浔阳美景看不尽》等近二十首。

《社区是我们美好的家》《社区的笑容》《在社区这个大家庭里》等歌曲歌颂了精神文明。

上述作品在省级专业赛事中,共获奖三十余件,仅一等奖就有九件,全国性的奖项六件。

他年过八旬,壮心不已,长展翅高飞。《好汉坡》曾与国外交流;《社区是我们美好的家》进京展演;《鄱湖放歌》邀请参加太湖开埠节;《将军紧握士兵的手》携政府慰问南京抗洪英雄部队;《割草摇》选入补充教材;《心灵的呼唤》在中国四川成都93国际熊猫节征歌中名列榜首。

听王庆华写的歌,许多人都说:有特色、有个性、有回味、好听。曾有人将《我爱故乡的鄱湖水》带到哈尔滨,哈尔滨江西商会会长聆听中顿时热泪盈眶,连声说:真好,真好,真好!王庆华为庐山写下的《好汉坡》,选取九江直通庐山的崎岖山道为切入点,表现了一群年轻人在前进路上不畏艰辛、奋发有为、勇往直前的攀登精神。

在采访现场,我们听到从音箱里传出的这首歌,感到特别来劲,打击乐与快节奏的组合,有一种催人奋进的感觉,仿佛能听到“噌噌噌”攀沿的脚步声……

听着、听着,我蓦然感到,这不正是王老师半个多世纪以来,在音乐艺术的高峰上不畏艰苦、辛勤跋涉,锐意进取、不断攀登的旋律写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