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圈的“国货之光” 未来无限
《见面吧!首唱》掀音乐宣发新玩
在线音乐的未来:版权战还是创新
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QQ音乐把音乐现场搬回家

QQ音乐为何不作Spotify“学徒”?

2020-03-05 17:56 主页 来源:未知
QQ音乐为何不作Spotify“学徒”? 

互联网时代,流媒体的地位依旧不可撼动,根据最近尼尔森音乐的年度报告显示,Spotify、苹果音乐和YouTube等服务上的美国音乐播放量比去年增长了30%。
其中,Spotify依旧是海外不可忽视的流媒体平台。
先回顾一下Spotify之所以成为头部流媒体的几个关键点,首先是PGC内容丰富,版权库庞大是高用户付费率的关键,其次是极为精准的推荐分发机制,根据用户听歌喜好而生成多个每日歌单。
然而,仔细观察国内的流媒体平台就会发现,这些年,平台都走出了自己的路,Spotify的方式也并没有被模仿。

网易云、QQ音乐
为何不作Spotify“学徒”?
近年来,面对亚马逊、苹果等强劲对手,Spotify的做法是通过继续增强长板,加深内容丰富度、完善音乐推荐技术等手段来维持护城河。
不过依旧避免不了各种问题,其中首当其冲就是唱片公司高昂的版权费用。在面临未来可能会与三大唱片公司解约的风险之下,Spotify通过买买买来补充非音乐内容,去年收购两家播客公司Gimlet Media和Anchor。
虽然Spotify的用户依旧在增长,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末的月活跃用户(MAU)数量为2.71亿人,同比增长31%,环比增长9%,订阅量增加了1,000万,付费用户总数来到1.24亿,用户总量则攀升到了2.71亿户。
而且另一边,Spotify依然没有改变营收单一的状况,目前依然只有两种渠道:会员订阅和广告收入,此外,在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里,Spotify也再次陷入亏损状态。
营收单一、业绩亏损……都让Spotify看起来不像是个好老师。相比之下,经过多年发展,国内的流媒体收入更加多元、业务边界也早已扩展。丁磊就曾在采访中为网易云音乐定下四大盈利模式:会员、广告,音频直播,以及会挖掘云音乐更深层次的社交功能。
寻求非单一音乐内容,也是国内流媒体平台近年来的战略重点,从2018年开始,很多音乐平台开始陆续上线短视频、直播,内容也不仅限于音乐,类型更加纷杂,比如鬼畜、搞笑视频,一些视频不乏带有B站的影子。

但所有平台都面临的问题是,诸如歌单、评论以及每日推荐等常规操作,或者是增加MV式短视频等功能延伸,更像是平台内会员的一种“圈地自萌”,不能扩大潜在的增量受众范围,显然也不能承载流媒体更多的变现野心。
某种程度上,这个道理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偶像最终的商业价值,更多取决于路人缘而非核心粉丝一样。
如何撬动会员以外的用户,这是网易云、QQ音乐的第二增长空间,也是网易云、QQ音乐如今发力的重点。
突破粉丝圈层
挖掘会员之外的价值点
先说网易云音乐,发展至今,音乐类型较为广泛,已经拥有诸如韩流、日音、民谣、国风、电音等品类,网易云音乐作为平台早已沉淀起各个圈层的用户。
在内容上,除了靠入驻音乐人自制之外,网易云音乐也与垂类综艺打通,先后买下《歌手》、《声临其境3》等节目的独家版权,《歌手当打之年》1-4期的播放量达2601万,
Mlog、云村等则帮助音乐人继续加强这种社交属性,置于歌曲播放页上的Mlog功能中,某首歌就可以作为一个主题,围绕用户自身或歌曲本身,引发相关爱好者的讨论。
根据网易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由于付费会员、数字专辑、直播等版块的带动,网易云音乐第四季度数字专辑的收入也再创新高。
社区内部的口碑发酵,歌曲获得更广泛的圈层注意,比如华晨宇的数字单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在12月4日上线,单曲售价3元,截至目前,销量破2008万张,刷新数字单曲全网销量纪录。


同样的道理还有最近破纪录的韩国偶像团体防弹少年团,截至2月28日,防弹少年团的《MAP OF THE SOUL :7》专辑在网易云音乐上的首周销售额已超40万张,销售额超1000万元,成为2020年首个单平台销售额破千万的专辑。
另一边,QQ音乐背靠腾讯,这几年也在用音乐不断向外扩展边界,在公益、科技、游戏等方面都有所涉猎,都让音乐不再属于粉丝乐迷的自娱自乐,而是服务于更大众化的群体。
比如在公益上,在2月初,由「S制造」牵头,旗下音乐人谢宇伦和永彬Ryan.B、都智文等创造“抗疫”单曲《炙热阳光》,也在这次的疫情中,获得不错的口碑与关注度。


此外,沈虫虫、永彬Ryan.B等四位音乐人还担任腾讯青少年科学小会官方歌单推广大使,与霍金女儿Lucy Hawking、牛津大学化学博士戴伟等科学家合力打造系列歌单,实现更多跨界与关注。
而近年来流行的泛直播,也放大了这种可能性,当音乐人成为主播,首先不仅意味着,能够与粉丝平等交流,音乐人表现出来的真实、有趣的一面,还容易获得路人好感,最近流行的云音乐节也说明了这一点。
在此前不少线上音乐节,歌手在直播间与粉丝谈起专辑来历、展示创作过程,在网易云、QQ音乐的歌单底下也有相关讨论,音乐人姿态平等的与粉丝交流,氛围也十分平和,此外还能促进更强的社区属性。
总的来说,因为不断的跨界,加上平台的内组织、社区属性,让音乐人的数字专辑获得口碑发酵,形成“从音乐到社区,再回音乐”的稳定循环。
2020,音乐人直播的春天?
而近年来的直播、短视频与音乐相互渗透,也让平台在往直播方向发力,可以说,如今大部分的音乐人已然离不开直播。直播与歌单、精准推荐、乐评社区可谓是相辅相成。一类是负责在上游分发原创音乐,一类则是在下游继续加强用户与音乐人的粘性,
传媒大学的《2019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2019年,37%的音乐人涉足过直播,比2018年增长了一倍,直播已经成为音乐人们第二大收入来源,年收益达到千元以上的音乐人占比46%,少数音乐人通过直播获取的年收入在50万甚至100万元以上。其中,就有30多位音乐人主播在网易云音乐的LOOK直播平台的年收入超过百万。
在网易云音乐2020年的规划里,就为LOOK直播提出了“1+2+100”的方向:继续深耕“音乐直播”这1领域,加强网易云音乐和LOOK直播2个平台联系。2020年,LOOK直播也将重点扶持100家公会。
QQ音乐也是在2020年继续推出亿元扶持计划、去年又跟B站合作,而B站近年来有意往直播发力,预测在2020年也会有更多音乐人通过直播形式获益,也有望突破以往音乐领域的受众,实现更大范围出圈。
说到底,平台各种形式的进化,也同样是在倒逼音乐人的改革。当然,这种改革也是有利有弊,一位资深乐迷就曾质疑,认为音乐人往直播转型,会削弱音乐人属性,某种程度上也会破坏音乐人的形象或“人设”,甚至会面临掉粉风险。
不过对于更多非偶像性质的独立音乐人而言,社区的互动氛围依然是所看重的,真诚的乐迷也远比狂热粉丝更重要,在平台的社区机制促使下,让音乐人的作品能够得到真正的欣赏,而不是无脑的追捧,这也是音乐人们不会成为下一个被拖累的“肖战”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