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圈的“国货之光” 未来无限
《见面吧!首唱》掀音乐宣发新玩
在线音乐的未来:版权战还是创新
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QQ音乐把音乐现场搬回家

千篇一律套公式唱歌, 音乐鬼才华晨宇

2020-03-08 09:39 主页 来源:未知
千篇一律套公式唱歌, 音乐鬼才华晨宇

随机打开一个播放器,点开华语歌单,大概率情况你播放出来的会是一首不温不火的情歌。
 
在这个充斥着矫揉造作的流行乐坛中,八成的歌手都在为情爱无病呻吟。
 
所以当华晨宇这个异类出现的时候,大众是被吓到的。
 
因为大多数时候他的打开方式,是通常意义上的抽风。
 
 
不论是满地打滚、还是鬼哭狼嚎,他的表演更像是在跳大神。
 
大众对他的评价呈现两个极端。
 
喜欢他的人夸他做先锋音乐,是“90后乐坛领军人物”。
 
今年《歌手》开播,华晨宇作为首发阵容,连着两周拿了第一名,而把观众唱哭的毛不易却惨遭淘汰
 
虽然毛不易被奇袭成功这事,怪不到华晨宇头上来,但回回稳居前三的排名,再加上粉丝的随处控评,“花花实至名归”,真想回敬他们一个营销举报。
 
作为从湖南卫视走出来的“亲儿子”,这不是他第一来《歌手》,两年前他作为踢馆选手就来过,同样成绩斐然,连着拿了三次第一名。
 
改编了周杰伦的《双节棍》,崔健的《假行僧》,草东的《山海》,还唱了一首张国荣的《我》。
 
粉丝说这是他每年演唱会最后一场的保留曲目,一年只唱一次。
 
听着好像很宝贝哥哥的歌的样子,观众也非常承他这份情。
 
毕竟把别人的歌都改的疯疯癫癫,就这哥哥的一首翻唱勉强能听。
 
时隔两年再次站上《歌手》舞台,华晨宇依然被群嘲芒果台捧亲儿子。
 
不过据说事实上是节目开录当天,在经纪公司和电视台的双重“压迫”下,他被迫匆匆赶往长沙。
 
彩排只有一遍,《寒鸦少年》是这么多届《歌手》里,第一首没有现场乐队,而放着伴奏唱完的歌曲。
 
对于他的这场表演,网络上部分观众的评价是这样的:
 
低声开场做一些非人类动作,突然抽风开始高昂嘶吼,加奇怪的身体扭曲和手指挥舞开始rap,以上穿插进行,最后一个高音泄气陷入颓废死寂。
 
怪诞的演唱形式,自我的音乐风格,包装过度的视觉效果。
 
这种公式化的行为艺术从华晨宇出道以来,一直被反复讨论。
 
而关于他的《寒鸦少年》欣赏他的人控评是这样的:
 
每次听到这首歌和看到他表演时的肢体动作,我就想到另我如痴如狂的玛丽莲曼森。天使与恶魔的结合,黑暗中疯狂的力量与冲破天际的光明之间的斗争。
 
而更多被他吓到的路人看完之后,还是一直围绕在他身上的三个字标签:神经病。
 
哦,或许还可以再加几个字,得了帕金森的神经病。
 
演唱风格没有好、坏之分,就像音乐类别没有“高低贵贱”一样,不管我们能否接受华晨宇的“变异”风格,他就是在音乐市场中茁壮生长了。
 
2013年他作为08042号选手参加《快乐男声》,白T,锅盖头,黑框眼镜,紧张又羞涩。
 
“我我我叫华晨宇,没了”,刚吃完橘子的他,还对着镜头憨笑。
 
本以为又来了个文艺青年,谁知道一开口就抽风的把人吓到了。
 
后来还被蔡国庆当众评价“不是天才就是蠢材”,不留一点余地。
 
但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两个一见如故的人,就在大家都觉得这个人很奇怪的时候,尚雯婕力保华晨宇成功晋级长沙唱区10强。
 
台上行为乖张,台下举止乖巧,秉承着自己灵魂歌者的状态,华晨宇最终在那个夏天,以一首张国荣先生的《我》夺冠。
 
冠军被这么一个奇怪的人拿了,大家肯定紧盯着怪咖后面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花儿与少年》里经常走丢,看街头表演看到失神,算不清帐,生活无法自理。
 
这让本来就对他音乐风格不甚赞同的观众,更加确定这个人智力有问题。
 
于是在观众的挤兑下“火星少年回到了火星”,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出现在观众的视线。
 
“火星演唱会”开票当天,35秒抢空,在线人数高达16万。
 
《异类》实体专辑限量预售,上架仅一天,夺下销量日榜,周榜,月榜冠军,数字专辑预售上线8分钟突破10万销量记录。
 
在他的怪圈领域中,他独树一帜,备受喜爱。
 
蛰伏了两年之后,他参加了《天籁之战》,以明星导师的身份接受素人的挑战。
 
改编的是2016年的神曲《我的滑板鞋》,歌曲改编的非常成功,音乐性和格局远超原版。
 
随着他音乐才华的再次展露,吸引了不少一开始并不了解他的人,但那批不喜欢他的也人又来了,这回他们找到了除行为奇怪之外的抨击点,整容。
 
男版尚雯婕、仿版权志龙、娘炮……
 
诚然,跟两年前相比,这时的华晨宇是甩掉了土气,打扮的颇有高端音乐人的样子。
 
可作为一名歌手,大家关注的不应该是他的音乐作品吗?
 
彼时的他除了这个节目之外,有自己的作品吗?
 
有,前面说到的他首张数字专辑《异类》,里面的单曲《我管你》、《地球之盐》、《蜉蝣》都极具他个人特色和做人态度。
 
但你要说他有传唱度高的歌曲吗?
 
没有,而且如果他一直保持自己的这种风格,今后也很难有。
 
一来是这些歌的演唱难度很大,二来是这些歌的改编难度也很大。
 
华晨宇的歌,仿佛就是给他自己“王国”的人听的,不写情爱,写意识形态。
 
5分钟的歌,粉丝编撰5000字的论文,绘声绘色的描写从歌中听到的生命与死亡、末日的悲悯、人性的祭奠。
 
你要是质疑他故作高深的人声实验,观众不明白你的理念怎么办。
 
录制《歌手》和声的现场的华晨宇是这么回答的:没关系啊,他们不需要明白。
 
去年的海口演唱会上,他为粉丝唱了三首歌《好想爱这个世界啊》、《疯人院》、《与火星孩子的对话》。
 
一首写给抑郁症患者、一首写给强迫症患者、一首写给孤僻内向的人。
 
从抑郁到疯狂再到治愈,这是他眼中美好、浪漫的世界。
 
他的歌是否治愈人心,愿意听懂的人自然会备受鼓舞。
 
而对于华晨宇来说,有在舞台上准确传达自己创作初衷,始终更为重要。
 
《离人愁》的全网播放量有15亿次,在传唱度上远高于华晨宇任何一首歌。
 
听过这首歌的人,也应该能听到它身上周杰伦、许嵩的影子。
 
但当面指出这首歌不知所谓的人却很少。
 
模仿往往是最简单的,浑水摸鱼的“学习”他人的长处,然后再拼凑出一个差不多的半成品,口水歌就会越来越多。
 
敢于指出,是华晨宇基于一名创作人最基本的音乐素养,至少目前为止,你没法从他的众多作品中找出一首烂大街口水歌。
 
当然,他敢指出,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对他的质疑照单全收,总有那么几个人会说以他的歌传唱度不高对他诟病。
 
可在面对采访快问快答时,“你觉得面对质疑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华晨宇还是风轻云淡的说“我就没有在意过质疑。”
 
上一季《歌手》拿到亚军之后,他很快出了专辑,拿了奖,吸引了更多的同类,在鸟巢连开两场演唱会,场场爆满。
 
于是,关于他“音乐鬼才”褒奖又来了。
 
而他的回答不过是“哪有什么天才,只不过我努力的比大多数人早而已。”
 
他曾在节目里说自己是独自长大的小孩,每天在卧室里发呆,在钢琴前一天就这么过去。
 
从年少时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构思吟唱,到此刻的直面大众褒贬,他的创作地点变了,听歌对象变了,唯独他依旧我行我素当异类。
 
他本人一点没变吗?
 
当然变了,7年前的“火星弟弟”早就偷偷成长的更加坚定了。
 
可你要问他哪儿变了?
 
好像又不太说得出来,因为他从头到尾就没走过寻常路,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