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圈的“国货之光” 未来无限
《见面吧!首唱》掀音乐宣发新玩
在线音乐的未来:版权战还是创新
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QQ音乐把音乐现场搬回家

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2020-03-14 09:45 主页 来源:未知
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歌手·当打之年》第二期节目中,刘柏辛以第三位奇袭歌手的身份登场。节目中对刘柏辛的介绍词则是“兼具国际视角和东方美感,音乐风格融合多种元素”。

当晚,刘柏辛带着她的《Manta》,向本季最被看好的大魔王“花花”华晨宇,发起了奇袭。她的选择令观众意外,但她的音乐却光速圈粉,粉丝们都在弹幕中感叹“这个声音很高级,爱了爱了”“这个风格,格莱美的感觉啊”。最终,刘柏辛虽然未能奇袭成功,但场内场外观战的乐评人们,却纷纷为她点赞。

竞演结束后,刘柏辛接受了南都记者的独家专访,对这场充满冒险和未知的歌手之旅,她坦言原本不抱希望,就连洪涛也曾表示,她也许不适合这个节目,但《歌手》想把这样新鲜的创作人介绍给观众。她选择奇袭花花,无论输赢,只想让更多人看到我音乐中的自由与可能性。 

参加《歌手》的胜算本不大 洪涛点评:“她也许不适合这个节目,但够新鲜”

2019年底,刘柏辛发布了个人第二张专辑《无限意识 Meta Ego》,此后不久,刘柏辛就接到了《歌手·当打之年》节目组的试音邀请,她唱了几首自己的原创,包括主打歌《Manta》。试音结束后,她觉得希望不大。但总导演洪涛对她说:“你也许不适合这个节目,但我们也想把这样新鲜的创作人介绍给观众。”跨年夜当晚,刘柏辛收到了节目组的正式邀约,几天后她在这个舞台,出乎意料地向华晨宇发起了奇袭。

对于她的表现,乐评人耳帝评价道:“刘柏辛的气质与这首歌简直浑然天成,冷漠、轻盈、时尚、寡淡、未来,整首歌像是浸泡在一个科幻世界的海底城市中,刘柏辛的演唱也完全是‘新世代’的方式,即弱化声乐表达,而人声完全是去情绪化、人性与大动态的自身气质的折射,仅是利用这种折射就将音乐的氛围与高级感营造出来。”

这次参加《歌手·当打之年》是怎样的契机?

刘柏辛:在一个很平淡的傍晚收到了节目组的邀请参加试音,当时也没有抱太大希望,但是试音出乎意料地顺利,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展现我的音乐和创作。《歌手》也是陪伴我成长的一档节目,从没想过会有一天真的能站上这个舞台,就算是短暂的一首歌的时间也非常宝贵,只想呈现出尽善尽美的舞台和表演,其他的事我都没有过多地去想。

这次竞演曲目《Manta》,能谈一谈这首歌的创作灵感吗?

刘柏辛:我从小爱去水族馆,到一个新的城市一般都会先去水族馆打卡,我一直都很喜欢魔鬼鱼,去年就想写一首关于魔鬼鱼的歌,在看到《海王》电影中被描绘成水下战舰的魔鬼鱼后,回家终于动笔。

它们有一个听起来很可怕的名字,但一颗牙齿都没有。它们在水里“飞”起来的样子,像极了天上展翅高飞的鸟。在海洋馆看到的魔鬼鱼总能让我感受到困兽的忧郁。所以,为了亲眼看到野生魔鬼鱼,我去斐济学了水肺潜水,考完证后的最后一天,我跟随当地渔民坐船6个小时,去蹲点魔鬼鱼,但当我赶到时却错过了它们,要是有朝一日能够和它们在水里一起舞蹈,那就太美妙啦。

魔鬼鱼,听起来像是海底怪兽,但捕食习惯很“佛系”,它们一边对着洋流游泳,一边张开嘴坐等小鱼小虾被冲进嘴里。它们性情温顺但偶尔古怪,加上傻乎乎的黑眼睛和嘲讽的假笑,怎么会有这么完整生动的鱼设?藐视规则,热爱自由,复杂得像一个人。这几个特质看起来有些矛盾,但这种冲突感是我这首歌灵感的来源,代表着世上真的存在难以被定义的存在,和身为一个异类却依然自由的状态。

挑战华晨宇震惊全场 从韩国到纽约再到说唱圈,她的音乐自由生长

除了曲风令人意外之外,刘柏辛连奇袭对象的选择,也和她的气质统一——冒险、自信、无畏。当期节目原本有一项对她非常有利的新赛制:每一轮中同一位歌手若被奇袭两次,连败则直接淘汰。上一轮竞演中,毛不易被奇袭一次,遭遇失败,处在被淘汰的边缘,连毛不易自己都吐槽:“可能连败两次的就只有我,因为我上一次已经输了,那(节目组)不就是暗示她选我吗?”然而,刘柏辛向人气、实力都稳坐前几把交椅的大魔王华晨宇发起了挑战。

同场竞演的歌手们,纷纷对这位小姑娘刮目相看。袁娅维佩服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作为新人来讲,她挑战一个那么厉害的歌手,我觉得她已经赢了自己。”萧敬腾也给予肯定:“无论是赢还是输,(她)选择花花就是要让更多人看到,她给我们带来了一种非常自我、自信的音乐态度。”

但在胜负欲不强的刘柏辛看来,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很简单,“我的音乐就像海洋里的魔鬼鱼,是一种异类,但是代表着自由与可能性。花花老师是一个很优秀的先锋音乐人,我有这个机会就选择和他切磋。”

这样的选择和表现,或许也和她的经历有关。从小学习民族舞和钢琴的刘柏辛,从来都是学校才艺比赛中的红人。她参加过湖南当地中学生才艺比赛,给“好声音”寄过demo,高二还远赴韩国参加《K-pop Star》拿过节目四强,回国参加《中国新说唱》在一众rapper中杀入前四。她还发布过两张专辑《2029》《无限意识Meta Ego》,一张EP《2030》,是首位登上美国SXSW音乐节的中国女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