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乐厅试水音乐会
腾讯音乐版权到期前夕
女高音歌唱家和慧将办独唱音乐会
用音乐为全球抗疫加油
腾讯音乐持续高增长背后

腾讯音乐版权到期前夕

2020-03-20 14:58 主页 来源:未知
腾讯音乐版权到期前夕

腾讯音乐继续高歌猛进,但危机已经来了!

这一次,还是和“周杰伦”有关。

3月17日,腾讯音乐发布了全年财报,其2019财年净利润为39.82亿元,同比增长117.2%,营业收入为254.34亿元,同比增长33.97%,用户的付费率和用户留存率也持续提高。

目前,腾讯拥有华纳音乐、索尼音乐和环球音乐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实际上,今年腾讯音乐与环球音乐的版权合作即将到期,与腾讯音乐同处于第一梯队的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也开始了版权合作动作。

3月13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吉卜力工作室达成版权合作,获得其旗下动画音乐全面授权;近期,虾米音乐也宣布与太合音乐达成数字音乐内容合作。

腾讯版权到期,必然是一个在线音乐巨头重新划分势力范围的机会。

尤其是网易云音乐,纵有万般风情,又有谁点歌!

丁磊放话了

网易CEO丁磊就在2月放言过:“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够回归一个合理理性的价格。”

其虎视眈眈之心,昭然若揭。

尽管在线音乐巨头们都在喊着多种经营,且奋力在去版权化,但不得不说,整个市场的风向依然是谁手上有最多版权决定,而腾讯音乐就是那个既得利益者。

就在2019年末,最高院旗下网站公开了一则关于腾讯音乐诉网易云音乐侵权的裁判文书,该判决文件显示,网易云音乐等公司赔偿腾讯音乐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共计8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一年时间内,腾讯音乐的周杰伦音乐版权转授费用从800多万元飙涨至1800多万元。

就此,书乐曾多次和媒体记者交流时称,护城河在,但拆护城河的决心更大。

腾讯音乐现在有强大的版权护城河,网易云音乐过去的护城河是歌单与评论,而且秉承了网易一贯的“严选”作风,较之其他音乐平台颇为杂乱的第三方面民间口碑要严谨许多。但现在这个优势已经越来越确实。

现在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想要在版权库存容量上和腾讯音乐作战,意义不大。

网易云音乐必然也只能通过“严选”来让用户获得独家且最佳的音乐会体验,且在衍生品上寻找更多商机。

腾讯也吃力

必然要有自己的音乐。

曲库可以买,但那是存量市场,增量市场却需要在线音乐平台来为自己的用户进行个性化定制,成为歌曲的首发平台。

换句话说,此次腾讯音乐版权到期,网易想要拿到的也是1%的头部音乐中的一定量就好。想要更多,音乐公司也不会卖。

而财大气粗的腾讯音乐,会让对手有机可乘吗?仅仅从砸钱论,似乎这个窗口期并没有用。

但事实上,腾讯音乐在增速方面,总营收和净利润已是呈放缓趋势。最大原因便是腾讯音乐为购入独家版权的成本支出。

从中长期上看,腾讯的可能方向是不通过音乐的直接售卖盈利,而是融入到自己的泛娱乐链条中,将音乐变成诸如短视频、在线综艺和各种内容分发渠道中不可或缺的背景,且在版权的引导下,让内容创作者更多的聚合在自己旗下,在更多泛娱乐衍生领域成为腾讯的收益来源,即使用音乐免费、多领域内容引导获益。

该抢还是要抢

网易云音乐也在寻找新姿势。在疫情期间,被挤的快没存在感的网易,就打出了一波小高潮。

“云蹦迪”“云村卧室音乐节”等线上演出形式在网易云音乐等平台走红,参与云蹦迪或云村卧室音乐节的用户平均每天都达十几万人次。

但这仅仅是一个蹭风口的姿势,也算是网易云音乐在版权已经被锁喉的状态下,再一次出击垂直用户的粉丝黏性的尝试。

毕竟,现阶段在线音乐平台变现不能单纯依靠内容付费,而是需要融入到泛娱乐更多的领域,如短视频配乐、游戏音乐制作和授权,以及其他角度,让包括音乐创作者在内的更多领域的内容创作者,可以通过授权音乐的方式,解锁内容上更多的可能。

当然,该抢还是会抢,这1%的头部音乐不到手一部分,网易云音乐依然无法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