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音乐人在出租屋猝死
腾讯音乐入局长音频赛道
目前玩音乐改变00后音乐观
多国近百位音乐家在线接力演出
酷狗音乐人高能表现诠释“幂次生

腾讯音乐入局长音频赛道

2020-04-30 14:20 主页 来源:未知
腾讯音乐入局长音频赛道

        随着“眼球经济”被深度挖掘,各个领域的大战如火如荼,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耳朵经济”已崛起成为一股新势力,尤其是长音频市场仍被视作一片蓝海,赛道相对空旷。
 
  2020年,正逢“宅经济”大热之际,在线音频市场突然迎来新的巨头玩家。近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TME)正式发布长音频战略,同时推出旗下长音频品牌“酷我畅听”。
 
  背靠腾讯系巨大流量和内容资源,酷我畅听对此次入局长音频赛道也展示出了坚定的战略决心。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表示,“长音频将是未来TME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集团将加速推动音乐与音频的融合发展。”
 
  “作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先锋部队,酷我畅听期待能够参与到音频行业规则制定中。”酷我音乐副总裁肖轶日前在腾讯音乐集团总部接受了包括《证券日报》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他同时强调,“我们希望能够用高品质制作作为头部内容,去拉升用户的体验,以及提升用户对这个行业整体的认知。”
 
  TME升级“声音”版图
 
  为打造新的业务增长点,从去年开始,TME就已经酝酿扩张“声音”版图,布局长音频领域。作为TME旗下三大音乐平台之一,酷我音乐此前就陆续推出《榜样阅读》《国宝的奇妙旅行》等产品试水长音频领域,并于去年底发布了“百亿声机”计划,宣布以百亿资源+资金扶持长音频内容创作。
 
  而此次,酷我音乐更是直接将酷我畅听升级成一款独立运作的长音频APP,对此,肖轶对记者表示:“我们为什么考虑到一两年才真正在这个领域下这么大的手,是因为我们想清楚了。”
 
  艾媒咨询此前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在线音频三大巨头喜马拉雅、荔枝和蜻蜓的月活跃用户分别为7319.2万人、3226.8万人和2158.8万人,而TME目前总月活用户已经超过8亿。
 
  “我们本身是有很多资源优势的,我们不可能不用它,我们一定会用它。”肖轶坦言,TME本身就有庞大的用户基础,把听音乐的用户转化成也听音频一定是一件持续会做的事情;另一方面,酷我畅听也一定会拿出更优质的内容,性价比更高的售卖方式,直接吸引用户,这是最简单的方式。
 
  用爆款提升行业渗透率
 
  行业渗透率仍处在较低水平是长音频市场目前发展的最大痛点之一。数据显示,目前音乐、游戏、在线视频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渗透率已分别达到89%、82%、74%,相比之下,在线音频市场的渗透率仅为45.5%。
 
  “为什么这个行业渗透率一直没有上去?是因为没有原生爆款内容。”在肖轶看来,就像当年《来自星星的你》带起韩剧热潮,爆款内容同样会提升长音频行业渗透率,“我一直很不甘心音频行业没有原生爆款,后面我们将在内容上主要上攻这个。”
 
  而在上游内容端,TME无疑有着先天优势:同属腾讯系的阅文集团稳坐国内网络文学市场龙头宝座,拥有1220万部作品储备,810万名创作者,覆盖200多种内容品类,触达数亿用户。今年3月,TME正式宣布和阅文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拓长音频领域有声作品市场。
 
  除了版权内容,UGC(用户原创内容)同样是长音频平台内容的重要构成。据了解,依托“百亿声机”长音频创作者招募计划,酷我音乐目前已吸引了数目可观的重量级大咖入驻,吸引新生主播入驻超过1万名。
 
  “我们做‘百亿声机’就是为了扶持主播。”肖轶表示,“第一,我们给每一个主播推一到多种他可以选择的商业模式,无论是买断,收入分成,商业化变现,还是针对播放量进行激励,欢迎大家来谈。第二,我们肯定会对宣发和站外资源进行补贴,如果不这么做,这个行业不可能蓬勃发展,毕竟还在早期。”
 
  推动长音频工业化生产标准落地
 
  长音频输出爆款内容,还将考验平台的IP孵化和资源整合能力。“没有极致付出就没有极致回报。”对于自制IP孵化,肖轶在此次长音频战略发布会上称,“不光要选作者最好最爆款的IP,我们还要请最好的声音创作来演绎做最好的剧本,还要做最好、最彻底的宣发。”
 
  而在媒体采访中,肖轶同时表示,在自制IP的打造上,酷我畅听也将探索使用更多的音频技术来提升用户体验。“我们想做优质的广播剧,甚至是沉浸式广播剧,而不是一个人干巴巴把这本书念出来。”他举例道,《雪中悍刀行》中就有刀剑相交的声效,还有风声、马蹄声等,360度环绕声效的加入能让用户充分感受到空间感。
 
  目前,酷我畅听对阅文集团旗下诸多超级IP的广播剧开发计划已经启动,包括《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诡秘之主》《白夜追凶》《雪中悍刀行》等。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让IP孵化路径更加精准、高效和经济,TME也正试图加快推动长音频行业工业化生产标准的落地。
 
  肖轶表示,相比视频行业、音乐行业都有行业标准,譬如一首歌到什么水平才达到可以交付的标准,视频要达到怎样达到清晰度标准才能上传商业化平台,音频行业目前仍没有衡量音频质量好坏的行业标准,因此也未能实现工业化生产。
 
  “有了行业标准,音频行业每个环节,从个人主播、录音工作室、平台甚至宣发渠道和投广告的品牌主,就都能清楚最终的交付物是怎样的。”在他看来,只有树立行业标准,建立生产流程、效率标准,才能把每个环节效率做到最高,通过音频工业化生产,实现业态飞速发展。
 
  肖轶表示,酷我畅听将会继续投入大量的资源和资金,与行业众多共建者连接,探索音频行业生产工业化标准,“这个很重要,如果我们想把音频这个行业做得更成熟,渗透率更高,必须像视频、音乐、文字一样形成行业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