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教育是不是出了问题?
文化新锐·音乐|杨柳松:用一生
网易云音乐会在版权市场逆袭腾讯
腾讯音乐能再写新的故事吗?
在线音乐平台“围城”难解

文化新锐·音乐|杨柳松:用一生去追求

2020-05-16 11:49 主页 来源:未知
文化新锐·音乐|杨柳松:用一生去追求 


杨柳松,徐州人,
 
现任宿迁学院音乐系副主任、副教授;
 
高中至本科师从江苏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院长苗雨教授学习美声唱法;
 
2004年考入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攻读声乐教学方向研究生,师从院长刘媛教授;
 
2010年获得长三角歌手大赛优秀奖;
 
2014年12月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
 
2015年7月获得第三届亚洲国际声乐节歌剧组比赛优秀演唱奖,10月获得第四届“凯撒堡”全国高校教师声乐比赛美声组优秀奖;
 
现师从旅意男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马华教授。
 
 
 
 
 
学生眼里,他是一位严厉而又充满爱心的老师;同事评价,他是一位工作勤恳、认真负责的好搭档;音乐圈好友说,他的演唱很高级上乘……
 
在一个阳光的午后,记者如约来到宿迁学院,本次的采访对象杨柳松老师早已等在这里。记者面前的他嘴角挂着笑,给人的感觉是阳光、温和而又稳重。与青年男高音歌唱家、大学教师相比,他更像一位普通的邻家大男孩。
 
有些缘分,一旦开始,便是一生
 
 
 
杨柳松小学就读的是徐州利国铁矿职工子弟学校,在这里,他遇到了音乐启蒙老师。“他在二三年级时就非常正式地教我们乐理知识。到四年级的时候,换了一位教口琴的老师,学期考试的方式是让每个学生唱首歌。”从不知道自己有唱歌天赋的杨柳松怀着忐忑的心情,唱了一首《只要妈妈露笑脸》,得到全场唯一一个满分。
 
这个满分给杨柳松带来莫大的鼓励,他也才知道自己“天生嗓音比较亮,唱歌很有天分。”此后,每天放学回家,唱歌成了他的“必修课”。
 
从小学到初中,杨柳松几乎“承包”了学校所有歌唱比赛的一等奖。无论后来学业多么繁重,他都始终没有放弃过唱歌,“有些缘分,一旦开始,便是一生。”
 
“当时纯粹就是喜欢唱歌,并没有考虑其他方面。”杨柳松说。1998年,他参加音乐考级,考官是一群来自中国音乐学院的老教授。有一位老太太跟杨柳松说:你的嗓子很明亮,适合学民歌,但是要先以美声打基础。那一刻,杨柳松下定决心,要用一生去追求音乐。
 
品读内心,
 
找到自己真正追求的方向
 
 
 
杨柳松与苗雨教授
 
因为在高中阶段便师从江苏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苗雨学习声乐,所以在高考时,杨柳松只填了江苏师范大学一个志愿,并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考取。在很多人看来,他毕业后的工作将“不愁找”,然而,他却突然变得“不甘心”,想在声乐学习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些。刚走入大学校门的他立志要考研,整个大学期间他极其勤奋、刻苦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考上了贵州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师从刘媛教授。
 
 
 
杨柳松与刘媛教授
 
研究生毕业那年,杨柳松觉得自己应该要自立,这么多年的学习也需要梳理、沉淀,他没有考博,而是来到宿迁学院工作。工作之余,他跑上海、跑北京,自费找大师们上课,为此,他花光了积蓄,却觉得非常值得。“唱歌,你得找老师上课,你得有另一只耳朵客观地帮你听、帮你分析。每次经过老师点拨一下,自己都能有新的体会。”
 
每次有了新的体会,杨柳松会通过自学和课堂教学的方式进行消化,有时为了一个音,他能在琴房里待上一整天,唱完了听,听完了唱。“学习音乐一定要耐得住枯燥,才能静得下心来细细琢磨。”杨柳松说。
 
听音乐会是音乐人的共同爱好。在宿迁,杨柳松有一群学习音乐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经常一起开车去南京看演出,再连夜返回。一群人在车上聊天,时间过得很快。
 
 
 
把音乐传递,乐在其中
 
 
 
杨柳松带学生参加比赛
 
“这是一位有完美偏好的老师。”这是学生眼里的杨老师,严厉而又充满爱心。 “不是学会了就行,而是要仔细磨练,把握其中的情绪情感标准。”课上,杨柳松十分注重培养学生的综合音乐修养,教学中更是强调文化修养积累的重要性,常常带着学生一句句分析、整理歌曲的语言背景等;课余,他在自己的休息时间里无偿给学生“上小课”,帮助学生解决疑难问题、巩固专业知识。
 
为了让学生们开拓视野,杨柳松鼓励学生们走出去,参加各种比赛。“我们要勇敢地迈出这一步,不接触,你怎么能知道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子?每一次比赛都是一种历练。通过比赛竞技,不仅能够提升专业技能,更能够丰富舞台经验。参加比赛,是学生发现不足、调整进步的好机会。”在他的指导下,学生们斩获宿迁市首届“文鼎杯”声乐大赛十佳歌手、钢琴大赛特等奖,江苏省大学生艺术展演合唱比赛专业组三等奖等各类奖项,还有很多学生考取江苏师范大学、贵州师范大学、广西艺术学院、福建师范大学、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等高校研究生。
 
 
 
能够在大学教授学生音乐知识,在人生前行的道路上以音乐为伴,杨柳松觉得非常幸福,这样自己不仅可以用一生追求音乐,还能把自己的所领所悟传递下去。
 
 
 
对 话
 
Q
 
记者:毕业后您一直坚持求学。大师们的课都很贵,而且多居住在北京、上海,这么多年求学会不会觉得很苦?
 
很贵很苦很值得。我刚毕业时,工资2008元一个月,老师一节课800元,加上住宿吃饭,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但我坚持了两年,到后来结婚生子才不得不暂时中断。
 
现在我跟马华教授上课,早上6点开车到徐州坐高铁去北京,晚上再连夜回到宿迁。虽然一天下来身体很疲惫,但心里觉得很充实,因为你又学到了很多。
 
Q
 
记者:您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我喜欢听古典音乐。听古典音乐能让人明白很多东西。有很多人说古典音乐听不懂,那没关系,音乐何需懂。只要你一遍一遍听,就一定能在你的心理上、思想上带来变化。我建议有条件的家长多给孩子听古典音乐,它能让孩子养成专注的习惯。
 
Q
 
记者:您是意大利美声唱法,有没有考虑过去意大利学习?
 
去意大利是我的梦想。到那种氛围中,整个人的学习和感受是不一样的,可以每天听音乐会,和身边人聊专业知识,那进步是非常大的。声乐是熬出来的、泡出来的,需要时间、环境的熏陶。不过,因为种种原因,目前我还走不开。
 
Q
 
记者:如果您读博,是打算换个方向,还是继续美声?
 
我现在不仅是一个学声乐的人,还是一个老师,还是一个教育管理者。为了宿迁学院专业的发展,我将来想读一个教育类的博士。至于我专业方面,我可以通过访学,邀请专业大咖来讲学、交流,达到学习的目的。
 
Q
 
记者:现在有很多孩子学声乐,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您对这些孩子以及家长,有什么话想说吗?
 
学音乐,放松是第一要义,没有一个松弛的状态,一上来就用各种方法把你堆积起来,那肯定不行。
 
学声乐不要心急,不要觉得我付出了为什么进步不明显。慢就是快,快就是慢,有时候想很快地学好,反而是事与愿违的。
 
练琴就是一屁股坐在那里两三个小时不要动,这才有点效果。这个过程你如果真的体会到了的话,以后就是你的财富。往后学习你也会往这种感觉上靠。
 
学音乐也要打好文化基础,有了文化基础再去学音乐,你的步子就会迈得比别人稳,还会更有深度,走得也能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