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新人新歌爆红搭建高效跳板
网易云音乐成了《歌手》“第二现
盘点国内的知名音乐人
中国流行乐坛十大音乐人排行榜
联合酷我音乐开启原力派对

网易云音乐成了《歌手》“第二现场”

2020-05-20 09:50 主页 来源:未知
网易云音乐成了《歌手》“第二现场”



问:对《歌手》投票排名不满意怎么办?答:上网易云音乐亲自投票啊。
 
尽管在网易云音乐上用户们的应援投票与《歌手·当打之年》没有直接关联,但云村用户们的应援热情居高不下,在第8期节目的第二天,华晨宇作品《新世界(Live)》的应援票数就超过700万,周深《达拉崩吧(Live)》也接近400万。
 
 
 
 
怎么就成了综艺“第二现场”?
 
在不少综艺里都会有第二现场的设置,作用一般是为了对节目主体内容进行补充,嘉宾们边观看边讨论,或是通过投票、选择参与到节目中去,都在增加节目内容的丰富度与可看性。有意思的是,据我们观察,这一次《歌手》与网易云音乐达成的独家音频战略合作,也实现了某种“第一现场”与“第二现场”的配合。
 
当然,在这二者的合作中最有趣的现象还是第一现场与第二现场的意见相左,或者说是第二现场对第一现场的补充。
 
节目里第七,节目外第二,这个结果上的差异其实就体现了网易云音乐对《歌手》500人评审审美的一种补充。
 
而说到这里也引出了云村这个“第二现场”的另一个作用,即让乐迷发现更多优质歌手,放大他们的声音,这也是对《歌手》“让观众听到歌手”这一初衷的补充。
 
 
 
 
 
 
 
推出这么多参与感强的活动自然是有针对性的,网易云音乐月活用户中95后占比超过60%,大量Z世代年轻人是参与种种活动的主力军,也是这一次网易云音乐能成为“第二现场”的第二点原因。
 
与此同时,Z世代用户的音乐审美更多元,包容性更强,此前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也以平台热歌榜TOP10包含民谣、说唱、欧美流行等多种不同风格类型作品,来证明平台上年轻人们的喜好各不相同。
 
因而在Z世代用户这两个特点加持下,这一次网易云音乐上才会有很多节目里“不行”平台上“强推”的情况,大量年轻人只要觉得好听、被触动就会认可,愿意为这些作品投票支持,并把它们送上网易云音乐的榜单。
 
结语
 
在我们看来,这次网易云音乐和《歌手》的合作中,综艺+数字音乐平台爆发出了更多能量,相较其他平台多为音乐综艺“附属品”的情况,这次网易云音乐在行业中做出了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