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创作人,要相信音乐是伟大的
叶蓓,让两大音乐才子,频频破例
“音乐人”这三个字,张艺兴配得
音乐盛典周深献唱《荒城渡》上热
盘点张学友10大经典粤语歌

叶蓓,让两大音乐才子,频频破例

2020-06-07 09:51 主页 来源:未知
叶蓓,让两大音乐才子,频频破例


如果说华语乐坛的女歌手里有什么遗憾,那一定是……
 
假如当年的叶蓓没有选择淡出乐坛,今天的民谣
 
 
将会多一个全能天后般的存在。
 
一直以来,民谣在通俗流行面前都是处于弱势地位,但她却是那个年代的内地乐坛,在那英、孙悦这些一姐面前仍然能有一战之力的民谣女歌手,绝对的民谣之光。
 
 
 
 
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出现第二个叶蓓,不仅仅是因为时代滤镜,而是民谣届再也无法出现像叶蓓这样的全能型顶配歌手。
 
有人说,听到《七里香》和《晴天》就会让人想起夏天。
 
但对于更多人而言,叶蓓的声音就意味着夏天。
 
 
推广门窗品牌加盟-首选门窗十大品牌顶固门窗,全程专业指导帮扶团队,8大加盟优惠政策支持,^^让您开店更轻松,欢迎考察!
 
 
叶蓓,和青春有关的日子
 
1994年是一个神奇的年份。
 
那一年有唐朝乐队在红馆表演的《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掀翻了香港红馆,同样也是那一年,老狼凭借《同桌的你》带着校园民谣杀出内地乐坛重围。
 
从此掀起了内地乐坛的两个巅峰,摇滚和民谣。
 
 
 
 
众所周知,北京所有会唱歌的人都是在酒吧里被发现的。
 
朴树、叶蓓也不例外。
 
1994年,还在中央音乐学院上学的叶蓓被高晓松在一个小酒吧发现,惊喜之下找了叶蓓录了几首《青春无悔》的demo,然后就再也没找过叶蓓。
 
直到两年后,高晓松试了很多声音,但最后还是决定,那个盘旋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干净女声非叶蓓不可。
 
这才有了叶蓓的出道和1996年高晓松的那张在知识分子届掀起巨大浪潮的《青春无悔》专辑。
 
 
推广2020年4月更新,原版win7系统,一键极速下载安装 稳定,纯净,专业.速度快,免激活.^^256项优化 纯净无冗余 ...
 
 
这张专辑充满了时代的印记,无论是《青春无悔》《白衣飘飘的年代》还是经典的《B小调雨后》,都成为后来追忆青春时最契合的情怀注脚。
 
后来那么多翻唱版本的《B小调雨后》,始终无法超越原唱叶蓓,也只有她唱,才会让人真的产生那种小村庄刚下过雨的感觉。
 
而且,光是能把《白衣飘飘的年代》这样一首清新校园民谣,在既保证它原调的纯真之下同时唱出一种时代大歌的感觉,就足以证明叶蓓的能力了。
 
1996年的叶蓓和老狼合唱了一首《青春无悔》。
 
21年后,叶蓓发新专辑,再次邀请老狼一起合唱了一首《我最亲爱的人》。
 
 
 
 
耳机里,叶蓓的声音依然又纯又飘,高音扎实、中音漂亮,配合着老狼低沉的嗓音,轻易地就织就了一张青春怀旧的网。
 
只要耳边响起叶蓓的声音,就会想起那年夏天,大学校园里的吉他告白,所有的初恋都穿着一件相似的白衬衣。
 
巅峰之上的退场
 
叶蓓可以说是高晓松一手捧出来的。
 
年轻一代的人,毕业季听得最多的可能是林志炫的《凤凰花开的路口》和何炅的《栀子花开》。
 
但在何炅的那个年代,听得都是叶蓓的《蒲公英》和《白衣飘飘的年代》。
 
 
 
 
没有高晓松的《青春无悔》就不会有叶蓓的《纯真年代》。
 
《青春无悔》是高晓松作品集,但那个时候的叶蓓只是作为被高晓松的光照亮的星火,还没有真正成为一个独立的发片歌手。
 
不过那个时候的她已经被很多人注意到,迅速成为了校园歌曲的领军人物,被誉为“校园民谣唯一女声”,到处演出、参加商演。
 
唱歌时的叶蓓非常朴素,简单利落、话不多说,自己报个幕就开始唱。
 
大部分时间她穿一件黑色的低领衫就直接上台了,那个年代唱现场的话筒总是对歌手不太友好,但是叶蓓一张口现场就极稳,现场堪比CD。
 
直到1999年,叶蓓才终于发行了她个人的首张专辑《纯真年代》,彻底奠定乐坛地位。
 
 
 
 
叶蓓进了华纳唱片之后,更是和当时就才名显露的朴树、尹吾并称为“麦田三原色”,朴树的《白》,叶蓓的《蓝》和尹吾的《红》,很多人不知道这三张神专合起来其实是可以拼成一幅完整的麦田。
 
不过也早在十多年前就绝版了。
 
叶蓓音乐和她本人音质最大的特色就是,干净。
 
不管是十几年前的《纯真年代》《双鱼》《幸福深处》《我要的自由》,还是十几年后的《流浪途中爱上你》,尤其是后者,它呈现出来的品质甚至不像是这个浮躁年代应有的音乐产物。
 
在这个浮躁年代无时不刻的变迁之下,始终稳定不变的,是叶蓓声音的纯粹。
 
 
 
 
三年前,高晓松特地来叶蓓的新专辑《流浪途中爱上你》发布会,为这个“妹妹”撑腰,无不感慨地说,“仿佛时光未曾流逝,不管大家今天已经改玩什么音乐了,小叶的音乐还是那样的干净。”
 
那个时候和叶蓓走在一起的人,每个都是大神级别的人物,以一己之力串联起了一帮对华语乐坛有着极大影响力的顶级歌手和制作人。
 
光是叶蓓专辑背后站着的大佬就包括了高晓松、老狼、小柯、郁冬、沙宝、朴树、许巍等圈内顶配。
 
许巍从不唱其他歌手的作品,但却会为叶蓓破例,朴树很少出现在商业活动,也愿意为叶蓓重出江湖偶尔营业,所谓顶配与顶配之间的惺惺相惜,就是如此。
 
十几年后的2017年,叶蓓发新专辑《流浪途中爱上你》。
 
随便在微信一喊,高晓松、老狼、朴树、郑钧、许巍、小柯、张亚东这些轻易不肯亮相的人就全都来为叶蓓合体站台了。
 
 
 
 
这帮人随便两两组合,都是追忆青春的泪目名场面。
 
叶蓓的存在不仅填补了女性歌手在民谣领域的巨大空白,更是撑起了女歌手在民谣界的一片天,她在民谣界的地位几乎就是一骑绝尘、比肩大佬的存在。
 
在2005年,她却在自己的事业最如日中天的时候选择了淡出乐坛,回归校园继续深造读书。
 
 
 
 
“佛系”叶蓓并不佛系
 
很多人都为叶蓓感慨,但凡叶蓓有一点事业心,民谣界天后这个位置不会空窗至今。
 
如果换做现在的流行语去评价叶蓓,她肯定能得到一个“佛系”称号。
 
每天在网上和粉丝分享自己的生活,晒书法、晒自己炒的菜、弹弹琴、种种花,和好朋友接力25后年期待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活脱地把微博玩成了朋友圈。
 
 
 
 
 
 
 
然而事实上,叶蓓并不是一个“佛系”的人。
 
她会非常主动地去掌控自己的生活和人生轨迹。
 
她曾经在微博上分享,希望2045的时候自己已经退休了,但还在做一些浪漫的事,还是一个拥有主动权的人,能够安排自己一点一点的完成自己想要的目标。
 
74年的叶蓓,在自己46岁的时候,仍然满怀希望和信心的畅想25年后的自己“仍然拥有对生活的主动性”,这是一种非常难得的能力和见识。
 
永远目标清晰,稳定发挥,想要做的事就一件一件的去实现,不管是46岁还是76岁。
 
这才是叶蓓。
 
 
 
 
叶蓓是一个完全享受音乐而不在乎名利场的人。
 
2006年,她曾经搭档胡东参加湖南卫视的节目《名声大震》,有点像古早版的《歌手》+《天赐的声音》。
 
节目每期都有不同的主题,叶蓓在里面可以说是尝遍了各种风格,甚至还唱过蔡依林的《爱情三十六计》,摇滚、戏曲、通俗、流行……她样样都行,直接颠覆了台上认识她的明星评委的认知,还戏称她为“百变歌姬”。
 
维嘉后来回忆,当时他主持那个节目的时候,发现叶蓓是选手里最开心的一个。
 
因为对于叶蓓而言,只要有乐队、有热爱的音乐,她就觉得很开心,每一期都在挑战不同的自己。
 
 
 
 
很多人都认为民谣歌手的上限很低,但是叶蓓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民谣歌手无上限的可能。
 
叶蓓是一个充满了人生进取心的人。
 
这种进取心并不一定完全体现在她的事业心上,否则也不会读研之后到现在总共也才发了两张专辑而已,每次发还都隔了特别久。
 
尽管叶蓓在2008年之后就鲜少出现在大众面前,但她一直在按部就班地一点点进步着。
 
从不会创作,到基本是自己作词作曲原创的专辑,当年那个躲在一帮哥哥们背后唱歌的小姑娘,已经成长为自己的参天大树。
 
 
 
 
叶蓓的观念就是,人生就是走过细碎的回忆,呆在自由的状态里。
 
所以就算每次写了什么新歌,她也并不急着去发表,攒着攒着,形成了一个完整独立的个人概念,才决定发行。
 
叶蓓成就于民谣,但却没有止步于民谣,她的唱腔早期清新纯净,没有丝毫的雕琢气息,中期醇厚、张力十足,到了后期大成,但最难能可贵的是,技巧的纯熟丝毫没有吞没她声音中一丝的纯净,不管多少年后再听到叶蓓,仍然恍如昨日。
 
前段时间,高晓松攒了个义演音乐会的局,自然少不了老狼、朴树、叶蓓这帮老朋友,义演直播的时候,叶蓓用钢琴自弹自唱了她自己创作的全新作品《玉兰花开》。
 
有人看出了感动,有人看到了希望,但最让人动容的却并不仅是他们再度连在一起的名字,而是这种用音乐浇灌出来的少年相识、中年相伴的成长情谊。
 
十年前,视频网站上曾经流行过一首拍摄非常粗糙的歌曲MV,名字叫《北京东路的日子》,来自一帮应届高中生的原创作品。
 
这首歌的前两句词是这样的,“开始的开始 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 渴望变成天使”。
 
像极了《青春无悔》的开头两句,“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
 
只不过,相似的歌词循环之下,却是两代人在送别他们属于他们的青春。
 
 
 
 
叶蓓虽然没有活成大部分圈内人期待的那个样子,但是她却活出了最真实的自我,并且始终未曾停止过对未知的探索和好。
 
大家眼里的“佛系”叶蓓,仍然坚持在用另一种方式主动进击着她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