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撑起了流行音乐的半边天
“看得见的音乐”,展现艺术无限
欧阳娜娜首张创作EP《NANA I》上线
数字音乐:付费机制亟待完善
评论张艺兴微博,用中文夸赞歌曲

“看得见的音乐”,展现艺术无限可能性

2020-06-09 15:02 主页 来源:未知
“看得见的音乐”,展现艺术无限可能性


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周雨思刚刚于6月15日在北京朝阳璃墟剧场举办了一场将钢琴与绘画艺术相融合的“看得见的音乐”演奏会。
 
不同于传统的钢琴演奏会,呈现于观众面前的除了看不见、摸不着的音乐之外,还有随着旋律的起伏而创作出的绘画。两位自海外学成归来的年轻艺术家:融合音乐家周雨思和空间绘画家刘晓璇,将这种全新的艺术玩法第一时间带给了国内的听众。
 
看到这里,未曾亲临现场的读者难免会产生“周雨思是谁?周雨思从哪里来?周雨思在做什么?”的疑问。
 
5岁半学钢琴,6年级完成全部业余考级,中学就读于今年北京高考理科状元的母校丰台12中,本科赴美国在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修习钢琴表演和经济学双专业,研究生赴全球最富声望的现代音乐顶级学府伯克利音乐学院继续深造钢琴。她不但成为伯克利校史上第一个在毕业音乐会进行独奏表演的毕业生,还因为突出的艺术造诣获得校方发给她的offer。
 
“如果我接受,那就会是伯克利史上最年轻的教授和第一个中国人,但是我今天坐在这里显然并没有接受”周雨思后来经常向媒体重复这一细节。
 
 
推广门窗品牌加盟-首选门窗十大品牌顶固门窗,全程专业指导帮扶团队,8大加盟优惠政策支持,^^让您开店更轻松,欢迎考察!
 
完成以上这一切时,周雨思还不满24岁。
 
这样的人,将怎样展开自己的人生呢?
 
放弃留校任教的周雨思于2017年回国并创办源未文化,没有上一天班就走上人生巅峰,当起了老板。
 
 
 
周雨思在艺术展“重返乌托邦”
 
天赋加努力,早早就打拼到钢琴家成就的周雨思何以一夜间放弃了所有,只身回国从头开始要当一个创业者。这个解释同样是周雨思向媒体重复过许多遍的一句话:如果你真的热爱一件事情,是想让它变得更好,而不是单纯的让自己变好。
 
或许正是由于跨度巨大的双专业背景,让周雨思能够从更高层次去拥抱音乐。身处音乐圈,周雨思深刻了解行业的弊病和音乐人的普遍困境,说白了就是大部分音乐人没有办法靠音乐养活自己,而广大受众又被圈地自萌的音乐圈拒之门外。难得的是周雨思作为局内人开始了变革行业的探索。
 
对听众而言,降低门槛就是当务之急。被冠之以严肃音乐的传统模式之所以在众人眼中面目古板恰恰是因为它一整套已经不符合时代发展的循规蹈矩。比如,庄严肃穆的音乐厅,盛装出席的仪式感,绝对安静不能和艺术家随意沟通交流不得拍照的要求,当然最能体现音乐厅鄙视链文化的终极杀手锏在于你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鼓掌吗?
 
正是这些林林总总的要求令大部分观众对高高在上的音乐厅望而生畏,即便进了音乐厅,要不就是听着听着睡着了,要不就是中途退场进而产生此类音乐雨女无瓜的错觉。
 
 
推广2020年4月更新,原版win7系统,一键极速下载安装 稳定,纯净,专业.速度快,免激活.^^256项优化 纯净无冗余 ...
 
当然鄙视链还更深刻的存在于音乐行业内部。周雨思入门修习的古典音乐和后来她在伯克利音乐学院深造的爵士乐之间就以互相伤害的姿态长期对立。做古典的瞧不上做爵士的,做爵士的又觉得古典太死板了。其实在周雨思就读伯克利之初,她就感觉到了,即便是所谓更自由的爵士乐,也存在着非常固化的东西。“人家问你是做什么音乐的,似乎必须要给自己贴上一个标签,要么古典,要么爵士,要么是其他的什么……但何必要给自己加上一个标签呢?只要是你的音乐不就行了。”
 
至于广大观众,音乐界普遍认为没有多少观众能够真正理解和欣赏音乐,他们只喜欢流行乐是被音乐界放弃的那群人。而周雨思认为大众的接受度其实非常高,之所以没有接受严肃音乐主要是因为没有创造机会让他们接触到。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今年夏天最火的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令多年默默无闻的乐队一夜翻红成为全民皆知的新兴偶像。在周雨思看来,《乐队的夏天》做的就是降低门槛的事,实践证明,大众不但有能力欣赏而且会热情支持不同风格的音乐,前提就在于你有没有被大家看到。
 
 
周雨思在艺术展“重返乌托邦”与乐迷交流
 
基于以上思考,周雨思和团队希望在不降低品质的同时降低大众认知门槛,将更多有品质的音乐内容带给观众。从去年开始,团队就在筹备:从联觉出发重新发现音乐的项目。基于学者提出的音乐与“联觉”关系的理论,旨在探索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之间的共鸣,怎样能让听众从不同的角度感受音乐,寻找大脑的思维和感性活动与音乐之间的关联。
 
他们以生物学和心理学的科研成果为基础,探索音乐和多种感官相互作用的可能性,进而帮助观众能够通过视觉触觉甚至嗅觉味觉等多种感官体验去感受和激发对音乐的理解。
 
 
回到国内后,周雨思的原创音乐作品受到崔健,梁和平,捞仔等音乐界前辈的认可和关注。这些作品同样感动了法国人菲利普。这位前卢浮宫负责文物修复的考古学家因为热爱音乐云游世界各地给纪录片配乐和出任音乐总监。2007年菲利普决定定居北京,并在郊区创建了璃墟艺术中心。其中的璃墟音乐厅是北京最专业的室内音乐厅,其音响效果令谭盾等艺术家大为赞许,大概120个席位的阶梯式下沉音乐厅每年都要迎来全球上百位艺术家,很多大牌艺术家来此地演出的目的就是他们喜欢璃墟这个与观众能够近距离接触的氛围。
 
 
在菲利普的邀请下,周雨思的音乐会定档为今年的6月15日。周雨思和团队决定将从联觉出发重新发现音乐的第一场就放在璃墟剧场。当和作为剧场艺术总监的菲利普沟通演出流程时,菲利普坚持璃墟剧场是个音乐厅,所以主角只能是音乐,他认为音乐就是用来听的,多说无益也会影响听众的感受。每当沟通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双方都会中止这场交流,作为剧场的老板和唯一工作人员,菲利普必须抓紧时间亲力亲为处理大量繁杂事务,而周雨思也在默默想反正登台表演舞台就是我的观众也是属于我的。
 
当时间来到6月15日这天,菲利普心事重重的和周雨思团队交底,雨思太年轻了,她之前在国外留学,在国内没有什么观众,所以票卖的不好,老菲已经把自己的外国朋友都薅来捧场了(说句题外话,璃墟剧场要求人人买票就连媒体也不能豁免)。当他听到周雨思方说不用担心,他们渠道的票卖的非常好,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甚至有人专程从上海赶来,老菲意外而欣慰,这个场面在璃墟的历史上也算是难得一见了。
 
不过作为音乐的圣徒,艺术总监菲利普在演出开场前两小时又开始讨论音乐会的流程,不希望艺术家说太多话不希望有太多音乐之外的元素,这样一场没有结果的争论很容易影响表演者的情绪,周雨思的工作人员提出演出在即,任何争论都没有办法短期改变事实,是否可以先按原定计划演出再去讨论,可爱的老菲说,演出当然按照原定计划进行,但我必须表明我的态度。
 
 
时间终于来到晚上7点30,璃墟剧场最具风格的开场白一下抓住了全场观众。自带喜感的菲利普出现在剧场阶梯上,用流利的法式中文欢迎孩子们,女士们和先生们。他说孩子们是中国的未来只有让他们从小走进音乐厅才能培养和热爱音乐,因此璃墟也是北京为数不多允许1米2以下孩童进入的音乐厅。
 
当晚大人和孩童几乎令现场座无虚席,所有人都在静静地从近距离欣赏着两位刚刚留学归国的年轻艺术家--伯克利音乐学院融合音乐家周雨思以及宾夕法尼亚大学设计学院硕士刘晓璇,各自用琴键和画笔描绘他们心目中的音乐、情感和人生。
 
伴随着周雨思的十指翻飞,刘晓璇于铺陈在地面的画布上,将自己从音乐中感受到的内容具象成色彩和图像。两位艺术家皆未西装笔挺,对观众也没有严肃的礼仪要求。每首曲目奏闭,周雨思会起身介绍作品背后的故事和艺术特色,刘晓璇也会与观众交流她的用色和笔触与音乐的关联,并听取观众的感受和心得。
 
 
 
由于剧场二层坐着外国朋友,周雨思和刘晓璇当晚都会使用双语与头顶上的朋友热情互动。更意外的是整场也没有出现孩子哭闹或者提前退场的情形。
 
在演出的尾声,最后一曲《Goodbye, The Storytelle 再见,讲故事的人》的音乐声响起时,艺术家还邀请了包括小朋友在内的多名观众一起到舞台上与画家共同用画笔描绘他们听到的音乐。于是这场融合的演奏会就成了全场观众与艺术家合作创作的一件作品。
 
对观众而已,如果票选整场演出中最令人感动的一幕,那必定是孩子们走上台,参与到作品创作的过程。看着他们随着音乐,拿着画笔专心在画布上涂抹属于他们自己的作品时,你一定会被他们的专注和创作的纯粹所打动。在这个舞台,孩子们和钢琴家画家一样心无旁骛沉浸于表达和创作,艺术在这里没有年龄的隔阂,没有身份的不同,有的只是对于创作的热爱与沉醉。
 
 
 
尽管演出大获成功但同样存在瑕疵,譬如节奏把控不够等。而菲利普在谈及感受时在坚持一个音乐厅捍卫者的立场同时也表示自己喜欢钢琴家的第三首和第五首作品,同时他也补充道他邀请来的外国朋友非常喜欢这种形式。
 
对于和菲利普的争论,周雨思表示非常感激菲利普的邀请和支持。在推广音乐的道路上他们和菲利普都是同路人,菲利普打破常规邀请孩子进剧场和要求人人买票本身就是对音乐人价值的尊重和捍卫。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和菲利普的坚持其实殊途同归。
 
未来,周雨思和她的团队还会在融合艺术领域中不断探索,尝试更多的艺术形式,如与舞蹈、装置艺术、多媒体技术相结合。他们还会寻找更多放松、友善的空间,让艺术家与听众能够在平等地状态下,共同体验艺术带给人的感动。赢在起跑线上的人后来都怎么了,那个答案或许应该是:他们必须一直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