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首歌5首不能听?音乐APP收费AB面
网易云音乐等业务环比负增长19
关于薛之谦歌曲里的故事
音乐直播新突破口——音乐现场
黑人,撑起了流行音乐的半边天

网易云音乐等业务环比负增长19%

2020-06-10 13:38 主页 来源:未知
网易云音乐等业务环比负增长19% 



5日,网易云音乐宣布潘玮柏的《创使者世界巡回演唱会LIVE》数字专辑上线,这是网易云音乐与华纳版权达成战略合作的一次尝试。
 
然而说到版权资源,网易云音乐的整体实力还是相对薄弱,以至于因为版权资源不无法实现大众化,使得网易云音乐有了慢慢回归小众的趋势。
 
 
 
而网易云音乐发展的尴尬不止于此。
 
5月20日,网易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在电话会议上,网易管理层也强调了网易云音乐付费业务的增长,由此带动了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同比增加28%至30亿元。
 
但是尽管以网易云音乐为代表的网易创新与其他业务分别营收同比增长28%,然而,该创新与其他业务环比却负增长19%。
 
这不免引人深思,为什么在用户纷纷宅家的一季度,以网易云音乐为代表的网易创新与其他业务的的营收反而较上一季度下降呢?
 
说到底,这恐怕还是和网易云音乐的版权有关。版权歌手少,一直是网易云音乐心中的一大痛。
 
虽然网易云音乐拿下了《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朋友请听好》等热门综艺的独家音乐版权,并拿下了吉卜力工作室、滚石唱片、华纳版权(虽然获得了词曲版权,但录音版权依然授权TME)、少城时代等四家版权。
 
但是,不够丰富的头部歌手版权还把用户都推向了腾讯音乐那边。
 
而前有腾讯音乐与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协议,后有腾讯音乐深度捆绑唱片公司。
 
此前,3月31日,腾讯音乐宣布收购环球音乐集团10%的股权。可以说,在版权上,腾讯音乐走得比网易云音乐更狠,并且先发制人。
 
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曾说,“华语存量曲库这块是我们不占优势,但是反过来看,音乐现在非常分众,包括二次元音乐、韩语音乐、日语音乐、欧美音乐,这在网易云音乐里面是非常强势的。”
 
而目前,流媒体音乐明显受到了来自快手、抖音和B站等跨次元领域的竞争,那么这个时候,缺少“华语存量”的网易云音乐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我对音乐的挚爱不比书本逊色。收音机、音响、复读机、电脑和移动电视,构成了我与音乐走过的历史。
 
  
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姐姐买回了一台收音机,这新鲜玩意儿让我爱不释手,常常被我霸占着。记得有一年,谭咏麟来开演唱会,某广播电台直播。一回家我就守在了收音机前。遇上姐姐要听戏曲,我俩几乎吵起来,结果母亲狠狠地教训了姐姐。
 
  
一段时间后,电视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当时,我上学路过的地方,有户人家,经常用电视音响播放音乐,声音很有立体感。我每次路过这里,总停留在这扇窗前,倾着耳朵,听音乐缠绕在小巷里,直到太阳斜去,我才背起书包,高高兴兴回家,忍不住哼上几句“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高中时,我借买复读机听英语之名,向母亲要钱买了一台复读机。这复读机,没有几次被我用来听英语,倒成了我听流行音乐的工具。我买了很多盗版音乐磁带,因为盗版便宜,才两块钱一盒。至今,那一大堆磁带还在,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大学时,我不大爱听音乐了,只不过出于无聊,才偶然戴上耳塞,听网络歌曲。听来听去,多是老歌。
 
  
最近我迷上了自然音乐。机缘巧合,从商店里淘来一张唱片,放在刚买不久的移动DVD上播放。顿时一种万籁的声音响于耳际,缭绕于心上。泥土的清香,大海的清新气息和玫瑰精油般的香味,在我身心的每一个细胞里游弋。工作的劳累顿时荡然无存。我有空便听,一遍又一遍,接受这自然万籁的一次次洗礼,在声音流淌的芳香中徜徉。
 
  
直到这时,我才猛然发觉,我的生活又与音乐有了某种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