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音乐圈的周杰伦还是块“金砖
腾讯音乐高增长隐忧 谋局"耳朵
吃瓜第一线:“音乐付费”真的合
华语乐坛现状被音乐界大佬抨击
10首歌5首不能听?音乐APP收费AB面

腾讯音乐高增长隐忧 谋局"耳朵经济"

2020-06-11 13:52 主页 来源:未知
腾讯音乐高增长隐忧 谋局"耳朵经济"

3、图2.jpg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腾讯音乐”,TME.NYSE)在连续四年营收和净利润高增长后,开始面临主要业务收入付费率、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下滑等问题。
 
 
5月12日,腾讯音乐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显示,一季度总营收63.1亿元,同比增长10%;净利润8.87亿元,同比下滑10.14%,净利润为近5个季度来最低。在总营收当中,社交娱乐服务收入42.67亿元,占营收的67.62%;在线音乐服务收入20.44亿元,占比32.38%。社交娱乐服务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付费率环比下滑明显,社交娱乐服务的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ARPPU)也出现下滑。
 
 
社交娱乐是主要收入来源
 
 
作为在线音乐市场的整合者,近年来腾讯音乐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了高增长。数据显示,2016财年至2019财年,腾讯音乐营收分别为近44亿元、110亿元、190亿元、25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82亿元、13.26亿元、18.33亿元和39.82亿元,近三年净利润增长率高达4756%,在《投资者网》“民资中概股三年净利润成长TOP20榜单”上排名第2位。
 
 
不过细究之下,可以发现腾讯音乐的主要收入并非来自在线音乐服务,而是来自社交娱乐服务,即为全民K歌和直播。
 
 
Wind数据显示,2017至2019财年,公司社交娱乐服务营收分别为78亿元、134亿元和18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54.55%、71.79%和36.57%,占同期公司营收的比例均超过70%。在线音乐服务营收分别为31亿元、55亿元和7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7.62%、77.42%和30.91%,占同期公司营收的比例均不到30%。
 
 
也即是说,社交娱乐服务对腾讯音乐近年来的营收增长起到了支撑作用。虽然,一直以来,腾讯音乐花大量资金购买音乐版权,在线音乐服务的营收增长却相对平缓。
 
 
除提供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今年上半年,腾讯音乐宣布进军长音频和公播音乐领域,加大在“耳朵经济”领域的整合力度,以推动公司业绩的持续增长。
 
 
社交娱乐付费率下滑
 
 
对于腾讯音乐的两项主营业务而言,核心经营指标包括:月活跃用户数(MAU)、付费率,以及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ARPPU)三个。
 
 
其中MAU是基础,付费率是关键,即在月活跃用户当中,只有更多的人愿意付费,才能带动公司收入的提升。
 
 
据腾讯音乐2019财年四季度报,在线音乐服务的MAU为6.44亿人,同比增长为0,环比下滑了2.6%;。同期社交娱乐服务的MAU为2.22亿人,同比下滑2.6%,环比则下滑了8.26%。对此,有媒体评论称,腾讯音乐流量见顶。
 
 
但2020年一季度,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在线音乐服务MAU达6.57亿人,同比增长0.5%,环比增长2.0%。社交娱乐服务的MAU主要是通过在线音乐用户导流而来。公司社交娱乐服务一季度的MAU为2.56亿人,同比增长13.3%,环比增长15.3%。不难看出,腾讯音乐上述两项服务的MAU还有不小的成长空间。
 
 
2020年一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率创新高,达到6.5%,同比环比均实现增长。在线音乐领域里,腾讯音乐对标的是全球最大音乐平Spotify,这家公司截至2019年四季度的付费率已高达45%。相比而言,腾讯音乐的付费率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2020年一季度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社交娱乐服务付费率为5.0%,同比虽有所增长,环比却出现了明显下滑,2019年四季度这一指标为5.5%。
 
 
3、图1.jpg
不仅如此,社交娱乐服务的ARPPU值,2020年一季度为111.1元,同比下降12.9%,环比下降了24.7%。而2019年四季度社交娱乐服务的ARPPU为138.5元,刚创下新高。
 
 
3、图2.jpg
净利润方面,腾讯音乐一季度的营业成本为43.34亿元,同比增长17%,主要为音乐版权费用和直播平台的主播收入分成。这些因素共震,导致公司一季度销售毛利率和净利率均下滑,净利润下滑,增收不增利。
 
 
股价表现方面,2018年12月腾讯音乐在纳斯达克上市,首发价格为13美元/股,2019年3月19日达到阶段性顶点19.97美元/股后,振荡下行。截至2020年5月29日收盘,为12.92美元/股,仍低于首发价格。
 
 
继续深耕“耳朵经济”
 
 
着眼于公司长远战略及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今年上半年,腾讯音乐开始动作频频。
 
 
2020年3月31日,腾讯音乐参与收购环球音乐公司10%股权,巩固其在音乐版权领域的地位;此后不久,腾讯音乐宣布进军长音频领域,推出首款长音频产品“酷我畅听”,并与阅文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加强有声读物的内容供给。4月27日,腾讯音乐又宣布,以股权形式投资北京瑞迪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军线下公播音乐领域。
 
 
安信国际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相信长音频业务对公司有长期的战略价值:1、将延长现有用户的使用时长、增强用户黏性;2、将吸引更多的潜在用户;3、将带来更多的收入增长(更多的订阅收入或广告)。”
 
 
公播音乐就是在商业场所,如咖啡厅、商超、餐厅等播放有版权的背景音乐,需要得到版权方授权并付费,显然这一市场空间充满想象。
 
 
毋庸置疑,腾讯音乐围绕听,即“耳朵经济”打造商业生态,有利于其增加线上流量窗口及实现线上流量、音乐版权等资源的变现,但这些战略新举措,能否带动腾讯音乐持续保持高增长态势,尚需时间检验。(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