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音乐成Z世代的综艺热歌制造机
“玩音乐”掘金下个百亿市场
《先生呀》毕业季应景上线
音乐平台年度人气榜:鹿晗不见踪
中国音乐版权费持续畸高

“玩音乐”掘金下个百亿市场

2020-06-18 11:30 主页 来源:未知
“玩音乐”掘金下个百亿市场

丁磊又给自家产品站台了。6月16日,网易云音乐推出了音街APP,作为一款为年轻人打造的独立K歌社区,音街宣布“星声计划PLUS”将在未来投入两亿资金和资源,三年内培养百位音乐新星。
 
从去年开始,“玩音乐”就成为了音乐市场的新风口,阿里唱鸭以弹唱为抓手一年时间笼络千万用户、腾讯猜歌星球以吃鸡游戏式的体验闯入音乐赛道,随着网易音街的加入,“玩音乐”成为了数字音乐下半场的新变量。
 
听音乐不再是一门好生意
 
从千禧年开始,听音乐就是用户上网的刚需之一,在经历了反盗版和版权战后,市场基本被TME完全掌控。但是受到购版版权所带来的高额成本以及用户付费积极性不高的影响,想从付费听歌上覆盖掉内容成本显然很难。
 
资料显示,尽管TME拥有6.57亿月活跃用户,旗下拥有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三大品牌,但用户付费的意愿却并不强烈,截止2020年3月31日,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付费用户为4270万,其付费用户仅占月活跃用户的6.49%。
 
与此同时6.57亿的月活跃用户,较去年同期的6.54亿同比仅仅增长了0.5%,增长乏力的态势尽显。但在财报中不难发现,TME营收支柱的社交娱乐服务(主要是全民K歌)在2020Q1季度营收42.7亿元,K歌显然是数字音乐领域的现金奶牛。
 
“版权依然是音乐流媒体平台的核心竞争力,版权是一定要争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媒体表示,“但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这三家平台并不想完全依赖版权,于是转而在差异化上下起了功夫。”
 
音乐巨头瞄准玩音乐赛道
 
根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发布《2019年度95后用户K歌洞察报告》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在线K歌用户规模达2.82亿人,环比增长4.1%,其中95后已经成为主力用户群体。
 
音街的产品定位是打造年轻人喜爱的K歌社区。数据显示,内测用户中超九成为95后,其中00后占比最高。刚刚入驻还没有发任何作品的音乐爱好者网易CEO丁磊已经有了1万粉丝。值得注意的是,音街还推出全球首款智能编曲工具一键Remix,采用了网易历时两年自主研发的智能编曲引擎,为用户提供自动混音功能,颠覆原有作品风格,带来无限创作可能性。
 
在谈到为什么要做音街时,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分享了两个有趣的发现,一是唱歌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表达方式;二是唱歌就像一种精神层面的“健身”,能缓解压力,给人带来快乐。同时,很多用户也非常期待网易云音乐能出一款K歌产品,因此,音街应运而生。
 
去年5月,阿里就已经在K歌领域进行了布局,作为国内首款弹唱APP,唱鸭通过产品层面的创新开辟了“玩音乐“的新赛道。今年6月初,唱鸭官方宣布其用户量已经突破千万量级,其中“95后”占比超过90%。市场认可唱鸭不仅仅反应在用户层面,“玩音乐”的理念也成为行业发展的新趋势。
 
作为这一理念的先行者,唱鸭通过弹唱、合奏在降低用户创作音乐门槛的同时,加强了用户间的协同性。李阳认为构成音乐的四要素是词、曲、伴奏、人声,很少有人能全都擅长,所以唱鸭实现了“线上乐队”。每天都有超过10%的用户在与别人进行作品上的协作,这也成为了唱鸭社区中独有的互动方式。
 
"唱鸭想做的是社区,就像建一个城市一样,要慢慢地把基建做好、人慢慢进来。”李阳表示,经过1年的发展,唱鸭的音乐社区气氛渐浓,运营的重点主要是积累内容,凝聚核心用户群,以及沉淀社区的规则和文化氛围,数据也很好的印证了李阳这一观点。过去几个月,唱鸭中的原创内容发布增幅达30%。
 
他特别强调,“今天,年轻人消费音乐的方式不单单是听和唱。通过自弹自唱‘玩’出一首歌,正在成为数字音乐发展的新趋势。”
 
“玩音乐”掘金下一个百亿市场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总产值达到609.5亿元,并且增长潜力依然巨大。另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整个数字音乐产业中,音乐播放器生意所占的比例大概只占1%,这意味着一个音乐产品创新的时代已经来临,面对直播、K歌、短视频的融合与深入,整个音乐市场将会有颠覆性的改变。
 
在转型的过程中,音乐越来越被工具化。比如唱鸭推出的弹唱功能,意味着用户在不必在被动的接听音乐,而是把“玩”音乐,跟更多人一起分享、制作全新的数字音乐,其空间也不仅仅局限于音乐,以音乐为载体的短剧、段子都可以是打开增量市场的抓手。
 
同时,不到1分钟的短音乐正在像短视频产品一样,成为年轻人消费音乐的方式。传统音乐产业链正在逐渐被消解,随着产品能力的提升,音乐制作的门槛变得越来越低,音乐人词曲唱宣发一体化的趋势愈发明显,这意味着需要平台要适应这样的变化。
 
奔涌的后浪来袭,他们的创作欲、表达欲、协同欲更强,对于各大音乐流媒体平台而言,比拼产品创新的竞争现在才刚刚开始。当版权不再是音乐产品和核心竞争力,如何让创作更便捷,让音乐更好玩才是数字音乐在中国发展的下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