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往北开》回到有爸爸的时
老师:用音乐打破大山的孤独
“真人秀”风格草莓音乐节即将上
《乐队唱聊吧》打造网综清流
乘风破浪的姐姐:音乐制作人赵兆

老师:用音乐打破大山的孤独

2020-06-19 18:40 主页 来源:未知
老师:用音乐打破大山的孤独 


18日,顾亚学生的表演视频被歌曲原作痛仰乐队转发,受到关注。微博截图
 
在贵州六盘水,地处海拔近三千米山区的海嘎小学,最近因一则“小学生摇滚乐队”的视频上了热搜。
 
在来自贵阳、组过乐队的老师顾亚带领下,孩子们弹着吉他、敲架子鼓演出的一首《为你唱首歌》,颇具“摇滚范儿”。视频被歌曲原作痛仰乐队转发后,引发共鸣。网友评论,被孩子们清澈、自信的眼神所感动。
 
“做这件事起初就是觉得音乐可以让人快乐,”6月19日,顾亚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山区里的学生、老师本来就很孤独,我觉得音乐可以让我们更有动力去工作和学习,希望通过音乐让大家开心起来。”
 
顾亚希望,即使有一天他不在学校了,也有更多人踊跃参与进来,把这件事传递下去。
 
 
 
2019年的六一儿童节,顾亚带领孩子们在学校表演手鼓。受访者供图
 
谈走红
 
痛仰乐队来联系我时,还想怎么回事
 
新京报: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视频受到关注,包括被自己喜欢的痛仰乐队官博转了,当时什么想法?
 
顾亚:我是几天前看到微博热搜,一下就懵了。然后痛仰乐队经纪人来联系我,我还想到底怎么回事。受到关注之后其实有很多担心,怕有一些不理解的人引起争议。结果我跟学生讲了之后,他们好高兴,还笑我怎么担心那么多。
 
新京报:视频中孩子们演奏的都是摇滚乐队常见乐器,能否介绍下你在这方面的学习背景和经历。
 
顾亚: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器乐,大学专业是小学音乐教育。上大学那会儿从2009年就组乐队,现在乐队也还在,也参加过一些音乐节、一些演出,因为这些经历有一些摇滚乐表演的经验。
 
谈教乐器
 
一次弹琴时,学生们从门缝里扒着看
 
新京报:最初是什么契机来到海嘎小学?刚来时对这里和孩子们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顾亚:我是2014年来到当地,最初在腊寨小学,当时遇到海嘎小学的校长。一次聊天时从他口中了解到,海嘎小学老师非常少,开班不足,很多家长背负着沉重的经济压力,把孩子送到山下镇上上学。他说他有一个梦想,就是带一群老师回到海嘎小学办完全小学。
 
后来,2016年我就来到了海嘎小学。刚来时对海嘎小学的第一印象是,孩子们怕生、不爱讲话,见到老师就把头歪朝一边走了,不主动打招呼。
 
新京报:你在海嘎小学教什么科目,为什么想到教孩子们学乐器?孩子们的接受度如何?
 
顾亚:我在这里一直是教语文,想到教他们学音乐是因为,刚来的时候学生很少和老师交流,感觉整个气氛不是那么好。然后也是一个契机,有一次,我在学校办公室弹琴,发现很多小孩从门缝里扒着看,就想要不要试一下,带他们唱唱歌。
 
一开始,我弹琴的时候他们很好奇,问这个乐器是什么,叫什么名字。后来有音乐课的时候,我就把乐器带去课堂伴奏,教他们唱歌。感觉他们很兴奋,有小朋友主动上来,用手指拨拉拨拉琴弦。后来就尝试着教他们摁一些和弦,弹一些旋律。
 
新京报:你主要教孩子们哪些音乐上的内容?看到视频中有痛仰乐队的歌曲,你怎么选择教学的曲目?
 
顾亚:除了器乐演奏,还会教一些最简单的乐理知识。也不会说太多,不给他们压力,只是在弹琴过程中简单地设置一些乐理知识。主要是培养他们的兴趣,让他们觉得好玩。
 
痛仰乐队本身是我很喜欢的乐队,但选歌不完全是因为我喜欢,主要是觉得在我听歌的范畴里面,这些歌会更动人一些,同时演奏和弦孩子们会更容易上手一些。
 
 
 
2017年,顾亚和孩子们在教室里合影。受访者供图
 
谈组乐队
 
希望他们长大后,想起来有个美好回忆
 
新京报:教学的过程中,和孩子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好玩的事情?
 
顾亚:孩子们整体表演的状态很好玩。一开始,他们能简单地把和弦弹出节奏。后来我就跟他们说,如果要给同学们表演,还需要舞台表现力。孩子们开始尝试摇晃身体那些舞台动作。一开始他们很害羞,互相看,就笑场。还有唱歌的时候,我教主唱练声,吹嘴唇发出“嘟~”的声音,大家也会笑场。
 
新京报:听说还有企业捐赠乐器?
 
顾亚:当时已经有七八十名学生,很多小朋友都想学,但乐器比较少,我就发朋友圈,让朋友们看到这些孩子弹得是可以的,希望他们帮助。后来,陆续有公益组织、企业捐赠,最多的一批是2018年底,贵州遵义正安县的一个吉他厂捐了200件乐器,包括木吉他、电吉他、贝斯、尤克里里等等,然后学乐器的队伍就庞大起来。
 
新京报:为什么想到给孩子们组乐队?
 
顾亚:琴多了之后,2019年3月就开始培训,教他们组乐队。当时因为一些同学学着学着就没信心,感觉总是练基础和弦,就想要不搞个小乐队,刺激其他同学也想好好学,要加入乐队。
 
一开始尽量把乐队成员安排在同一个班级,一个班一个乐队,没有太正式的选拔,就是选乐感强、能力比较好的同学。后来因为精力有限,就重点培养五六年级,毕业以后交接给下一届。
 
其实他们很多人可能毕业以后也不会继续学音乐,只是希望他们长大以后想起来,会有一个美好的回忆。
 
谈山区音乐教育
 
希望有更多人加入,把这件事传递下去
 
新京报:你在之前的采访中提到,想通过这些视频打破人们对山区孩子的刻板印象。你觉得音乐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顾亚:起初做这件事是觉得音乐可以让人快乐,是一个让每个人心境愉悦的工具。因为山区里的学生、老师本来就很孤独,我觉得音乐可以让我们更有动力去工作和学习,希望通过音乐让大家开心起来。
 
这个事情如果大家觉得是一股“热量”,如果能让更多山区的老师看到,希望能鼓励大家,不要觉得自己很孤独,还是能从很多细节的东西上找到一个愉快的心境,以快乐的心情去面对学习或工作。

 
新京报:之后在这方面还有什么教学计划?
 
顾亚:我相信这个事情是“可持续发展”的,即使某一天我不在这个学校,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踊跃参与进来,把这件事传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