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歌手出道五年后,专辑才诞生
云村是如何让独立音乐路更宽
首档老年音乐综艺《乐龄唱响》开
追寻华语流行音乐的发展脉络
他是才华横溢的音乐才子

云村是如何让独立音乐路更宽

2020-06-21 13:35 主页 来源:未知
云村是如何让独立音乐路更宽 

网易云音乐又双叒下一城。

开年至今,网易云音乐在音乐版权领域好消息连连。2月拿下《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等热门音乐综艺的版权,3月拿下吉卜力工作室、滚石唱片,5月官宣与华纳版权、少城时代的合作。

6月19日,网易云音乐公布了和太合音乐集团发起的Indie Works达成战略合作的消息。

很多行业外的人或许对Indie Works的名字感到陌生,但提到刺猬乐队、Click#15、面孔乐队这几个在去年夏天爆火的名字,很多人立马就能回想起那些躁动的声音。

Indie Works是太合音乐在2018年12月发起的独立音乐厂牌联盟,这个联盟包括了麦田音乐、兵马司、赤瞳、在水星、D.O.G、者来寨、大福、开壳、太合乐人等华语地区超过50家独立音乐厂牌和近800余组独立音乐人。成立不到一年,Indie Works的合作艺人就杀入了《乐队的夏天》的前四强。

而谈到为什么选择和网易云音乐合作时,Indie Works召集人刘瑾表示:“网易云音乐是当下年轻用户首选的音乐平台,活跃着海量的独立音乐爱好者和大量的独立音乐创作者。”在她看来, 对于Indie Works服务的独立音乐厂牌和音乐人,网易云音乐能为他们带来更多与有效用户接触的机会。

事实上,独立音乐人和音乐厂牌选择网易云音乐并不是什么行业秘密,自网易云音乐2013年成立以来,这里就是独立音乐人的大本营。根据网易云音乐七周年的内部信透露,这里入驻的原创音乐人总数已经超过16万,刺猬、花粥、果味VC、王梵瑞、张三弥、岛屿心情这些Indie Works的签约音乐人此前都是在网易云音乐从小众走向大众。

网易云音乐如何吸引16万独立音乐人?

被看见与被倾听

2018年,知乎上同样有人提出了这个疑问 “为什么大部分音乐人或者说独立音乐人平台都在网易云音乐上?"

人们想象中的独立音乐人应当是过着创作、演出、被粉丝和鲜花包裹的生活。但实际上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是从宿舍或者出租屋起步,用手机录音吉他伴奏,然后再找一个音乐平台上传自己的demo,能不能顺利上传过审和会不会被音乐爱好者听到,是这些音乐新人们初出茅庐的第一道关卡。

尽管鼓励华语原创音乐一直是音乐行业的政治正确,但一个口号说出来容易,落在具体的产品上却需要商业公司真正站在独立音乐人的位置上思考。

一首歌从上传到过审再到被听到需要多久?音乐人能否直接看到自己在平台上的数据和粉丝?好音乐被推荐和发现的机制是什么?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这些都不是一个产品最核心的功能,但对于身处其中的音乐人们而言,是否真的被重视却只能通过这些细节来判断。

也因此,在知乎那个问题下,一位独立音乐人提出网易云音乐的三个特点:1)门槛低、审核快、操作简、服务佳 ;2)平台受众和独立音乐人受众吻合;3)小众作品比其他音乐APP更容易被听到的答案就被点上了高赞。

很多产品是从迭代的过程中逐渐摸索到正确的方向,但网易云音乐与独立音乐人的结契是从上线前就已经开始。在云村,独立音乐人们被丁老板翻牌是很常见的事,哪怕粉丝量并不多的小众歌手,他的评论区都有可能突然出现一个叫“网易UFO丁磊”的粉丝留下一句“这个歌不错”的评论。对于丁磊而言,这只是他在网易云音乐活跃的日常,但对于很多期待被看到的音乐人,这却是一剂支持他们继续走下去的振奋剂。

2017年,来自重庆的95后独立音乐人黄雨篱就在给网易云音乐的一封信中表达过大多数独立音乐人的心声,在他看来自己的歌能被其他人听到,不管是多少人,都会让创作者感到振奋,因为这是他们与世界建立联系的方式,而网易云音乐正是给所有独立音乐人提供了一个平台。

事实上,当人们在B站、小红书、快手等这两年的社区崛起中看到社区的价值时,网易云音乐早在七年前就已经把社区的基因刻在了骨子里。与传统的音乐播放器相比,它最独特的地方在于不仅仅关注音乐,还关注到了人在音乐世界里的需求。

不管是独立音乐人还是乐迷,网易云音乐的存在都让他们有了被看到的机会。这种被看到不仅仅是音乐作品被听见,包括评论区留下的一句唤起其他人强烈共鸣的感受,亦或者只是一个极小众音乐爱好者建立起的独特歌单,都给用户与用户之间建立联系的机会。

表达是创作者的使命,被倾听是所有人的需求,网易云音乐能吸引到十几万独立音乐人和8亿用户的根本原因,也正是基于它满足了用户的这种需求,最终才能在一众音乐产品的厮杀中脱颖而出。

热爱与面包

对独立音乐人而言,光靠热爱,没有面包,也没有几个人能坚持创作。

2018年,太合音乐发起Indie Works时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华语独立音乐崛起的势头,但受制于资金、资源、团队、环境等问题,传统的独立音乐模式下,几乎没有一个独立音乐厂牌能够过得十分滋润。

此前,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中就显示,因为无法只通过音乐相关的工作获得生活来源,高达84.3%独立音乐人只能兼职做音乐,整个行业中有68%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月音乐收入在1万以上的音乐人占比才不到5%。

为了帮助大多数人走向成功,网易云音乐早在2014年就发起过“理想音乐人扶持计划”。2016年,他们开始把支持独立音乐人的商业计划做得更为庞大和系统,一系列如“石头计划”“云梯计划”、硬地围炉夜、硬地原创音乐榜等活动,从曝光到收入全方位扶持独立音乐人。

如今石头计划已经走到第三季,3年时间,网易云音乐的原创作品播放涨幅达13倍,音乐人在云村的收益直接增长了31倍。更重要的是,在石头计划的助推下,已经有木小雅、白日密语、岛屿心情等音乐人崭露头角,很多音乐人通过参与到石头计划,拥有了人生第一首评论999+的歌曲,从以前没有演出、拼盘演出,到第一次参加音乐节,经历全场大合唱。

木小雅

今年1月,“云梯计划2020”也进行了升级,加大流量和收益激励力度,帮助音乐人实现更好的长期发展。

过去几年,不少图文、短视频内容平台会通过现金和流量的形式激励创作者,但这种激励更多是基于平台短期内对内容的渴求,而非长远对创作的支持。但网易云音乐深知优质音乐人的成长需要的不仅仅是资金和流量的投入,而是持之以恒的为其提供成长空间。

这不仅要求平台有扶持独立音乐的决心,同时也考验平台对音乐的审美和运营能力。为了不让音乐人们完全被数据与流量捆绑,2019年网易云音乐又推出了不看数据只看作品质量的月度独立原创音乐榜单“硬地原创音乐榜”以及不定期推出的各种分众音乐特别企划。

从最初为独立音乐人提供一个连接外界的窗口,再到通过产品上的改变以及一系列扶持计划,为独立音乐人打通从籍籍无名走向成功的通路。花了七年时间,网易云音乐已经深深的嵌入了独立音乐行业的发展脉络之中,并成为其中重要的助推动力之一。

独立音乐的未来

2018年,全球独立音乐联盟组织WIN发布了一份《全球独立音乐市场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独立音乐厂牌共创收69亿美元,独立厂牌营收增长首次超过了主流唱片公司,其中中国独立音乐的市场获得了36%的增长,超过行业平均的增长水平。根据这份报告的推测,未来独立音乐市场还会呈现几何式的增长。

事实上,在一些音乐行业较为发达的国家,比如美韩日,独立音乐早已摆脱了小众范围成为主流音乐形式。其中美国为全球独立音乐市场贡献了37%的份额,而韩国独立音乐占音乐市场份额达89%,日本独立音乐占当地音乐市场的份额也有63%。

这些数据实际上已然预示着一股席卷国内音乐行业的潮流到来。也因此,我们能看到网易云音乐上越来多拥有“十万加”评论的音乐作品由95后独立音乐人创作;民谣、说唱、国风、电音和摇滚也借着音乐综艺席卷流行文化。

机遇与挑战并存,整个行业都在为迎接挑战做出改变。Indie Works是以建立联盟的方式,提高原本分散和势弱的独立音乐厂牌们在行业里的议价能力。2019年,他们就通过主动拥抱音乐综艺、丰富版权运营、提高宣发统筹能力等多种方式取得了50余家独立音乐厂牌的信任,尤其在押注《乐队的夏天》成功后,这家国内唯一的独联体更是在行业内站稳了脚跟。

相对于Indie Works这样的厂牌联盟,网易云音乐仍旧在努力扮演好平台的角色,通过产品功能、流量分发、运营活动来帮助独立音乐人解决作品曝光和收益的问题。

过往独立音乐人只能靠着微薄的版权分成维持生活,而网易云音乐率先推出云梯计划,并在今年首开“点亮现场行动”,将直播收入100%给到音乐人,始终走在帮助独立音乐人的前列。

此次和Indie Works建立合作后,双方在音乐版权、自制节目、音乐节、Livehouse巡演、音乐直播等领域都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事实上,网易云音乐和Indie Works合作,也可以让行业看到音乐公司和平台之间,除版权交易外更多的可能性。

在独立音乐行业的爆发前夜,这些可能性都会让行业的明天更早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