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重现鲍勃·迪伦经典作品
我们用音乐诠释新“三毛”
关于在线音乐20年沉浮录
新一代民谣音乐人在成长
将香港乐坛带至全盛时期

我们用音乐诠释新“三毛”

2020-06-26 17:36 主页 来源:未知
我们用音乐诠释新“三毛”

音乐剧《三毛流浪记》将漫画搬上中国音乐剧舞台。东莞保利演艺团供图

文:张筱云

音乐剧《三毛流浪记》由著名音乐人三宝、编剧关山联手精心打造,是继《蝶》《金沙》之后的又一部莞产音乐剧作品。该剧改编自漫画家张乐平的同名漫画作品,讲述了20世纪40年代三毛在上海行乞的生活情景。通过三毛流浪街头行乞时发生的苦难故事,描绘上世纪旧中国人民生活的疾苦和不屈不挠的精神。

忠于漫画原作 重温儿时记忆

“三毛”作为中国家喻户晓的漫画形象,听许多人说过:“我是看着三毛故事长大的。”张乐平笔下的三毛漫画,自1935年诞生以来,伴随了几代中国人的成长,并成为中国穷苦儿童命运的象征。三毛的故事曾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动画片、话剧等各种艺术形式,历经多年而不衰。同时,它也吸引了著名音乐人三宝的注意,将三毛故事搬上中国音乐剧的舞台。

这部音乐剧的人物及故事最大程度地忠实于张乐平漫画原作,所有的人物、故事情节甚至舞美布景保持了熟悉感、亲切感。例如,剧中的演员造型以及服装非常接近张乐平笔下的漫画人物,尤其是三毛的扮演者,被评价为“与漫画中的三毛形似又神似”。此外,全剧还真实还原了三毛卖报纸、擦皮鞋、抢烧饼、被抓进监狱等漫画中的故事情节,将三毛这一经典漫画形象用歌唱的方式再现。

《三毛流浪记》音乐剧虽在制作上忠于原著,但又不拘泥原著。《三毛流浪记》以经典漫画形象、故事情节为基本素材,适当注入现代元素,以音乐剧的形式重新解读三毛的故事。略带荒诞色彩的剧情针砭时弊,用“那个年代的剧情讲述现代故事”,将拆迁、选秀、物价等现代社会的热议话题巧妙地融入剧情。

在故事结构上,遵从了西方戏剧传统的“三一律”,将三毛在流浪过程中的种种遭遇以及遇到各色人等浓缩在一天之内,情节紧凑,主线突出,从头到尾扣人心弦。故事以饥饿为主线,从三毛对“烧饼”的渴望而不可得的情境中展开,无论是被骗拍广告时折射出城市表面浮华的灯红酒绿,抑或是为了温饱混入监狱的人情冷暖,都将当时社会形形色色的饮食男女、残酷现象一并串起,通过采用漫画风格的舞台转化,展现一幅旧社会大上海的图景。

音乐剧《三毛流浪记》与漫画不同,除了情节外,如何用音乐推动剧情发展是该剧的独特之处。其中《全世界》这首歌是在三毛经历很多挫折后,以地为床,以报当被的情形下,做了一个很好的梦,梦到全世界都在他身旁。简单的音符透着清澈与温暖,用音乐传达他们的美好,升华主题。特别是结尾处合唱的主题曲《温暖》直入人心,“那是你在无尽的寒冬,突然给我唱的歌,那是在我早已经忘了,你永不变的承诺……”舒缓曲调与流畅的歌词也将全剧的悲情气氛推向高潮。不仅仅表现出温暖的情愫,其中也包含着像三毛一样坚强的力量。

剧情扣人心弦 引发强烈共鸣

音乐剧《三毛流浪记》是一个有温度、深度和宽度的故事。主创三宝、关山用一个小“烧饼”点化一个大“主题”——充满孩子气的简单纯粹与执着坚持。全剧淡化了所谓阶级冲突,升华了“人之初,性本善”的全新解读以及复杂社会中的返璞归真。从客观角度讲,“三毛”不会激发“恨”,而是唤醒“爱”。流浪儿的命运,结局往往是悲剧的,但是黑夜里的一线光亮,寒冷中的一丝暖意,带来的却是温暖与希望。既可扣动孩子心弦,又能触及成人灵魂,回应共鸣强音。

正如三宝曾在采访中说道:“虽然《三毛流浪记》一直被认为是儿童文学代表性作品,但它首先是写给成人看的作品。该剧是站在孩子的高度,透过他们的眼睛看到成人的世界。”三毛生活在动乱的年代,但他对生活的追求是纯净而固执的。这种专注与坚持,曾经出现在伊朗电影《小鞋子》里的主人公阿里身上。最主要的,曾经出现在我们每个人身上,这种纯净对于成年人会有感染力。

依个人而言,这部成人童话不仅仅是“苦情戏”,而是在困苦之中对生活不屈不挠的意志。众所周知,三毛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他每天的愿望就是能够吃到一个烧饼。为了生存,他卖过报、擦皮鞋,推黄包车,即使受人欺侮,然而三毛内心总是充满阳光,无论生活多么艰苦,他都怀揣着美好愿望,坚定地活着。在当今社会中,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是城市的“流浪者”,为了自己的“烧饼”奔波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也给人们带来越来越多的沉重压力,面对压力,我们需要的正是三毛对生活不屈不挠的意志和积极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