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2020音乐人扶持计划
这是属于音乐人的黄金时代
资金削减,红牛再次叫停音乐业务
「刀郎」音乐人身份依然值得被尊
“顶流”连翻车,音乐剧还好吗?

这是属于音乐人的黄金时代

2020-07-20 11:26 主页 来源:未知
这是属于音乐人的黄金时代



        自2014年12月周杰伦新专辑《哎哟,不错哦》在腾讯音乐娱乐推出、首创首张数字专辑模式以来,这一颇具国内特色的付费模式开始逐步被艺人和粉丝接受。
 
  2016年6月,周杰伦的新专辑《周杰伦的床边故事》全平台销量破百万,成为首张销量破百万的全长数字专辑;2017年,鹿晗发布XXVII系列数字专辑总销量突破1000万张,总销售额超过8000万元,并于2年后破亿。直至2020年4月,肖战单曲《光点》单曲销售额破亿,这也意味着,国内数字专辑进入单曲破亿的时代。
 
  但我们也发现,在数字专辑模式的发展历程,无论是参与者还是受益者都主要集中在少数头部音乐人,中尾部音乐人几乎是被排除在外的。这与艺人、作品的号召力有关,也与平台上数字专辑的发行门槛有关。
 
  7月16日,酷狗音乐人新推出了“星曜唱片计划”,就打破了数字专辑的发行门槛,让所有音乐人都能参与到数字专辑的付费探索中来,为音乐人拓宽收益来源和产业付费模式探索提供了新的可能性。酷狗音乐成为国内首个能够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的平台。
 
 
  首个零门槛自助发行数字专辑平台,音乐人的春天来了
 
  据了解,此次酷狗音乐人“星曜唱片计划”是整个星曜计划系列的延伸,旨在为音乐人提供全方位的推广资源,进一步打造更开放的扶持生态,并以其在发行门槛、收入分成和流量扶持上的优势,颠覆了传统数专发行方式。
 
  发行门槛上,不同于其他平台在发行门槛上的要求,“星曜唱片计划”更友好,只要认证为酷狗音乐人的音乐人都可以参加。这也是国内首次试水音乐人零门槛自助发行,音乐人可以自主定价、自动生成专辑售卖页面,具备更高的自主性。也就是说,发数字专辑不再是明星艺人的专属特权,而是真正变成了英雄不问出处的普惠服务。
 
  收入分成上,在酷狗音乐开放平台成功发行的数字专辑,售卖收入10万以下,音乐人可获得的分成比例为100%;售卖收入超过10万的部分,音乐人的分成比例也高达60%。这对于大部分人气、流量并不占优势的中尾部音乐人来说,也能够以近乎零成本的方式从这个模式受益,获得一笔额外的收入。而数字专辑的自由定价,对于拥有核心粉丝的音乐人来说,也能够实现“一千个铁杆粉丝”就能养活自己的梦想,体面地做音乐。
 
 
  流量扶持上,首月内(2020年7月15日到2020年8月15日)在酷狗音乐开放平台成功发行的数字专辑,官方将在其中优选20张专辑进行站内推荐,共同瓜分1亿曝光的流量池。同时,在2020年底,在酷狗音乐开放平台成功发行的数字专辑中销售额排名前十的专辑奖入选“年度金唱片”,收录进酷狗音乐人“年度金唱片”合辑,获得额外资源推广。
 
  值得一提的是,基于整个酷狗音乐的大平台体系,酷狗音乐与酷狗直播能够实现跨平台联动。酷狗音乐人在酷狗直播间可以直播售卖自己的专辑,右下角购买链接可以直达唱片售卖页,这种“直播+数字专辑销售”的模式在音乐领域属于酷狗音乐人首创,这种探索与当下“直播带货”的热潮相映成趣,甚至在推广作品的同时,让音乐人也能更好的展现自己,有助于让部分音乐人走出“歌红人不红”的尴尬境地,这也使得“星曜唱片计划”具备更大的行业想象空间。
 
  据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中显示,绝大多数音乐人仍生存艰难,近半数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全职音乐人仅有12%,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的只有9.3%,生存境况并不乐观。在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下,对于国内主要靠演出为收入来源的音乐人来说,“星曜唱片计划”算是“雪中送炭”,能够帮助许多中尾部音乐人更快迎来自己的春天。
 
 
  图注:音乐人月收入数额结构分布图
 
  数字音乐具有明显的长尾效应,虽然类似周杰伦、鹿晗、蔡徐坤这类头部明星音乐人能够创造出惊人的销售额,但以中尾部音乐人为代表的个性化的、零散的、小量的需求也不容小觑,当这些需求累加起来,其有可能形成一个比流行市场还大的市场,数字专辑模式也将创造出更大的商业价值。
 
  换句话说,短期来看,“星曜唱片计划”能以切实的流量和变现方式扶持音乐人,长期来看更将激发出中尾部音乐人的长尾效应。而对尚处于起步期的中国音乐付费来说,这既可以培育市场的付费习惯,对于音乐的商业化探索也同样具有重要意义。
 
  在如今人人皆为KOC的年代,音乐人除了专心产出优质的音乐作品,也应该更加注意挖掘自身作品背后的价值,并且合理借势优秀平台来推广作品,推广自己。在这种语境下,“星曜唱片计划”所策划的收入激励和曝光途径,与音乐人的长远发展道路不谋而合。
 
  扶持生态逐步成型,酷狗音乐人如何造就音乐人的黄金时代?
 
  其实,音乐人扶持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在原创音乐人被视为新战略的背景下,除了酷狗音乐这类音乐平台,甚至许多视频平台也在持续加码入局。
 
  这对音乐人来说,有更多的资源、资本进入,无疑是好事。但对于平台来说,如何在竞争激烈中利用自身优势实现差异化,并且结出成果,其实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而在近年来的摸索中,酷狗音乐人逐步搭建了从流量曝光、多元变现到行业进阶的扶持生态。
 
  从星曜计划到“亿元激励计划”、星曜|看见计划、星曜唱片计划,酷狗音乐人在扶持音乐人的道路上一直在探索,在音乐创作、作品宣发、人气推广、版权管理、渠道变现的各个阶段都提供了相应扶持,构建了入驻发歌、粉丝运营、流量变现的正向生态循环。而针对不同时间节点的扶持计划,也紧扣着音乐人的传播和收入痛点,在疫情中也起到了“雪中送炭”的效果。
 
 
  有数据显示,酷狗音乐人目前入驻的音乐人已超过12万,上传作品超过200万首,音乐人作品进入酷狗top 500榜单次数也达到了10万+。结合平台4亿月活的流量池,以及听音乐、看视频和直播、唱K和社区互动为一体的业务布局,酷狗音乐人也推出了不少爆款案例。
 
  近年来,被称为行走的“爆单制造机”的胡66,就是一名酷狗音乐人,《空空如也》《浪人琵琶》《后来遇见他》等单曲纷纷成为年度现象级热单,传唱度极高。以《后来遇见他》为例,其优美上口的旋律、真诚细腻的演绎,使得歌曲上线后就热度飙升,直接登顶酷狗 TOP500 榜单第一名,酷狗热评接近4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