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慧霞荣获群星文艺汇演金奖
上海之春 | 谁说当代音乐听不懂?
大熊猫音乐会在丹麦成功演出
周杰伦的歌曲到底有什么魅力?
中国观众到底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剧

中国观众到底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剧?

2019-04-27 18:24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观众到底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剧?


“我发现一个现象,文化广场的音乐剧,只要是悲剧,我们看到票房成绩都是笑的;要是演喜剧,看票房都是哭的。”昨天下午,在第36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音乐剧发展论坛上,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费元洪说。音乐剧在中国的市场正在蓬勃发展,原创的力量正在蓄势待发,如何让观众爱哭也爱笑,不妨听听来自远方的声音。

 

图说:《悲惨世界》在文化广场上演 资料图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创造中国的“辣妹”

中国音乐剧的发展速度惊人。不久前,《巴黎圣母院》在上海文化广场开票,两天两轮的票房当天售罄,卖了1700万元,是5年前《剧院魅影》开票时的三倍。而去年《摇滚莫扎特》开票当天的成绩则是《剧院魅影》的两倍。从观众的数量上看,今年第一季度文化广场的会员增长就达到3万人,如果按照2018年文化广场的会员数16.5万人计算,如今文化广场第一季度的会员就已经达到了19万人。

然而就在不久前,文化广场还举行了两场源于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声入人心》的演唱会。单单演唱会的衍生品——环保袋就卖了40万,粉丝甚至愿意花2000元的高价与台上明星歌手见上一面。这让费元洪有些怅然,本该引以为傲的19万粉丝,与这种社会热点比起来,又好像路还很远。

 

图说:《摇滚莫扎特》在文化广场上演 资料图 郭新洋 摄

 

其实,也不必妄自菲薄。明星,既然大家喜欢,在音乐剧上完全可以拿来为我所用,不仅可以用,还可以创造明星。昨天,英国《舞台》杂志总编辑阿利斯泰尔·史密斯也来到了论坛。这本世界上历史最长的关于剧院的刊物,称为“伦敦和当地剧院的推动者”。“《舞台》一直和演员的招聘息息相关的。过去的几年中,一些大咖都来自舞台,而且第一份工作都是通过《舞台》杂志取得的。比如《保镖》的演员亚历山大,还有辣妹组合,很多人都不知道,她们也是通过我们的杂志才组团的。”史密斯说,“最近我们发现,中国也有人通过我们的杂志来找工作。”

用明星助力音乐剧,香港也一直在尝试。曾两度获得香港舞台剧的最佳女主角的姚润敏,如今担任香港演戏家族行政总监,她回顾2000年之前的香港音乐剧的发展,其中也有不少流行歌手的贡献,比如说经常为TVB唱主题曲的罗文,就非常喜欢舞台的演出,也当过几部戏的男主角,还曾自费参演音乐剧《柳毅传书》。还有《雪狼湖》,那是张学友演的第一部音乐剧。在幕后,还有《我和春天有个约会》金牌作曲人钟志荣操刀。有了这些真爱音乐剧的明星助力,又何愁流量?

 

图说:《保镖》在文化广场上演 资料图 郭新洋 摄

 

不要迷信“百老汇”

世界上的音乐风格多元,从美国的百老汇到伦敦西区,再到法国……面对激增的音乐剧观众需求,中国的原创力量也正在蓄力,中国的故事又该怎么唱?

18年前,上海第一次引进音乐剧《悲惨世界》,为中国打开了海外音乐剧的大门。当时,《悲惨世界》的节目册上的广告语是“百老汇之王”。在昨天的论坛上,有人提出,“大家都知道百老汇,但我敢保证,100个人中有95个人根本说不清楚什么是百老汇,这只是一个文化标签。”如今,中国观众越来越熟悉音乐剧,也懂得了百老汇,也知道了《悲惨世界》跟百老汇没关系,因为它根本不是百老汇诞生的。可是,到了《剧院魅影》的时候,广告语还是“百老汇的传奇之作”。

如今,随着观赏水平与世界接轨,对中国观众而言,最重要的已经不再是那个所谓的标签了。“我发现一个现象,文化广场的音乐剧,只要悲剧,我们看到票房成绩都是笑的;要是演喜剧,看票房都是哭的。”费元洪说,“我们做《金牌制作人》《怪物史瑞克》之类的喜剧,票房都不好。但是,像《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最后票房成绩却都很好。”

 

图说:《怪物史瑞克》在文化广场上演 资料图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在费元洪看来,能打动中国观众的,严格地说应该算是“悲剧气质的陶冶型”音乐剧,“悲剧可以,但最后收尾要陶冶起来。”譬如德语音乐剧《莫扎特》,在莫扎特死后,曲子为莫扎特升华,成为了万世流传的一个人物,最后他的雕像被放在舞台当中;《巴黎圣母院》的卡西莫多死了,音乐带着唱诗班般咏唱的质感,人得到了满足;《罗密欧朱丽叶》男女主角都死了,两个家族和解时唱了一首振奋的歌曲,谢幕时又唱了一首《世界之王》,“我记得全场嗨到不行,好像全然忘记了10分钟前,男女主角都死在了台上……”费元洪说,“中国的观众,还是向往浪漫的,向往想象力的,向往有质感的(音乐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