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狗音乐7日将亮相2020服贸会
盲人乐队找到自己的“音乐人生”
蓝皮书发布:数字音乐领跑全国
“Z世代”音乐消费三大关键词
中国音乐的源流和五音相关

盲人乐队找到自己的“音乐人生”

2020-09-07 11:46 主页 来源:未知
盲人乐队找到自己的“音乐人生”

用声音认识世界 这支盲人乐队找到自己的“音乐人生”



 
 
  请紧闭双眼,去聆听,去歌唱,去感受没有画面只有单纯演奏不一样的音乐感觉。
 
  在贵州贵阳有一支这样的乐队——“折耳根乐队”。6名成员中5名是视力障碍者,相遇于贵州盛华职业学校的他们如今已经毕业,白天为了生活各自忙碌,有送外卖的,有按摩的,晚上相聚排练。鼓手陈昌海、吉他手杨志、主唱陈克兴、主音吉他手彭万海、吹奏杨林、键盘手李万品……
 
  他们用歌声来表达自己,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音乐人生”。
 
  遇见热爱音乐的你
 
  杨志,年幼时因为一场意外,视神经畏缩,双眼失明。彩色的世界在杨志的生命里消失,生活因此跌入了谷底。一次偶然的机会杨志接触到了许巍的歌曲,旋律,歌词,他被深深吸引住。
 
  “我真的喜欢许巍老师的每一首歌,”杨志说,“因为我是从他的歌声里、他的歌词里重新找回了自信与坚强。”克服视力障碍用去学习吉他,用更专注的听力去感受音乐的力量,杨志的生活也慢慢好了起来。
 
  命运总会有最好的安排,在贵州盛华职业学院,杨志和陈昌海相遇。陈昌海说,“或许是因为我们都倾向于用声音去认识这个世界,所以我们都很喜欢音乐。”
 
  寻找更多的人一起唱歌,陈昌海和杨志有了组建乐队的想法。但不会弹奏乐器,因为视力障碍学习更加困难,陈昌海心里有些退却。杨志将自己的故事告诉陈昌海,来自最好“乐友”的故事给了陈昌海极大的勇气。豁出去了,不留遗憾,给自己一个完美的校园生活。
 
  “当时就和学校的老师沟通,看能不能组建一个乐队,”陈昌海回忆说,“学校不仅帮助我们寻找队员,还给我们一万块的启动资金,我们的乐队就成立了。”
 
 

 
 
  “因为视力障碍,我们都渴望光明,所以最初我们将乐队取名为光明乐队,”陈昌海说。队员有杨志、景其林,还有唯一的一名女生秦瑞。成立乐队很顺利,但是如何使用乐器成了难题。队里除了杨志学习过几年的吉他,其他的几位队员对乐器都还是“乐器小白”,加上视力障碍,让他们的学习更增加了一个难度。
 
  “队里的杨志是全盲,而我能稍微辨别颜色,”陈昌海说,“杨志和我分享了他的过往,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所以我就鼓励另外的两位学员,我们要向杨志学习。”
 
  别人用一个小时,他们就用五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去学习乐器。先用最敏感的触觉去熟悉,再用灵敏的听觉去感受。经过几个月的学习与磨合,“光明乐队”能较为默契的配合。陈昌海说:“那时候我们唱的最多的一首歌叫做《呐喊》,因为它既能表达出年轻人比较躁动的心,也能让自己很放松。”
 
  简单的弹奏和翻唱,他们开始展露于学校大大小小的演出。台上的动情演唱,台下的助威呐喊,在音乐中他们找回了自信。“真的没想到那么多人会喜欢我们,能站在舞台上,和观众分享音乐,那一段时光真的很美好。”杨志说。
 
 

 
 
  不舍解散但必须面对现实
 
  从校园大门走出,生活不仅仅只有学习和音乐。面对时间、地点、就业等诸多的生活“考题”,毕业后,带着行囊,“光明乐队”的成员们奔赴各地,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这支乐队的美好时光,定格在2014年的夏天。
 
  陈昌海说:“因为我们比普通人面对的困难要多,所以在讨论解散乐队的时候大家都比较能从容面对,在一起几年的时光是真的不舍,但我们不得不面对生活。”
 

 
 
  图为陈昌海、杨志街边演唱。受访者供图
 
  从2014年到2016年,陈昌海在盲人按摩院打工,每天上班、回家,单调的生活让他时长响起在大学时的“音乐时光”。“还是想唱歌,还是忘不掉。”陈昌海说,“我和杨志都在打工,所以我们决定去利用闲暇时间去街边唱歌试试。”
 
  工作为了生活,音乐才是生活,在这两年的时间里,陈昌海和杨志去到贵阳的各个地方演唱,他们依旧用自己的方式延续着自己对音乐的追求。
 
  打算开盲人按摩院,先解决自身收入问题,再让乐队重建。在这两年的时间里,陈昌海通过思考和积累,有了新的打算。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恩师和身边的朋友,并寻求他们的帮助。
 
  “给饶院长和许多朋友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他们对我都是肯定,也正是他们的肯定,让我有了继续走下去的勇气。”陈昌海说。在朋友和老师的帮助下,2016年,陈昌海的按摩店起步了,杨志也进入到店里工作。
 

 
 
  图为“折耳根”乐队成员工作。王曦 摄
 
  生活“拨云见日”
 
  “折耳根乐队”成立
 
  陈昌海的按摩店步入正轨后,他们开始着手重建乐队。通过和身边的朋友联系,杨林加入了进来。最让他们意外的是,在学校学习时喜欢他们音乐的彭万海在听到组建乐队的消息后也加入了进来。
 
  “我虽然四肢健全,但真的挺佩服他们面对生活的勇气,我也想通过加入他们,学习他们如何面对生活,如何面对困难。也希望在自己平凡的生活中多一些属于自己的快乐。”彭万海说。
 
  2014年陈昌海和杨志在街边演唱时,偶遇的陈克兴也从从外地赶了回来,漂泊多年的他想回到家乡,也想继续做音乐,五名队员聚集成功。2018年“折耳根”乐队成立,取名“折耳根”,寓意身处黑暗,也要心中有光,生活才会变得更美好。
 

 
 
  图为“折耳根”乐队排练。受访者供图
 
  时间凑不齐,5个人商量决定,在晚上都下班以后再排练。没有地方演唱,店里关门后,陈昌海就把店里的桌子、椅子搬开,腾出位置来排练,从2018年开始,这样的排练持续了两年。
 
  在今年年初,一位好心的朋友向他们提供了一间免费的排练室。他们搬到了这个10平方米的房间,亲自动手装上了隔音棉等设备,一间像样的排练室诞生,新的队员李万品也加入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