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音乐语言展现历史风貌
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它改变了什么
都说现在做音乐不赚钱
天津大剧院9月上演交响音乐会
冯提莫开启“听见”音乐季 治愈

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它改变了什么

2020-09-08 10:20 主页 来源:未知
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它改变了什么



两位说唱音乐人,一黑一白,一左一右。乃万与董唧唧在抖音直播间首次合作带来的一首《就是你2.0》,将直播带上了另一个小高潮。
 
这是8月29日晚抖音的“不打烊派对”音乐会,亦是“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的收官音乐会。
 
作为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的星光发现官,乃万与郑钧、萧敬腾、刘宪华一起在抖音音乐正式品牌化后,共同见证了上万名音乐人被“看见”的过程。
 
 
广告网页游戏人气排行榜,永久免费,好玩不花钱还赚钱,各式网页游戏豪华礼包等你来拿!
 
△乃万、董唧唧
 
从2018年1月首次推出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到2020年正式实现抖音音乐品牌化,同时启动“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及“抖音音乐人亿元补贴计划”,抖音用时两年半。
 
这两年半的时间内,巨头推动下的短视频行业以肉眼可见之势向前发展的同时,与其联系紧密的音乐行业也迎来了诸多变化:
 
第一、大众群体消费音乐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从以聆听音乐为主、现场为辅助的被动式消费,逐渐转变到以可视化音乐为主、参与二创/传播的主动式消费时代;
 
第二、短视频平台与社交媒体功能的融合:大量成名歌手及职业音乐人入驻短视频平台开通账号,新歌宣发成为标配,抖音站内热度和数据成为传播的重要指标;
 
第三、抖音“公域流量”更利好于音乐内容的病毒式传播,音乐是唯一具有全民共情能力的精神消费品。短视频的出现扩大了一首音乐作品传播所能达到的规模,从新作品到热门单曲的上升路径不再艰难,营销预算变得可衡量投入产出比,标准化路径在摸索中被不断验证极高的成功率;
 
第四、滚雪球式的从众效应让流行变得更加流行的趋势下,市场不断诞生新的爆款音乐作品,音乐的消费周期变短。在速度加快的生产-面世-消费-迭代的过程中,经典款由此诞生;
 
第五、算法推荐和分众化的圈子让风格各异的音乐人在平台上积累粉丝,网生代音乐人大批涌现,职业的“上升通道”缩短。“没钱做传统宣发”、平平无奇的“素”音乐人一批又一批在抖音积累不同规模的粉丝群体,走红后部分素人音乐人走上职业音乐人的道路,为华语乐坛输送了更具多样化特征的新鲜血液。
 
如今,抖音的第三届看见音乐计划也已经收官,但短视频带给音乐行业的影响范围与深度,正在由于短视频平台所推出的计划,而变得更加深远。
 
01
 
超级流量池的倾斜
 
参赛歌曲视频累计播放量601亿
 
“热血其实没有年龄之分,行业里许多音乐人都在坚持,把坚持形成一种热爱、热血,然后融入到作品中传递给大家。在抖音,看到很多人把我们的《We Are Young》这首歌作为打篮球、高考或其他正能量视频的BGM,真的很开心。”谈到如何保持创作热情时,永夜极光乐团这样回答道。
 
8月29日晚,毛不易、二手玫瑰、乃万、法老、太一、Steve Rocks、董唧唧、刘珂矣、林啟得、永夜极光乐团、刘思涵等音乐人亮相“不打烊派对”音乐会。
 
 
 
△毛不易
 
事实上,今年对于抖音音乐而言是具有节点意义的一年。
 
抖音看见音乐计划进入第三年、抖音音乐正式品牌化、短视频行业内首次推出长期的音乐人亿元补贴计划,也正是得益于这三点的联合加成,以及“流量”+“收入”两大维度的支持,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迎来了新的突破。
 
官方数据显示,该计划启动3周,站内曝光量已超过40亿,报名参赛的歌曲数量突破2万首。与此同时,参赛歌曲的累计播放量超5500万。
 
活动上线一个月,音乐人参赛歌曲播放量超过70亿,报名参赛的歌曲数量突破3.2万首,参赛歌曲使用量及视频点赞量分别超过1300万及3亿。
 
站内站外话题方面,23个活动相关话题先后登陆抖音热点榜及微博热搜榜,总阅读量高达13.5亿。
 
 
 
 
广告张家界旅游攻略,本女子亲身体验,记录写下此篇张家界旅游攻略+注意事项,^^总结张家界吃,住,行等游玩信息,帮助将要去张家...
 
以Nower乐队为例,他们携作品《Hammer&Scars》加入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不到一个月,相关视频便突破2000万次播放,成为摇滚赛道第二名,并被郑钧亲自推荐。
 
值得注意的是,乐队成员张经天是参赛当天才首次下载抖音。作为一支偏小众的摩登金属乐队,他们的经历与困境是国内众多小众音乐人的缩影:音乐作品缺乏抵达更多听众的有效渠道。
 
因此,抱着可以一试的心态,Nower乐队加入了抖音看见音乐计划。结果没想到,这一试,竟然真的能够成功。Nower 乐队坦言“毕竟小众音乐不是特别多,玩这块音乐的艺人、歌手,他们才会比较感兴趣,所以抖音这个活动真的挺意外的。”
 
并且这次“意外”,不仅将《Hammer&Scars》这首作品推到了大众面前,更意味着渠道的打通:Nower乐队通过短视频平台与外界建立新的沟通窗口,将可能获得更高的听众转化。
 
 
 
△Nower乐队
 
此外,提高音乐人收入层面,与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同步推出的“亿元补贴计划”,截至目前,也已帮助超过1800多位音乐人实现线上收入的快速突破,其中4成音乐人突破0收入。
 
从0到1往往最为困难,而显然,首个短视频平台长期补贴计划帮助上述音乐人群体做到了这一点。
 
谈及抖音对于原创音乐人的意义,星光发现官萧敬腾认为“音乐+短视频的呈现方式,是赋予音乐另一种生命的表达,通过平台上用户的二次创作,让音乐更快速地横向传播,创造更多宣传机会。”
 
乃万也坦言“抖音确实是原创音乐人,包括小众音乐人的一个良好孵化地。与其他内容比起来,15秒左右的短视频优势在于,可以更清晰、更快速地传达出歌曲重点,内容传达力更强。我早期的《PUMA》等作品,也是先在抖音上火起来,所以我也算是受益人之一。”
 
“机会”无疑是原创音乐人的最大痛点之一。在去中心化的机制下,“随刷随看”的抖音短视频,为音乐人们创造了更加公平的展示机会。在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中,从最本质的层面来看,收官数据背后,则意味着上万名音乐人的音乐被用户播放、传播、被市场看到。
 
02
 
审美的多元化发展
 
5万+首歌曲的可能性
 
一直以来,精英审美与大众化审美相对断层,大多数时候彼此不能互相欣赏对方的品味。
 
但有趣的是,二者有时又能在某一个奇妙的点上达成一种高度的统一,这是音乐行业的奇妙之处,归根究底,情感是人类世界独有的体验,音乐则是情感沟通的最佳语言。
 
对于新人来说,一曲成名简直是个“自带锦鲤体质”的命运奇迹。但在短视频时代,一曲成名变得更为现实,精英与大众审美产生的“连接点”也较过往更多。
 
官方数据显示,这一次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一共诞生了5.2万首歌曲,分别来自国风、摇滚、说唱、流行、电音五大赛道。
 
 
 
区别于往年,为了让更多有好作品但苦于人气不足的音乐人不被埋没,即使小众音乐也有机会登上大众舞台。抖音今年特别推出了“编辑选择奖”和“星选歌单”,为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注入更具有行业专业度的审美视角。
 
以郑钧为例,作为星光发现官,他在此前的采访中曾表达了他对于音乐审美的观点,“互联网到来之后,审美话语权不再集中于少数人手中,而是分散给了所有人,所有人对审美都有自己的看法。”
 
但同时他也强调,作为音乐人,创作者的审美应该是让大众仰望一点点,去不断的引领大众审美,而不是去迎合市场,审美是无法迎合的。
 
遵循这一原则,在这次的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中,郑钧将来自Nower乐队的《Hammer&Scars》、打扰一下乐团的《如果我会飞》、热斑的《Sorrow Is My Lover》等歌曲选入了他的个人“星选歌单”。对他而言,无论用任何音乐方式,能不能打动他的内心深处,是衡量一个作品是否值得被推荐、被看见的核心标准。
 
 
 
此外,在“编辑选择奖”方面,首先,从8月1日起,抖音官方每周六更新3组「编辑推荐」,累计推荐3次。其次,在8月29日公布10组“编辑选择奖”名单,中奖音乐人将与活动TOP50获奖者共享奖金奖励。
 
就结果而言,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在2018与2019年,平台不仅收到众多原创音乐作品,并联合当年的优质音乐人打造了《听见,看见》《国韵潮声》等立意、侧重点有所不同的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合辑。
 
这之中,一个明显趋势是,抖音看见音乐计划每年都会进行一次更新,团队对音乐本身的理解也正在变得更加深刻。
 
从第一年简单的抖音音乐人作品合辑到第二年倾斜于将“非遗音乐”和“流行音乐”做融合,抖音有意识地参与到工业制作环节,扶持小众的传统音乐走入大众流行文化,帮助民族音乐的复苏。
 
谈起今年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参赛作品的整体特点时,萧敬腾、乃万在采访中不约而同地表示:作品类型丰富、风格更多样,并且听起来相对小众的音乐作品,也会被大量用户接受。
 
“多元化”正成为抖音音乐生态的突出关键词。而从审美的角度来看,风格日益多元也已是大众审美的发展趋势。在此基础上,抖音邀请专业音乐人把关,其目的也就在于推动站内音乐作品“流量”与“良好音乐审美”的发展曲线更加接近。
 
03
 
亿元资金激励的分配
 
音乐利基市场的基础
 
音乐人如何掌控自己的职业生涯?天赋和努力是掌握职业命运的基础,与此同时,基本的物质生活保障也很重要。
 
在切实从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中受益的音乐人们看来,被看见,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抖音音乐人董唧唧看来,是“让我看到原来做自己喜欢的东西,是真的能得到收益。”
 
2018年,董唧唧第一首原创作品《一点点》在抖音走红时,他还是一名设计系的学生,忙着创业。“没想过自己能做全职音乐人,后来看到通过音乐和抖音带来的收益,我才决定认认真真做音乐,做一个音乐人。”
 
如今,他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厂牌NOSOK,正不断努力打磨作品,为自己的全新专辑做准备。
 
与董唧唧不同,刘珂矣早在2010年前就一直以幕后制作人的身份从事音乐创作。对她来说,在抖音走红最大的收获是“获得了这些山水知音人的支持”。
 
多年前,刘珂矣在发觉自身创作越来越讨巧时,选择停下。直到2014年以一首《忘尘谷》重新出发,今年以《闲庭絮》参加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从尘世到忘尘,经历沉淀后,刘珂矣在不刻意迎合市场的情况下,找到了自己的听众。
 
 
 
的确,对于音乐人来说,来自听众的认可十分重要。
 
作品《Comming Home》被选入编辑推荐的电子音乐人Steve Rocks,对此十分感慨,“这首歌是我送给父亲的礼物。参加抖音看见音乐计划时,我坚定地相信这是最能代表我个人色彩的一首歌。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目标的实现,也希望它能被更多年轻人听到,以这种新颖的音乐形式来诉说对各自家人情感的表达。”
 
比起等待,Steve Rocks更愿意主动出击,去传播自己的音乐,他说带给听众快乐,是他作为音乐人莫大的荣幸。而随着作品通过抖音被更多人接受,他也坦言自己收获了更多自信,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Steve Rocks
 
显然,对于不同的音乐人而言,不论是创作动力,还是收入来源,这些都是他们稳定产出作品的支撑点。对于音乐行业,长尾音乐人是否能得到有效扶持,也影响着整个原创音乐市场未来的进一步规模化。
 
不过,随着平台功能的日趋完善,为创作者创造稳定、有帮助的输出环境便成为长期发展需要考虑的问题。
 
正如抖音看见音乐计划负责人曹桢所言:“很多音乐人因为热爱选择了这份职业,他们和其他行业的从业者一样,为社会创造了价值,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收获。”
 
在过去,每年三大唱片公司和独立厂牌在艺人、制作和宣传上投入巨大的人力、财力,而真正能有一张唱片回本,就已算是相当不错的成绩。
 
从生产端来看,经过精英把关人的审美选择和符合工业标准的编录混环节,每年从传统录音棚里诞生并面世的专辑数量有限,在确保了专辑质量的同时,选择一首主打歌进行轰炸式的宣传,但真正能够取得成功的专辑依然是极少数,大多数专辑里的歌曲都属于发行即“沉睡”的状态。
 
正因投资成本固定,在厌恶风险的倾向下,唱片公司时代行业资源全都向已成名艺人倾斜,这是一个明星艺人掌控话语权的行业。也因此,新人想爬到金字塔中上部十分艰难,行业也极易错过或者放弃有才华的新人。
 
但如今,在短视频、流媒体和计算机制作音乐工具迭代发展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下,网生代音乐人终于迎来繁荣。在音乐或短视频平台均可快速认证音乐人、一键上传作品、自主推广权益、参与音乐人扶持计划……
 
以YouTube为例,“Content ID”机制建立后,全球进入“网红时代”。一方面,超级明星诞生的年龄越来越小,例如,Billie Eilish在18岁这年横扫格莱美四大通类大奖。视频、短视频也无意中越多越频繁地承担起行业造星的重任;另一方面,卧室音乐人发达,长尾市场个性化音乐人和网生音乐人得以在平台积累自己的粉丝,获得分成收入的同时,专心于创作。
 
技术变革、行业进步、市场发展,在音乐产业内,生产端的生产力挣脱束缚,进一步得到释放。当下的音乐产业,更加趋近于平等。
 
04
 
全民表达力:大潮下的可能性
 
从媒介变化来看,几乎每间隔十年,每一次变革,都会对音乐行业产生颠覆式的影响力。
 
20世纪50-60年代,慢转密纹唱片取代了78转胶木唱片;20世纪70年代,磁带逐渐取代了唱片的主角位置;20世纪80年代,随身听和CD成为主角;20世纪90年代,MP3播放器和数字下载技术成为主流;但是到了21世纪,iPod在挽救了苹果公司的同时,也改变了音乐产业,建立了新的商业模式。
 
再到21世纪的10年代,流媒体平台迅速崛起,Spotify和TME相继上市。短视频平台的出现,造就了全民参与表达的时代,又颠覆了音乐行业的宣发环节,继而改变着整个音乐行业的权利格局。
 
如今,我们处于流媒体时代的初期。不仅人们消费音乐的途径也随之变得更加丰富,短视频激发出了新的“生产-消费”需求。同时,在用户的另一端——内容输出者,每一种新传播媒介的出现,也会为他们带来展现自我的机会。
 
从这一点来看,长视频平台、音乐流媒体、短视频平台的发展演化,还会对音乐行业的业务产生进一步的影响,且速度正在加快。
 
短视频的飞速发展有目共睹。艾瑞数据显示,2017至2018年,短视频市场规模增速高达744.7%,2020年,短视频市场收入预计将达到2110.3亿。在这短短几年已红海一片的赛道中,抖音早已跑在前面,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3月,抖音月活跃用户数达到5.18亿。位居行业第一。
 
平台体量愈发增大意味着对内容的要求增加。
 
在外部流媒体合作方面,抖音在月初与网易云音乐达成合作。旨在进一步发挥“音乐+短视频”的联合优势,关注长尾音乐市场,推动华语乐坛生态多元化发展的同时,夯实平台内容、资源竞争力。
 
在内部,今年6月,经过近3年的打磨,抖音适时正式推出子品牌抖音音乐,重力打造音乐社区。
 
品牌发布会中,曹帧表示“抖音音乐品牌化,意味着抖音在音乐行业的发力正在逐步实现从‘点’到‘面’的演变,从单个项目扶持,向更加常态化、系统化、产品化的平台能力发展与前进。”
 
言外之意便是——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与“亿元补贴计划”只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