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杨丽萍也喜欢这样的山歌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
“剑网2019” DNV响应号召推动音乐
音乐总监刘牧助力歌手孙楠演唱
这个低调了6年的快男季军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

2019-04-30 19:52 主页 来源:未知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

说到“超女、快男”这个概念,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一夜爆红”、“高开低走”或是“无人问津”,我想这些词应该都没少被提起过。

很惊讶,在最新的一期《奇葩大会》里,马东请来了一位很特殊的嘉宾,2011年的快乐女声冠军——段林希。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在我的印象里,这一批的快女没有一个人出道至今还在做音乐的,基本上都是节目结束没太久就很快就陨落了,虽然挺唏嘘的,但毕竟这在娱乐圈里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这次,当这位曾经的草根冠军再次站上舞台,分享了自己这7年多来,从万众瞩目的明星到回老家做微商、开出租这些人生的大起大落时,带给我的触动真的挺大的。

夺冠那一年,段林希21岁。

二十岁出头,年轻气盛。对于这个年纪,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而段林希也没能逃过这一劫。

出名后,她的工作变得忙碌,天娱帮她接商演接到手软,工作上配了经纪人和个人生活助理,一切硬件条件都是一线大牌明星的标配。

一场演出轻轻松松就能挣12万,让这个来自云南还没来得及见世面的年轻女孩不知不觉掉入浮华陷阱。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

但过早的成名,让她认为一切是唾手可得,花钱大手大脚,不知珍惜,甚至可以说容易飘起来不知天高地厚。

所有的人不管是来谈合作还是加好友,当时的段林希都只有一句话,“找我经纪人”,甚至她妈妈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家,也是这句。

“膨胀得越高,摔得越快。”

2013年年底,她的工作量逐渐减少,自然地赚的钱越来越少,但大手大脚花钱的消费习惯没有改变,所以生活开始变得困顿。

她很焦虑,再加上在北京无事可做,老家的两位亲人相继心梗住院,她只好回到云南老家。

在家里最需要用钱的时候,她最穷。

“帮帮唱的时候黄英姐和我说了一句话,她让我记得存钱”,段林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出这句话,台下一片哄笑。

好像“存钱”这个点大家很有共鸣,矮大紧还直接分享了一段自己在最低谷的时候问朴树借钱的囧事。

回到老家,明星的光环彻底散去,她开始变得有些抑郁,不甘重新做回普通人,只能在夹缝中痛苦的自我矛盾纠结。

可无论怎样,生存都是最要紧的事儿。她尝试跟朋友一起做微商创业,每当有顾客问“你是不是段林希”的时候,她都不敢承认,害怕自己的窘迫被人看到。

只是,人衰的时候,没有最衰,只有更衰。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后来她做微商的事儿不知怎么的就被媒体报道了,段林希实在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所以不得不放弃了这份工作,开始开出租车司机、还办起了文化公司……不过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没个安稳。

就算再怎么折腾,她都没再碰过音乐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它。”

音乐不是那么好做的,选秀冠军的头衔到最后带给她的徒剩一身伤。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不是所有的选秀冠军都叫“李宇春”。

也不是所有的选秀冠军都能像李宇春那么幸运那么自我节制,这都是相互的。

最近又开始流行《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国内的选秀节目从来就没有消停过,节目期间那些小哥哥、小姐姐们几乎是承包了所有的热搜栏目。

而回想当年的《加油好男儿》、《快乐女声》、《我型我秀》,节目里的选手哪个不是当红的小生,放在现在也是妥妥的流量担当。

可他们中很多人,即便PK掉其他选手成为冠军后,放到现在也是无人问津的消失在娱乐圈。

当年一呼百应的选秀冠军们,如今一个个都沦落成什么样了?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2007年《快乐男声》总冠军陈楚生,他也算是粉丝守在电视屏幕前编辑短信,用三百多万的投票换回来的。

然而,陈楚生的星途只停留了不到半年就凉了,和天娱大闹解约风波后和普通人一样开始结婚生子。

除了一首《有没有告诉你》还被人知道一些,就再也没有太多的音乐作品产出。

去年还客串了《无问西东》里的一个龙套角色,他出镜的那几秒我身边的朋友还说“这是谁来着,有点眼熟啊”。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超级偶像》的冠军张芸京也是因为选秀,一下子从普通上班族成为签约歌手。

当年酷酷的形象吸粉无数,之后演唱的《仙剑奇侠传三》的主题曲《偏爱》,一炮走红,响遍大街小巷。

可后来不想再走“中性风”,于是她留起了长发,很多粉丝不接受一度掉粉很严重,同时期唱片公司的合约也到期了,于是她进入了没有工作只能靠存款生活的阶段,到最后存款也花的只剩下3000元。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更早年一些的《我型我秀》冠军刘维,也是一肚子苦水。

夺冠后被公司送往韩国进修,等他回国后早就过了人气。

最惨的时候,他饿的连一顿饭都没得吃,要知道当年和他比赛同台竞争的还有薛之谦和张杰,显然如今看来三人的量级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的刘维也只能出现在综艺节目里,当一个调节气氛的综艺咖配角,再没出什么音乐作品出现。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当年C位出道的他们明明都有着最好的机会,兼具实力和人气,可为什么好好的都凉了呢?

能够在选秀节目里出道,那都是99%的运气成分,其中的很多人压根就没有做好当明星的准备,慌慌张张的就红了。

作为经纪公司而言,牟利永远都是大于艺人本身的,没有人可以预测一波选秀出身的人能红多久,所以他们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在最开始就进行榨干。

选秀冠军们在比赛后都要参加一系列商演,有时候连一些价值几千块的综艺出场也不放过,真正肯花钱培养帮他们做专辑的公司几乎是没有。

陈楚生当上冠军后,天娱给他建立的工作室并非专属,录制唱片也节奏缓慢,甚至还想买断他终身的词曲版权,结果双方都开始了合约的拉锯战,这场纠纷也让本该大红起来的陈楚生在娱乐圈消失了。

选秀就是一个造梦的舞台,当上了选秀冠军也不是万事大吉。收获了金钱和名气,也要面对人气大起大落,高强度工作带来的心理落差。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就像张爱玲,21岁就红遍了上海滩,写下那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

但人们现在提起张爱玲,还是只记得她年轻时的样子,看得也都是她年轻时的作品。

一夜成名的选秀冠军太多,可成就传奇的寥寥无几。

选秀节目消耗的是青春和梦想,既然可以一夜爆红,那也就意味着可能会一夜消失,从众星捧月到无人问津,只是眨眼的事儿。

其实段林希已经很好了,毕竟很多人到最后连上《奇葩大会》自嘲的机会都没有。

她说她又回北京了,这次放下了所有的包袱,要好好拾起音乐。无论成败,当她的心态调整成这样就说明她奔跑的方向终于对了。

快女冠军上《奇葩大会》疯狂自嘲:成名后我都在开出租、做微商……

曹雪芹为什么能写出《红楼梦》,那是因为他体会过从云端跌落的的滋味。

只有看清、认清并且记住这些经历过的痛苦,才能让你变成一个有故事,有内涵,知分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