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注定只是年轻人的信仰
经典游戏的音乐会你听过几个?
北京国际音乐节240小时精彩不断
音乐作品《再唱红杜鹃》韶山首发
国庆、中秋音乐会 祝福祖国繁荣

经典游戏的音乐会你听过几个?

2020-10-09 10:31 主页 来源:未知
经典游戏的音乐会你听过几个? 


 
提到游戏音乐你会想到什么?
 
 
 
是 FC 时期的魂斗罗或者功夫的经典旋律?
 
 
 
还是代表一个时代记忆的亡灵序曲?
 
 
 
亦或是轻松愉快的植物大战僵尸主题曲?
 
正如电影配乐一样,游戏音乐正逐渐成为主流音乐类型之一,在豆瓣音乐上你会惊讶的发现,「游戏音乐」这一标签里的专辑评分基本稳在 8.5 分,其中不乏 9.5 分以上的作品。
 
优秀的游戏音乐作品丰富了游戏的艺术性,正如「仙剑奇侠传」中的经典曲目「蝶恋」,玩家每每听到它哀婉的曲调,都会想起彩依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
 
如今,游戏厂家们正着力将这些经典的游戏音乐重新制作,让玩家记忆中的旋律焕发新的活力,游戏与交响音乐会两个看似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跨界联合正以奇妙的化学反应征服全世界的玩家。
 
被管弦乐所演奏的游戏音乐
 
交响乐作为 18 世纪诞生的音乐类型,以恢宏大气的音乐特质一直在音乐世界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只是在音乐类型多得眼花缭乱的今天,交响乐不再那么受年轻人欢迎似乎成为公认的事实。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游戏玩家们正在成为交响乐的新粉丝。交响乐发展受限制,无外乎是因为其无台词、长时长的乐曲特点已不再适应年轻人的听歌取向。但对于游戏玩家来说,这些「缺点」都不是事。
 
游戏音乐本来就鲜有台词,一直在游戏背景循环的优美旋律,也让游戏玩家能够适应长时长的音乐享受。就这么看来游戏玩家几乎是交响乐的理想听众,唯一欠缺的就是一个能够吸引他们入座的理由。
 
 
 
▲ 图片来自:Sonyhall
 
用交响乐演奏游戏玩家们所热爱的经典游戏音乐,看似是对古典音乐的叛经离道,其实是交响乐适应时代作出的灵活变化。事实上,这种游戏音乐会收到了玩家们热烈的欢迎,玩家们迫切地希望自己所钟爱的宝藏游戏被改编成交响乐。
 
冒险岛交响音乐会
 
「我在废弃都市看晚霞时不做任何事。」
 
当我在冒险岛的音乐专辑下看到这条评论时,脑子里一下响起了废弃都市那轻松又略带颓废的电子爵士乐。
 
 
 
▲ 图片来自:orangemushroom
 
废弃都市、魔法密林、勇士部落和射手村,相信每念到一个名字冒险岛的玩家都能想起一段独特的旋律。
 
 
 
▲ 图片来自:orangemushroom
 
冒险岛作为「古早」热门 2D 横版冒险网游,至今仍在运营。关于冒险岛的游戏性的评价常是褒贬不一,但是冒险岛的音乐却一直得到玩家们的称赞。
 
对于冒险岛的玩家来说,这款 2003 年的网络游戏代表着的是对最纯真的世界的美好幻想,而它的音乐则是通往这个纯真世界的飞船。
 
 
 
为了纪念「冒险岛」运营 5000 日,韩国 NEXON 公司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召开了游戏的交响音乐会,由布达佩斯交响乐团演奏。
 
开场的第一首曲目是魔法密林的 BGM「When the morning comes」,当大提琴拉响的那一刻,仿佛拉开了记忆里厚重的布,蒙在里面则是关于童年的美好回忆。
 
「在搭往天空之城的船上被蝙蝠魔袭击」,「为了早点学习技能,选择去魔法密林拜师汉斯老师」,「春天的下午,我在电脑登陆冒险岛,妈妈在旁边洗衣服」。在网易云下面玩家们分享着自己与冒险岛的回忆,这些回忆往往是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但配合极具感染力的交响乐,总叫人眼睛发酸。
 
 
 
也许玩家已经忘记了自己账号角色,忘记了在冒险岛旅途中的发生的故事,在「Start the adventure」响起时,你不会忘记登陆界面随风飘扬的那一片枫叶。
 
老式的华尔兹感觉与庄重的交响乐表演相遇,让经典的游戏配乐脱胎换骨。冒险岛的原版 BGM 如同游戏可爱的卡通画风一般轻松愉快,在经过交响乐的重新编曲后,简单的旋律变得更加震撼人心。当年的玩家长大了,对音乐有了更高的审美需求,于是旋律也「长大」了。
 
逆转裁判交响音乐会
 
你可能会忘记逆转裁判里那些穷凶极恶凶手是谁,忘记各个检察官对手的名字,甚至不记得主角是成步堂龙一、工藤新一还是金田一一,但是当「成歩堂龍一 ~異議あり」突然响起时,你不会忘记那个刺猬头律师,一边插着腰得意地笑着,一边将即将尘埃落定的判决逆转。
 
 
 
逆转裁判系列是卡普空制作的法庭战斗文字冒险游戏,游戏中玩家扮演辩护律师,通过侦查收集证据,然后在法庭上质疑检察官和证人的证词来为嫌疑人获得「无罪」的判决作为胜利目的。
 
逆转裁判作为文字游戏,由于缺乏华丽的画面效果来增强游戏时的沉浸感,它比其他游戏都要更依赖于音乐的表现力。
 
 
 
文字游戏的音乐不仅担任着渲染故事气氛、消除枯燥情绪等任务,还要能够充分反映人物情绪从而让玩家对故事产生共情。
 
只要用丰富的配乐包裹着表现力相对单薄的文字,文字游戏的故事表现力并不逊色于画面精美的 3A 大作。
 
而逆转裁判则是将文字与音乐完美交融的典范。当笨蛋律师受挫时的无力、案件命悬一线的紧张、分析案情进行逆转时的得意、案件告破后挥散不去的悲伤,逆转裁判多变的音乐风格总能拿捏住每一个场景的情绪,然后用音乐准确无疑地传递给玩家。
 
玩家和卡普空都不希望这些丰富又细腻的情感是只停留在 GBA 上简单的电子音旋律,于是乎成步堂龙一取下了律师徽章换上燕尾服,顺理成章办起了逆转裁判音乐会。
 
 
 
逆转裁判举办了三场重要的音乐会,分别是逆转裁判 1 – 3 部配乐的管弦乐版和爵士乐版,以及逆转裁判 15 周年音乐会。
 
 
 
其中最有特色的便是将配乐全部重新编曲成爵士乐的爵士乐音乐会,轻快的爵士乐让原曲的情绪都有了非常微妙的变化,就像一杯口感微酸的黑咖啡,总让人想要回味那种特殊的韵味。
 
王者荣耀交响音乐会
 
国产游戏在最近几年开始重视起游戏音乐的打造,昔日严肃的音乐厅上响起了越来越多优秀的游戏音乐。在 2019 年「王者荣耀」联合中国交响乐团举办的交响音乐会,便是一场打破次元壁的狂欢。
 
 
 
有趣的是,当我提出要写游戏与交响乐的搭配时,几位同事不约而同地说出了一个名字:汉斯·季默。这位为「盗梦空间」、「加勒比海盗」等大片作曲的著名作曲家也为王者荣耀创作了一系列的插曲。
 
当你打开游戏,除了听到响亮的「TIMI」以外,登陆界面 BGM 带来的史诗般磅礴的画面感,让你一秒即沉浸在异世界的热血战斗里,这种严肃强烈的沉浸感正是出自汉斯·季默之手。
 
而将王者荣耀的优秀音乐与交响乐结合,迸发出更强的戏剧张力,则是王者荣耀团队与中国交响乐团为玩家和乐迷准备的来自王者世界的音乐盛典。
 
 
 
王者荣耀交响音乐会按照传统交响乐将音乐会分成了四个乐章,囊括了标志性主题音乐、杨玉环的「霓裳风华」等英雄等登场音乐、游戏中不同场景和地域的主题构成的经典旋律等。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是观众们对这场音乐会最简单直接的评价,因为这些熟悉的旋律是玩家们理解且能够共情的,庄重的管弦乐非但没有阻隔玩家与故事的联系,反而让玩家们对于王者荣耀想要传递的历史厚重感有了更深的了解。
 
「如果再举办一次音乐会,我还会再来。」对于一个国产游戏的音乐,现场观众简单的一句承诺已是对它最大的褒奖。
 
Video Game Live 电子游戏音乐会
 
Video Game Live(VGL)应该是最广为人知的游戏音乐会,不同于传统在音乐厅举行的音乐会,VGL 更像是一场玩家的狂欢派对。
 
 
 
▲ 图片来自:Soundtrackfast
 
在乐团演奏时,舞台上的屏幕会播放该游戏的片段,每首配乐也都会有专门的电玩视频、合成灯光、以及与观众各式各样的互动表演。
 
VGL 自 2005 年首次演出以来就受到全球玩家的欢迎,它打破了严肃的交响乐与游戏玩家的隔阂,正襟危坐地欣赏音乐不是这群热血玩家们所需要的,跟着熟悉的律动一起呐喊才是新一代听众的需求,而 VGL 正为了提供这样的舞台而生。
 
每个玩家的内心都是中二的,这种幼稚的热血往往只会隐藏在独处游戏时,各种屏幕的背后。你会为合金装备里液蛇的背叛感到愤怒,为最后的生还者中乔尔的谎言感到揪心,为魔兽世界中图拉扬父子的团聚所感动,但是不会在地铁上高呼一声「为了艾泽拉斯!」,中二的情绪始终只能埋藏在心里。
 
 
 
VGL 是属于中二的音乐会,在 VGL 上玩家可以尽情释放这种一直压抑着的中二之情。
 
 
 
当守望先锋的主题曲被拉响,屏幕上出现一个又一个释放着最华丽大招的英雄们,最后一个低沉声音说出「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英雄」,在这一瞬间所有玩家都仿佛变回了与自己幻想的敌人战斗的小屁孩,成年人的烦恼与你再无联系。
 
VGL 更像是一次造梦现场,模糊了虚拟与现实的界限,将过去的感动重新带回到当下。
 
 
 
除了以上提到的音乐会外,还有许多优秀的游戏音乐都有举办音乐会活动,例如塞尔达音乐会、卡普空音乐会、最终幻想音乐会、勇者斗恶龙音乐会或者巫师系列音乐会等等。
 
如果你钟情于某款宝藏游戏,不妨在后面加上音乐会后去百度搜索,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用交响乐重新弥补遗憾
 
游戏音乐诞生之初并非为了能够成为艺术让玩家们欣赏,甚至不是为了取悦玩家的耳朵,它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减轻玩家的疲惫与压力,让玩家可以投入更多的时间到游戏中。
 
 
 
▲ 这个动图的大小相当于 50 个游戏本体
 
在早期制作游戏音乐时由于游戏存储机制所限,根本填不下包含多种音色的游戏音乐,作曲家只能戴着名为「存储有限」镣铐跳舞为游戏编写旋律。
 
例如风靡世界的「超级马里奥」的游戏大小仅有 64 KB,除去画面与程序后,可以说作曲家是在用字节拼凑乐曲。
 
 
 
在寸「KB」寸金的储存空间里,游戏音乐向游戏内容本体低头似乎成了理所当然的事。但即便是如此艰难的创作条件,依然有一批优秀的游戏作曲家创作出了很多经典的旋律,例如功夫、马戏团、松鼠大战等游戏的 BGM。
 
 
 
CD 等更先进更大储存量的储存介质的出现让作曲家们受困已久的创作力得到释放,游戏音乐终于不再是重复快节奏的单一旋律,更大的创作空间让游戏音乐变得有层次有内涵。
 
 
 
▲ 荒野大镖客:救赎 2 获 2018 届 TGA 最佳配乐
 
存储空间的释放不代表着游戏音乐可以天马行空地创作,超级马里奥兄弟的游戏作曲家近藤浩治就曾表示,游戏音乐的创作始终是受限于游戏制作成本以及与游戏本体内容的配合,有时候在一些音色上作出取舍。
 
毕竟不是所有游戏都像「荒野大镖客:救赎 2」一样有 56 亿元制作经费,可以请 110 多位音乐家参与音乐制作。
 
 
 
将游戏搬上交响乐,则可以让厂家们弥补这些或因为储存或因为制作成本而让步所造成的遗憾。优秀的游戏音乐作品已经重拾起某种独立性,成为了游戏传播的一种途径,而音乐会这种传播形式也为游戏音乐的内涵进行了延伸。
 
如今的玩家已不同于 100 年前附庸风雅的绅士,游戏音乐会的举办只是基于音乐最初该有的东西——基于喜好的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