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乐团举办民乐名家音乐会
国风版《重生》彰显音乐才华
擦靓“音乐之岛”国际名片
用音乐展现地域特色,用故事讲述
音乐,注定只是年轻人的信仰

国风版《重生》彰显音乐才华

2020-10-09 15:33 主页 来源:未知
国风版《重生》彰显音乐才华


娱乐产业蓬勃发展的当下,音乐产业也在一波又一波的专业爱好者的推动下形成日趋完善的产业发展模式。对于一首潜在的“爆曲”,偶像的影响力可以让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反过来优质的、适合舞台表演的音乐也能增添偶像的舞台魅力,这是音乐和艺人之间最为良性的关系。
 
 
 
但显然在这个视听融合时代,多媒体等艺术表达逐渐为观众所接受的当下,舞台本身的意义和价值开始慢慢凌驾于音乐和艺人这重双向关系之上。过去,舞台差不多是艺人传递和表现音乐的媒介,可是如果有一个人把这几层关系“颠倒”过来——他想要追求舞台自身独立的价值,不再仅仅把舞台看成推销、展示音乐作品和偶像个人魅力的“中间物”——那么整个事情的性质便会截然不同。蔡徐坤便是这样的存在,他越来越明了自己最大的优势和魅力存在于散发舞台人格的时刻,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承担起巨C的光环,并在音乐产业中持续行走下去的重要原因。
 
 
 
之前在杂志的访谈里,蔡徐坤曾经说过,他在制作音乐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考虑一个舞台表演的设计,甚至包括舞蹈的动作。《重生》发布之后,迄今已经完成了9次舞台表演,并且在每一次舞台表演中频繁地尝试了多种舞台表演形式:从最开始的摇滚乐队形式,变成了配合舞群的唱跳版本,再到如今的国风版本,再加上歌词的改编以及配乐形式的变化,使得每一场新歌舞台都呈现出鲜明且独一无二的特点。
 
 
 
从这首歌开始,蔡徐坤对于音乐路线的规划开始越来越浮出水面。固然在音乐风格上仍旧多元,但他音乐的形态始终必须服务于舞台演出的目的。这似乎改变了偶像业常见的音乐和舞台的关系。不同场次的舞台表演区别仅仅在艺人的服装造型,很少会为舞台对表演和音乐作大幅修改,但从《情人》和《重生》这两个月的舞台来看每一次舞台表演都能呈现出复杂的舞台设计、表演方式及音乐的变化,蔡徐坤对舞台独一无二的理解便由此呈现出来。
 
 
 
在蔡徐坤的演出中,音乐形式、表演方式、舞美等都不过是舞台表演的多种必不可少的元素,如何“使用”这些元素则取决于整场舞台的构思。音乐形式的灵活赋予了音乐人多方面、多层次展现舞台技艺的前提,音乐人需要为不同风格和主题的舞台准备多种音乐版本,甚至临时去调整已有的音乐作品。舞台风格的多变,也需要艺人具备驾驭多重风格的能力。当这个舞台的音乐制作者就是舞台表演者本人时,对于表演者的挑战就更高了,而蔡徐坤就是决定舞台构思的灵魂人物。
 
 
 
这大概就是蔡徐坤一直想要做的事情。算上去年“东方风云榜”以rap形式演绎的《Pull up》,还有在伦敦公演以吟唱方式表现的《WAIT WAIT WAIT》,这两次演出已经有了这种特质:让音乐为舞台表演服务。今年的东方风云榜、浪姐和芒果夜的舞台的丰富改编也不只源自艺人一时的玩心,更不是这位多才多艺的艺人想要炫耀自己的才能。舞台作品实际上早已成为蔡徐坤向“世界”严肃表达自我的场所,而这种表达早已超越了通常偶像艺人以个人魅力渲染音乐作品的程度,这种表达的内核已经逐渐变成一种成体系的概念:其中蕴含着作者对世界、他人和自我的思考和理解,同时也在用他熟悉的方式与世界、他人乃至自我“对话”。
 
 
 
给今时今日的蔡徐坤的准确定位应该是“舞台型音乐人”。曾经他奔波在不断给自己找寻舞台的路上,现在他忙碌地在一个又一个舞台中塑造着更加丰富的自己。9月19日的“好奇夜晚会”上,身穿复古白色西装配喇叭裤,极具70年代的浪漫主义摩登感。蔡徐坤开场表演《重生》燃炸现场,坤制作人对歌曲进行了改编,在摇滚乐中加入大鼓、琵琶、古筝等民族乐器,完美融合东西方的音乐元素,加强了《重生》的节奏感。刚柔间道尽古今,弹拨中听见重生。
 
 
 
舞台型音乐人蔡徐坤的表达场所不仅仅在舞台,在各大杂志封面上也能窥见其与外界的沟通。舞台上,他仍然还是那个王者。舞台之下 ,更多的身份仿佛一面多棱镜,让这个22岁的大男孩似乎拥有了更多的侧面。他是首位登上时装母刊的中国男星,最年轻的年度先生,时尚先生闭年刊c位,他更能凭借超强的表现力上身50+超季款,创作13首原创音乐,呈现200+舞台表演,新EP销量6500万全网第一。他曾单枪匹马冲破资本的禁锢C位断层出道,现在是全球蓝血顶奢Prada官宣的全球代言人,官媒盖章的超级顶流、现象级人物、时尚圈宠儿。
 
 
 
 
 
人气爆棚的蔡徐坤也并非空洞的顶流偶像形象。他习惯在独立与自省中磨炼成长,靠天赋与热爱探索独一无二的音乐表达,他学会与世界沟通,与内心对话。他的故事的张力在于,成名后的蔡徐坤依然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真诚和坦率,有着属于他的强烈而独特的个人风格。歌手与制作人的身份切换间,音乐人蔡徐坤一直在探索他所热爱领域的审美语言。自出道以来,他凭借着对音乐的热情和执着,单枪匹马驰骋舞台,留下无数极富动感与魅力的表演瞬间。他已经开始不自觉地在追寻一种舞台艺术的境界,虽然这种追寻才初露其形,但终会越加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