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到底哪里比QQ音乐好了
“地下摇滚之王”跻身《乐夏》前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圆满落幕
从“音乐才子”沦为龙套演员
抗疫主题音乐会揭幕第23届北京国

“地下摇滚之王”跻身《乐夏》前五

2020-10-11 11:42 主页 来源:未知
“地下摇滚之王”跻身《乐夏》前五


参加《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后,出现在Joyside乐队的贝斯手刘昊面前的陌生人变多了。多的时候,他一天就要面对4拨记者的采访,还有许多年轻乐迷,涌入他的school酒吧“朝圣”。
 
这是一个新的摇滚时代。摇滚明星们可以在综艺上比赛,被乐评人点评,被观众用投票器选择晋级或者淘汰,口播一瓶酸酸甜甜的奶味饮料,他们常驻的酒吧,可以是网红打卡地……于是,摇滚乐手坐下来,喝一杯茶,接受陌生人车轮式的采访,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
 
但这些事放在Joyside身上,依然让人觉得有点恍惚。这支乐队成立于2001年,最初的成员是主唱边远、贝斯手刘昊和吉他手辛爽,后来吉他手刘虹位和鼓手关铮先后加入。到2009年乐队解散的时候,他们仍然享有“地下摇滚之王”的盛誉,留下很多疯狂的传说。
 
这个夏天,这支乐队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离开乐队的辛爽转行当导演,拍了电视剧《隐秘的角落》。而重组的Joyside站在《乐队的夏天》舞台上,顶着赞美与争议,一路走到最后,成为Top5乐队。
 
刘昊,是Joyside乐队里唯一一位两度参加《乐队的夏天》的成员——第一季,他作为专业乐迷坐在台下,身份是北京最具摇滚乐气质的现场音乐酒吧school的主理人。到了第二季,Joyside登上了舞台,刘昊的境遇从点评别人,变成被人点评。但他觉得被夸被骂都无所谓,他始终是那个“爱喝酒的小肥仔”,相信好乐队的内核是真诚——对音乐的真诚,对生活的热爱。
 
 
刘昊作为Joyside乐队贝斯手参加《乐队的夏天》第二季。
以下是《贵圈》与刘昊的对话:
 
《贵圈》:你怎么看待《乐队的夏天》把不同的乐队放在舞台上一分高下?
 
刘昊:我觉得节目组是出于比较好的目的。它会把中国的独立音乐让更多人知道。几千支乐队选出了33支乐队,这33支乐队我觉得都不差,但也不代表说这33支乐队是最好的,有很多很好的乐队他没有参加,所以也不能代表什么。
 
(去年)边远他会觉得音乐是没有什么可比性的,你要把它换成比赛的方式的话,可能会有一些不适应。还有人在底下点评你,他对这个可能稍微有点不适应。
 
《贵圈》:会看网友对Joyside的评论吗?
 
刘昊:我都会看。夸我的?没有那么多人夸我吧我记得。夸我谢谢他,骂我也无所谓。说我什么长难看什么的吧。
 
或者是说你一个老板为什么去玩摇滚乐。也有一些人质疑说Joyside在《乐夏》第一轮为什么演一首中文歌。选什么我觉得都肯定能赢啊(笑)。中文歌挺好的。因为Joyside每一次出新的东西,都是我们的一个进步。
 
原地踏步有什么意思?重新重组乐队之后,我们一定要尝试一些新的东西。炒冷饭,你还玩那些东西,我觉得没劲了,那些东西我们已经玩到头儿了,说点狂点的话,没意思了。我们在一起还是想做新的东西,会给你们带来惊喜的。
 
 
2019年4月1日,Joyside乐队发布复出海报,官宣回归。
《贵圈》:怎么回应“Joyside撕破了京圈摇滚的底裤”的质疑?
 
刘昊:我真脱光了他敢看吗?十几年前他想要那种东西,我们早就已经玩过了。Punk Rock或者比如像吉他摇滚那种感觉的,我们觉得我们真的已经在国内做到极致了,我们不想再重复那种东西。专辑就是答案,你回去听吧,真的。重新聚首,我们状态非常好,我们之后还有一些新的东西。
 
关于“京圈”这个词,我觉得最早提出这个词的人就够不自信的。
 
《贵圈》:怎么面对网上的争议?
 
其实,从2004年我们第一张专辑开始,每张专辑都是在风口浪尖上,我们习惯了。那会儿媒体狂轰乱炸的就说我们多狂,都习惯了。
 
2006年我们出了《海王星》,好多乐评人都说这根本就不是朋克,你们这是干吗呢,玩什么呢。也一样受到质疑啊。而且骂得最狠的那个人,特别戏剧性的发了一篇文章,说我真的不是那么明白为什么Joyside做这张专辑。但他最后成为我们解散之前最后一张专辑的设计。人都会改变的。他说我当时也特别幼稚,但其实反过头来想,《海王星》那张专辑是特别经典的一张专辑。我们也成为朋友了,没事了。
 
 
2007年,专辑《海王星黎明的酒宴》发布后,Joyside开始全国巡演和欧洲巡演,吸引了大量粉丝。
《贵圈》:能接受节目给你们剪的VCR吗?
 
刘昊:我觉得挺好的。它把故事说得挺明白的。去体会吧,我觉得就是这样,人生不就是这样嘛,五味杂陈的,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该哭哭,该笑笑,我觉得很正常。
 
我知道好多故事,而且我也经历了好多故事,有些能说,有些不能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你看到这个画面你会联想到自己,是一定的,什么艺不艺术人生,我觉得这都无所谓,传播的是正能量,又不是负面的东西,这就足够了。
 
节目本身综艺性这是一方面,但是它最起码做了一个特别好的事儿。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的独立音乐了,这难道不是好事吗?这太好的事情了。我们都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有些人说酸话就说呗,那不很正常?
 
乐评人我觉得很真诚的。怎么了,难道不能表达自己观点吗,可以啊,我也没有拒绝别人骂我啊。
 
所有的专业乐迷,他们都非常有资历。他们是连接乐队和大众的一个桥梁,他们只起正面作用,没有起任何负面作用。只是你不接受他的观点而已,也不能否定他,不能去破坏这种关系和这种进程。
 
《贵圈》:参加《乐夏2》,除了可以跟观众有一个现场交流的机会,还有什么期待?
 
刘昊:我希望更多人知道我们,知道我们的故事。我们只是Joyside,但跟Joyside一样的乐队很多的——尤其在2006年到2016年这十年,很多独立音乐、独立摇滚乐队真的是被遗忘的。很可惜,他们好多作品非常出色的。在第二个时期有很多优秀的乐队,但是他们也都散了,他们的作品都很优秀,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知道去找着这些乐队,去听他们的歌。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大家机会更多了,是个好事。那会儿哪有什么演出啊,(那时候)哪有什么音乐节啊,有几个演出就不错了。
 
 
Joyside乐队贝斯手刘昊(左)、主唱边远(中)和吉他手刘虹位参加《乐队的夏天》主题赛。
《贵圈》:有观众认为第二季留下强烈印象的反而不如第一季多?
 
刘昊:其实综艺就是这样,第一季是大家印象最深的,因为它没有可比性。到了第二季,很多人就会拿第一季去做参照物了。如果第一季大家都在抱着感动的心情在看,第二季就是带着挑剔去看了。第一季有很多优秀乐队。而且范围很广,各种风格都有,很丰富。第一季我喜欢海龟,他是有那种艺术那种感觉在里面。
 
《贵圈》:你觉得哪支乐队台上台下反差比较大?
 
刘昊:其实很多人说乐队应该是台上台下都一致,但我见过很多乐队台上和台下风格完全不一样,你见着一个台上那么疯狂的人可能到了台下特别安静,或者特别宅。你比如我们的好朋友杭州板砖乐队的主唱麦田,在台上就是整个舞台的焦点,下了台,你几乎就瞬间看不见他了。再比如大波浪,李剑,你看他台上那个Psycho的劲头,下了台也巨老实,喜欢听相声,倒是邢星真是台上台下一个样。哈哈哈哈。我觉得这也很正常,上了台就是演员,就是要把自己完全交代在这个舞台上,你是在演出,有的人演自己,有的人演别人,有的人演另一个自己,这都很正常。不信你问问彭磊,他肯定也特有同感。
 
《贵圈》:你会自比艺术家吗?
 
刘昊:我不是艺术家。我就是普通的一个人,喜欢音乐的一个人,我也没做什么艺术。没有到那个层次。我所表达的音乐只是让大家感受到爱的能量,这是我的目的。我就是一个爱喝酒的小肥仔。
 
《贵圈》:你的音乐变过吗?
 
刘昊:原来我是愤怒,包括我在节目里说了,最后乐队解散我是以仇恨结束的,结束这所有一切是恨,但是爱跟恨是并存的。你越恨你就越爱他,你越爱他越恨他。后来我想明白这一点,以爱来开始新的Joyside。
 
《贵圈》:School酒吧见证了一批又一批新乐队的出现,乐队们气质变了吗?
 
刘昊:是比原来有进步的,比原来这些乐队有进步。听的东西多,想法多,音乐更丰富。缺陷是缺少一些内核的东西。这个内核是真诚。对音乐的真诚,对音乐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
 
《贵圈》:最近一次感染你的演出是什么时候?
 
刘昊:木马在和达达PK那场的《舞步》。特别震撼我。好久没听他们现场了。看木马那场我掉眼泪了,我特别感动。谢强他很不容易的,很曲折。他是那么大的一个rock star,后来经历了那么多事儿,重组木马,特别不容易。大家都很不容易,
 
年轻的乐队,小乐吧我觉得。盘尼西林,我第一次看他们演出在school。我看小乐那眼神,他放光你知道吗?我当时跟老徐说,你一定要把这乐队签了。我说他绝对是rock star。果不其然,老徐应该感谢我,其实是我发现的。
 
 
盘尼西林乐队在首季《乐队的夏天》中获评HOT5,并参与后续巡演。
《贵圈》:《乐夏》之后,乐队们的情绪和境遇改变如何?
 
刘昊:很多好乐队让大家知道了,这是好事。而且乐队这件事也开始走入大众的视野里,被更多人接受了。有些乐队走向更高的一个台阶。乐队们普遍的待遇也比以前好了很多,以前玩乐队真的太苦了,能坚持下来的都不容易。
 
《贵圈》:看了《隐秘的角落》吗?
 
刘昊:看了。辛爽他一直就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他终于受到大家的认可了,我特别为他高兴。我每次比赛完了之后会给他发个信息,我说晋级了,他说牛逼。